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极品学生 第73章 和白雪梅的商讨

时间:2018-04-16作者:三言诚

    一个和白一鸣长相很相似的年轻男人,同样的西装革履相当的优雅。直接走到了陈风和白一鸣两个人的身边。

    “这人是我的堂弟,比我小了几个月而已。名字叫做白庆生。”

    白一鸣殷勤地对陈风介绍着这个看起来同样英俊的男人,陈风站起来,和白庆生轻握了一下手。

    “哥,你今晚又加班啊!”

    白庆生把白一鸣往里挤了挤,看起来两个人好像很亲密一样。

    白一鸣笑着看了白庆生一眼,这种笑容是宠溺。转过来继续向陈风补充介绍。

    “庆生和雪梅姐是一个爷爷,应该说,他们才是真正的亲姐弟。”

    “怎么这么说啊!雪梅姐明显更看重你们啊!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跑腿打杂啊!”

    白庆生脸上的嫉妒格外的明显,一边说话,一边用自己的手掌在脸上胡乱地擦拭着。

    “怎么着,又去应酬了?你这臭小子,可真是天生的花花公子啊!”

    白一鸣没有回应白庆生的话,而是转移话题调侃白庆生。

    “我这可是为了公司……”

    “你们聊,我先走了。”陈风看两个人打闹的样子,不知道该和白一鸣如何开口,直接起身告辞。

    陈风没有回应两个人的挽留,虽然白一鸣很奇怪这么大晚上的,陈风见自己仅仅是问这么一个不着调的问题,但是不知道为何,当陈风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白一鸣的内心不由自主地咯噔了一下。

    陈风走出了咖啡店,从这里向东大概几百米的地方就是浩峰集团所在的大楼了。

    “我想见见你。”

    陈风最终还是拨通了白雪梅的电话,以白雪梅这种大姐大的气势,她肯定对自己的这种兄弟的事情了如指掌。

    陈风向着反方向走了过去,而今天不在公司的白雪梅则是从另外一个方向开车来接陈风。

    白雪梅把车开到了一个来往车辆稀少的街道,在路边停下来之后,解开了安全带,很自然地靠在了陈风的肩膀上。

    陈风的心脏砰的猛跳了一下,他的第一反应是紧张,第二反应是:自己会不会打扰了白雪梅的休息?

    “不好意思啊!我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

    陈风有些不好意思,他不愿意打扰白雪梅的,可是这件事情关系到白一鸣的命,所以不由他不如此的紧张。

    “没事,只要看见你,我就是高兴的。我全身上下都跳跃着幸福的因子。”

    在狭窄的车厢之中,在这种近距离的接触之中,感受着白雪梅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成熟女人气息,混杂着青春女孩子热情的味道,再搭配上白雪梅这种明显一般的言语,陈风觉得自己的身体一瞬间就发热了起来。

    他的眼珠子微微移动,发现了白雪梅把自己的上衣扣子解开了好几颗。

    从他的视角看下去,能够看见的是白皙柔软的胸脯还有深邃无边的沟壑。

    这种时候,陈风的脑子里全是那种顺理成章的事情。比如说,他的手是不是可以缓慢地移动到白雪梅饱满丰腴的大腿上,顺着柔软温热的大腿,伸进这个性感女孩的两腿之间……

    “怎么了?想我了啊今天?”

    白雪梅悠悠然的声音飘过来,打断了陈风浪荡的思绪。

    陈风愣了一下,心说自己还真是会误事,这种时候不知道想的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有人要杀白一鸣。”

    陈风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淡,可是在讲出来的一瞬间,白雪梅还是从暧昧的睡梦之中惊醒了。

    白雪梅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陈风,陈风叹了一口气,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给了白雪梅。

    “你知道什么吗?”讲完之后,陈风问了白雪梅一句。

    白雪梅摇摇头,因为她也是最近几年才接手的浩峰集团。以前虽然和白一鸣兄妹的关系不错,但是因为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在国外念mba,所以也是直到回来之后,白雪梅和白一鸣兄妹的关系才重新拾起来。

    也就是说,即使白雪梅,也不知道在白一鸣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一个可能性。”

    白雪梅沉默了很长的时间之后提出了一个猜想:“很可能是以前的时候,董事会里的一些人做了一些黑事,但是是以一鸣的名义去做的。也就是说,有人把仇恨都嫁接在了一鸣的身上。”

    陈风没有说话,因为对于这种事情,他不是很懂。

    白雪梅立刻拨通了自己手下事务组的电话。

    “查一查,在我回来之前,所有以白一鸣的名义处理的所有事情。无论大小,黑白。”

    最后的时候,白雪梅补充了四个字。在讲出这四个字的时候,陈风仿佛看见了在商场之上挥斥方遒的白雪梅。

    相比如此成熟能干的白雪梅,陈风此刻觉得他真是一个废物。

    “可是我还是感觉,这种猜测不太可能。”

    这种时候,陈风才更要开口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

    白雪梅没有说话,她的眼神示意陈风继续讲下去。

    “如果是工作中的事情的话,仇恨一般不会大到会让一个人想要杀了一个人。即使想要杀了一个人,那个杀人的人也不会把自己变成那样的怪物。”

    陈风在讲出自己的分析之后,白雪梅沉思了一会儿淡淡点头。

    “确实,如果是你描述的那个人的形象的话,除非一鸣以前虐待过那个人。要不然,那个人不可能变成那种样子,而且还要针对他。”

    说到这里,陈风突然想到了那个陶罐。

    陈风是亲眼看见那个人形象的,此刻的陈风隐隐地觉得,那个陶罐可能才是最关键的线索。

    “我先回去了。”

    陈风转过来看着白雪梅,他已经决定了,明天找时间再去那个厂房里看看。如果能够知道那个陶罐之中的东西,对于陈风来说,很可能是一个最为重要的线索。

    白雪梅倒是想要和陈风多待一会儿,可是因为这件事情,白雪梅不得不连夜把整件事情查清楚。

    白一鸣不仅仅是自己的下属,更是自己最亲爱的弟弟。

    白雪梅不允许他发生任何的意外。

    “得到了任何的消息,告诉我。”

    下车之后,陈风叮嘱了白雪梅一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