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极品学生 第75章 死婴的笑容

时间:2018-04-16作者:三言诚

    肮脏浑浊的液体之中,一个还没有完整人形的婴儿胚胎,正悬浮在其中。

    陈风不是医学生,不是一个人生观扭曲的变态,不是那些猎奇者。

    陈风是一个普通人,是一个对所有不同于这个世界的怪物都会恐惧的人。

    如果陶罐之中的这个胚胎仅仅是胚胎的话,陈风还没能这么恐怖。最让陈风觉得惊恐的是,当他看着这个悬浮在液体之中的胚胎的时候,那个大脑袋上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来,和目瞪口呆的陈风对视着。

    陈风感觉到从那双眼睛之中传出来的扭曲的喜悦让他不寒而栗,在看见这双带着隐隐笑意的眼睛,陈风整个人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他转身冲出了厂房。

    吃饭的女人知道陈风进来了,但是她没有回头。

    她想要等陈风先开口。可是陈风面对着她的后背一会儿之后,突然崩溃冲出了厂房。

    女人缓缓的转过来,心中格外的疑惑。

    这个陈风,难道不是来问自己问题的吗?

    “啊——”

    冲出了工厂之后,陈风在旷野之中嘶吼着。他想要把那双眼睛带给他的恐惧喊出来,可是即使自己用尽全身力气,即使他身上的每一根青筋都膨胀起来,陈风依然感觉很害怕。

    他从小路一路狂奔到了大道上,上了一辆出租车之后,抱着自己的肩膀,像一个被欺负的小孩子一样蜷缩在座位上。

    “你……没事吧?”

    司机师傅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陈风听见了声音,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陈风抬起头看着后视镜之中和自己对视的眼睛,这双眼睛才是普通人应该拥有的眼睛。而刚才那双看起来纯真的眼睛,对于陈风来说,是恶魔的眼睛。

    陈风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状态,惊吓的从座位上跌落了下去。

    不过幸亏是在车厢之中,陈风并没有摔的特别的疼。

    “师傅,不好意思啊!”

    陈风从车厢之中爬起来重新坐好,尴尬地对司机道歉。

    司机是一个比较实诚的人,刚才陈风在拦车的时候,因为疯疯癫癫的看起来不正常,很多人都不愿意载。

    司机以为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想要帮忙带进城市里。

    进城之后,陈风终于冷静了下来。

    看着车窗外霓虹流转的世界,陈风逐渐的明白了整件事情大概的情况。

    虽然陈风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但是看见那个小孩的时候,看见那个背对着自己的人纤细的身体的时候,陈风就明白了,白一鸣和这个女人,还有这个小孩子之间,有某种感情关系。

    “我们见一下。”

    陈风最后还是给白雪梅打了电话。

    这种关于白一鸣私人的事情,陈风没办法询问他。只有让白家自己人,特别是白雪梅这种类似于长辈的同辈来质问。

    这种事情,陈风总觉得,还是要要白一鸣和那个女人当面对质来的实际一些。只有两个人面对面,一些问题才能够解释清楚。

    司机师傅本来不想停下来的,但是当他看见白雪梅的时候,刹车不由自主就踩了下来。

    即使陈风就是精神病,停下来看看美女也是不错的。

    陈风下车之后,这个让人侧目的美女很自然地走上来站在了这个自己认为是精神病患者的人的面前。而且看美女深情的眼神,这个男孩还真的就是她认识的人。

    白雪梅帮陈风付了车钱,两个人就近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你可能要查查关于白一鸣情感上的事情。”

    陈风讲得很直接,一旦开口,陈风的脑海之中全是那个小孩子突然睁开的眼睛,还有满脸的笑容。

    以陈风现在的年纪还有阅历,他承受不住这种从地狱最深处凝练出来的表情。

    听见陈风建议的方向,白雪梅愣了一下。

    因为据她所知,因为白一鸣一家在白家的身份,白一鸣从小就比较自卑。别说是谈恋爱了,除了他妹妹白蔷薇还有白雪梅之外,甚至很少和其他的女孩子说话。

    可是白雪梅发现陈风的表情格外的严肃,不像是开玩笑。

    “你为什么这么建议?”

    虽然白雪梅知道陈风不是那种会撒谎的人,她无条件信任陈风。但是按照白雪梅的在商场上的阅历,很多事情还是需要具体的证据的。

    陈风之所以没有表述的特别的清楚,就是因为,他多说一句,那个小孩子在他脑海之中的那个笑容就越是深刻。

    陈风闭上眼睛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到了这种时候,至少在白雪梅的面前,陈风觉得不用再瞒下去了。

    因为白雪梅已经见识过自己身上发生的神奇了。

    “我昨天晚上,得到了一次性透视的能力。我把那个能力,用在了透视那个陶罐上。”

    陈风再次闭上眼睛,好像闭上眼睛,他就看不见那个小孩子一样。

    “在那个陶罐里,是一个还没有成型的婴儿。身上还有毛发。”

    陈风表达的很简简单,在白雪梅的面前,他并没有描述那个小婴儿的笑容。

    白雪梅愣住了。

    她一直以为,陈风陈述之中的那个陶罐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东西,或许就是一个穷困的人一直不舍得丢的东西。

    让白雪梅没想到的是,那里面会是这样的……一个生命。

    有时候,即使是看见这种关于小孩子的事情,男人和女人的反应都是有所差距的。

    因为男人从来不可能感受到在身体里孕育一个小孩,最后让这个小孩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的整个神圣的过程。

    相比男人,女性对于关于婴儿的事情更加的敏感和深刻。

    “我们走吧。”

    白雪梅愣怔了许久之后,站起来对面前的陈风淡淡的开口。然后两个人无声息地开车来到了公司。

    白雪梅带着陈风直接来到了白一鸣的办公室,白一鸣无论是平时的生活状态,还是在工作上都格外的认真。

    虽然陈风不愿意相信那个小婴儿和白一鸣有关系,但是那是他亲眼看见的。

    “雪梅姐……”

    白一鸣看见白雪梅和陈风进来,赶紧站起来微笑着打招呼。

    啪!

    刚刚开口,白雪梅整个人就冲过去,狠狠地抽了白一鸣一巴掌。

    “你最好说清楚,你,是不是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白雪梅表情格外的阴鸷,这种表情就好像是在说:如果白一鸣没有说清楚,她会不计一切代价查清楚,然后报复白一鸣这个心口不一的禽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