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万道祖 第九十一章 瓜娃子、揍死那个小屁孩!

时间:2018-04-16作者:一叶天香

    仅仅一拳、游庆毅就被砸飞了出去、坠落在地上、手中的铁棍也脱手而去、嘴角还有一丝鲜血溢了出来;

    这一拳、看上去虽然很普通、但实际上、却犹如万斤重锤、欲轰击天宇、破碎一切;

    仅仅一拳、就将游庆毅败掉;

    此时整个现场、雅雀无声、震撼人心、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都以为莫笑会爆发出惊天的一招、没想到、竟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拳;

    就是三个白发老人、也石化了、他们看得出、莫笑的修为不如天君、天君虽说一指将安无生斩杀、可是天君却是先天圆满、比安无生还高了一个小境界;

    游庆毅虽说要比安无生弱上一丝、但是有哪寒铁棍相助、比起安无生只强不弱;

    没想到、此人的肉身比少主还要强悍几丝、而且其体内的灵力、若是在相同的境界、少主也有所不如;

    真不知道这小子是如何办到的、少主为了提升自己的肉身、和体内的灵力、不知道用掉了多少天才地宝、吃了多少苦头、没想到还不如这小子;

    少主向来主张、先提升肉身和灵魂、后提升修为;我感觉这小子走的路子和少主一样;而且走得比少主还宽;

    这小子施展的武技应该在地级之下、但是凭着体内强悍的灵力、与肉身、做到化腐朽为神奇、硬是将这武技的威力提升了四五倍;

    “呵呵!”虽说这一拳有些震撼人心、但是若这小子就这点本事、依旧徒劳;

    恩恩!若是少主使出那招、当今帝澜大陆、成婴境之下、恐怕无人是少主对手;

    是啊!那招威压太强、成婴境之下的人、根本就反抗之心;

    谭家众人、见莫笑一招败掉游庆毅、心中剧震、但是听到老人的谈话、谭家中人心中更是大骇。

    “成婴境之下、反抗之心?”一个先天境的人、让成婴境之下的人、反抗之心、这是什么概念;先天境到成婴境可是还相差了、融灵境、合丹境两个大境界;这是要逆天么?

    没想到毅儿、居然就这样败掉了!游成龙愣了片刻后、摇头苦笑;

    这小子、还真是变态、青衫中年同样苦笑道;

    多谢莫兄手下留情、游庆毅听到“你败了!”三个字时、一脸苦涩、他知道、要不是最后莫笑收敛了那一拳的余颈、那么恐怕就不是、被砸在地上这么简单了;

    承让、承让、莫笑笑嘻嘻的、脸上荡漾出谦虚的笑容;

    众人见状、一阵白眼;

    “嘿嘿!”看来老子眼睛果然没花、这小家伙的灵气中的确有那种力量、就是不知道对那东西、管不管用、不过看这小子、根本就不能控制这股力量、或者说这小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体中的这股力量;老人眼中精光闪烁、满脸的激动之色;

    若是莫笑听到这老头所说的话、恐怕会错愕一阵子、因为这老人不是别人、正是要和他大战三百回合的老人;

    哎呀!真是老糊涂了、这小子不是马上就要和那小屁孩大干一场么?管不管用、不就马上见知晓了么?老糊涂了、老糊涂了、老人暗骂了自己几句;

    那个、你们的令牌?莫笑挫着手道;

    众人见莫笑那一脸的不好意思、一阵白眼猛翻、尽显鄙夷之色、心中骂道;草、你特么的装给谁看啊?

    给你!只见人群之中、一个少年朝莫笑扔了一大摞东西;

    莫笑扫了一眼、赶紧伸手接住、看着手中的东西、怔了一下;这些人居然都将令牌凑在一块儿了!

    哈哈!你们的眼光不错嘛、早就知道、这装逼货、不是我对手了么?

    “呃!”这什么人啦?众人有点精神错乱的感觉、特么的没得到令牌的时候、犹如邻家小男孩而、礼貌有加、说话腼腆。令牌一到手、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不知道自己姓啥名谁了、嚣张得一塌糊涂;

    游庆毅闻言、脸都绿了、犹如吃了死老鼠一般、彻底的没了言语、只不过胸膛剧烈的起伏而已、显然被气得不轻、但他却偏过头、狠狠的扫了一眼人群;都是这群货、让自己背上了装逼的标签;

    其实我看你们这一百五十人挺顺眼的、我觉得你们团结在一起、还是有希望的;

    总共六百个牌子、我手中一百五十一个、那瓜娃子一定能得到一百五十一个;那么还剩两百九十八个令牌;

    那瓜娃子肯定要被我踢出局的、倒是候、我就是第一名;

    这货真会装、刚开始的时候、低调的不行、现在是高调的逆天、还没开打、就把第一名揽到自己头上、真不要脸;众人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对于前后判若两人的莫笑、很是无语;

    到时候你们一百五十人、将其余的牌子全部抢过来、每人分一个、将多余的牌子扔掉、到时候你们都是第二名;

    每人都可以得到八万颗三级灵晶、而且还能入刀宗;何乐而不为呢?莫笑缓缓道;

    全都是第二名?一群人眼晕、这样能行吗?不过片刻后、人群一片哗然、一百五十个少年、包括游庆毅、喘着粗气、小心脏跳得噗佟噗佟的、小脸涨得通红、有种跃跃一试的意思;

    这个混账、真不是个东西、尽出馊主意、特么的全都是第二名、老子不是要哭死吗?霍山闻言欲哭无泪、真恨不得一巴掌、将莫笑拍死而后快;

    这小子真坏、坏得不得了;

    其他的少年、将莫笑狠得要死、他们虽说人多、但他们却团结不起来、就算他们团结起来、将所有牌子抢到手、还不够每人分一块呢;

    可他们、若是将其余的令牌抢到手、不但人手一块、而且还有多余的、就如莫笑所说、将多余的扔掉、他们才全部都是第二名、不扔掉还不行、这就是差距;

    我最后说一遍、将令牌给我、不然别怪我对你们出手、天君见莫笑已经将令牌弄到手、便再次开口道、此时的他、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片刻后、有几位少年、不甘心的将手中的令牌扔了出去、因为他们家族中的父辈传音给他们、令其将手中的令牌交出去;

    两三分钟后、天君手中同样集满了一百五十个令牌、加上自己的就是一百五十一个。

    莫笑、来吧、该我们之间战斗了、天君将手中的令牌、仍在地上、咧嘴一笑道;

    那个、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嚣张?低调一点可好、莫笑见天君那一副、视天下人如无物的模样、很是不爽;

    当然他也不能落了气势、同样将令牌仍在地上;

    呵呵!天君闻言、笑而不语;

    那就战吧!莫笑瞥了一眼天君道;此时其他的人都朝两边退去;

    瓜娃子、揍死那个小屁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