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极品学生 第72章 干净的白一鸣

时间:2018-04-16作者:三言诚

    陈风以为这件事情又是针对自己的,但是当这个看起来像是一个女人身形的人讲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陈风皱着眉头,脑海之中全是白一鸣的温文尔雅和优雅持重。

    在白一鸣和白雪梅这个年纪的人之中,陈风只觉得这两个人的身上有那种成熟的人的标志。

    但是没想到的是,白一鸣的身上也有如此黑暗的历史吗?他曾经和这个身上散发着恶臭的人,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在所有的目标都转向了白一鸣的时候,陈风反而对某件东西产生了好奇心。

    那个陶罐。

    他想要知道,那个陶罐之中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我现在可以带走林婉晴吗?”

    现在最关键的时候,是林婉晴的安全。所以陈风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当然。”高处的人表现的格外的慷慨大义,就好像它只是为了用林婉晴做一个翘板而已,只是为了让陈风出现,让陈风替自己办事情。

    但是无论是陈风还是李明,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既然这个人想要威胁陈风,为什么没有给陈风留下一丁点儿关于失踪的林婉晴的消息。

    非要等陈风找上门来,它才讲出这些话。

    陈风走到了林婉晴的面前,看着沉睡之中的林婉晴,他的嘴角不由地露出了一丝丝的笑容。

    “我来了。”

    陈风横抱起林婉晴的时候,在林婉晴的耳边淡淡的开口。就好像是王子的亲吻一样,林婉晴在听见陈风的声音的时候,一双紧闭的美眸缓缓的睁开。

    林婉晴紧紧地拥抱着陈风的脖子,高处的人看着如此感人的一幕,直到两个人到了李明的身边。

    “你有五天的时间,五天之后,我要么看见白一鸣的脑袋,要么你把白一鸣带到我的面前。”

    说完之后,高处的人停顿了一下补充:“如果你以为你带走了林婉晴,我就没办法的话……你可以试试。”

    陈风当然知道,自己是必然要进入这个圈套的。对于陈风来说,他不得不接受这一切。

    因为他不可能永远地保护林婉晴,只要他有丝毫的疏忽,林婉晴很可能就会被这个不知道什么人带走残害。

    “还有那个小哥!”那人对着李明也喊了一句,“如果你觉得派人跟着我真的好玩的话,我不介意和你继续玩耍。”

    说着,高处的人微微弯腰,把自己的脑袋靠在了旁边的陶罐之中。

    直到三个人沉默无言地在黑暗之中走出了整个废弃的工厂,李明才突然放松下来大口喘气。

    “md!吓死我了!”

    李明是一个普通人,他太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了。李明从来不会掩饰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这应该就是李明在这座城市混迹无度的法宝。

    陈风这时候却放松不下来,因为他不是很清楚,这个人到底和白家,和白一鸣到底有什么关系。

    实际上陈风对白一鸣的印象一直很好,虽然两个人之间没有说过几句话,大部分时间,陈风都是在和白雪梅交流。

    可是现在突然出现的这么一个人,让陈风的心中满是疑惑。

    “陈风,你在想什么?”

    林婉晴伸手轻抚着陈风的脸颊,陈风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林婉晴。

    “没事,我们回去再说。”

    在一路上,林婉晴的情绪逐渐的平复了下来。

    “臭吗?”听着李明大书特书说是厂房里,那个人的身上那种恶臭的时候,林婉晴倒是愣了一下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我觉得很香甜啊。”

    陈风皱了皱眉头,和副驾驶上的李明对视了一眼。因为他们两个人的看法是一样的,那个高处的人的身上,确实是一种有些出奇的恶臭的味道。

    可是在林婉晴这里,反而变成了一种香甜的味道。

    陈风微笑着抚摸了一下林婉晴的头发不再说话,这一切的谜团,可能要等到见到白一鸣才能够解开。

    陈风亲自把受惊的林婉晴送回了家里,两个人在林婉晴家里糊弄了很长的时间才让林爸林妈放松下来。

    陈风走出来的时候,发现时间刚刚过晚上十点半。他想了想,还是拨通了白一鸣的电话。

    “我们能见一面吗?”

    虽说陈风的态度和这个时间很奇怪,但是因为陈风为白雪梅,为浩峰集团做的事情,对于白一鸣来说,即使陈风是大半夜的给自己打电话,他也会义无反顾地起床。

    白一鸣选择的是在浩峰集团附近的一个二十四小时的咖啡店,白一鸣在电话里说自己今天晚上还要整理很多的资料,所以就麻烦陈风跑一趟了。

    陈风到了地方,从出租车上下来,站在街对面看着咖啡店里的白一鸣,正在优雅地啜着咖啡,一边在看着手中的资料。

    这种姿态,让陈风丝毫想象不到,他会是和那种恶劣的人有交集的人。

    可是陈风还是走了进去。

    “这里!”远远地看见了陈风,白一鸣就放下了手中的资料伸出了手。

    实际上店里也没有几个人了,这种时候,基本上都是晚上加班的人或者是暧昧的小情侣。

    陈风一脸严肃地坐在了白一鸣的对面,他的表情让白一鸣微微有些紧张。

    因为陈风和白雪梅的关系,所以白一鸣下意识地认为,陈风这种严肃的表情,会和白雪梅的安危有关系。

    “你这是怎么了?”

    但是在长时间的社交之中,白一鸣学会的最简单的一个原则就是,只要对方不是主动讲出来,他就不会过分的猜测。

    陈风没有说话,他眉头紧锁想了许久最后还是问了一句:“你以前有没有什么……仇人?”

    这可是要杀了白一鸣的人,所以称之为仇人也不为过。

    白一鸣愣了一下,他想不到陈风来找自己竟然是因为他本人。更加没想到的是,会问出这种匪夷所思的问题。

    白一鸣几乎是很直接地摇了摇头表示了否定:“没有,我没有仇人。我在公司里负责的也不是公关这方面的事情,总的来说,我只是雪梅姐的私人助理,这种职位应该不会和别人结仇。”

    陈风有些不太相信白一鸣所说,他正在犹豫着该如何从白一鸣的口中套出话的时候,身后店门上的风铃叮铃铃响了起来。

    “一鸣哥!”一个爽朗的男声从门口的方向传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