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万道祖 第二十六章 还给你

时间:2018-04-16作者:一叶天香

    草、有把破刀了不起啊!莫笑看着举刀向自己暴怒而来的两人鄙夷道;不过莫笑看到两人一右一前向自己攻来、后面又不好退、干脆直接朝还躺在地上的驷魏方向冲去。

    “小杂碎、你跟老子把人放下!”三人中为首之人见莫笑居然将重伤在地的驷魏轮起来、双目通红的怒喝道;

    “烈刀决!”

    两声重喝声后、莫笑便见两道红色刀气向自己疾驰而来、一道劈向自己腰部、一刀劈向自己右手臂;

    你大爷的、以大欺小、以多欺少就算了、还特么的带兵器、真不要脸、莫笑暗骂不已,这玩意儿用着不称手、还给你们、莫笑话音刚落下、手中提着的驷魏便向右边那道红色刀气撞去。旋即双脚一跺便跃到空中一仗左右躲过了前面劈来的那道刀气,

    啊!不要!驷环两人见莫笑居然将驷魏拿来当刀气、双目欲要喷出火来、而为首之人迅速将手中之刀当作暗器来用、迅速的向驷魏掷去!

    “砰砰”

    “噗嗤!”

    瞬间几道相撞声、飙血声陡然响起!

    “啊……”我的腿!片刻一声惨叫随之响起!原本被莫笑打得昏迷不醒的驷魏瞬间发出了一声惨叫。

    老三!两人听到惨叫后立刻向驷魏奔去大叫道;老三、你没事吧?问完便在驷魏身上点了几下、以止住血液继续流出。

    惨叫声让莫笑心里有些发麻、所以莫笑着地后又退了十来米。

    “哎!”大叔你眼瞎啊?你没看到他的一条小腿都被你们砍没了么?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他有事嘛!你怎么还问人家有没有事、你们可真是蠢货啊!莫笑瞥了一眼后仰天长叹道;

    小杂种!你给老子闭嘴;为首之人犹如发怒的母老虎、面目极为可憎的吼道;刚刚要不是他将手中之刀扔出去、恐怕驷魏也被拦腰斩断了。

    “啧啧!”大叔、看你这么悲愤、你们三不会是亲兄弟吧?莫笑好奇的问道;

    我靠、原来你丫的三个真是亲兄弟啊!妈的、不用这么狠吧!自家兄弟你都这样砍、你怎么下得了手干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来;莫笑见两人不理自己满脸悲愤道;

    “卧槽!”我不小心把你兄弟打伤了、我内心感觉很愧疚、可我又不懂医术、所以我都说了还给你们啊!可是你那兄弟还是举刀就砍!你那兄弟做事还真是果断、以后一定能做个大将军莫笑指着驷环调侃道;

    驷环闻言真恨不得将莫笑嘴巴撕碎;甚至有些欲哭无泪、果断?老子举刀就砍?是老子刀气发出去后、你特么才将驷魏扔过来的好不好?要是知道你会将他扔过来、老子死也不会将刀气发出去;小杂种等会儿我会慢慢将你四肢折断、然后再将你那嘴巴塞满大粪、驷环拾起地上佩刀缓缓站起来满脸狰狞的骂道;

    小杂碎、今天抓住你、老子不好好折磨你、老子就是你养的、我抓住你、我会慢慢的敲碎你骨头,将你四肢慢慢的砍下来、为首之人慢慢将驷魏的头放在地上、咬牙启齿的看着莫笑道。

    等一下、听到两人都想折磨自己莫笑大叫一声;

    小子、怎么你还有什么遗言么?

    大叔、咱么万事都得讲道理吧!咱们有仇这不假、可我没你们那么残忍啊!你兄弟断了的那一条腿、那可是你自家兄弟砍的!我知道我打伤了他这不假、可那点伤还是能医好的啊!就算不医修养一段时间他也能痊愈的、大不了我赔点钱嘛、包他这辈子不愁吃不愁喝的你看好不好!少爷我很有钱的哦,莫笑一副我很为你们着想的样子唯唯诺诺道

    “你……你……”两人被气得脸色涨红,额头显出了无数的青筋,嘴角抽搐不已、手中之刀指着莫笑,浑身颤抖不已。

    老二否跟他废话,直接废了他,只要让他活着就行了,左边之人满脸狰狞的道。说完便把刀一横向莫笑冲去。

    两个蠢货、来吧!老子双手镇压你们、莫笑见两人冲来大声道;说完旋即双脚再次一跺、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小坑、由于速度太快带着一片尘埃疾冲过去;双掌之上带着淡淡的蓝色光芒;

    找死!两人见冲过来的莫笑使了个眼神骂道;随即一刀向莫笑腰部砍去、另一刀向莫笑头部砍去;

    草、你个王八蛋、你他妈的就这么喜欢砍老子腰是吧!莫笑见驷环两次都要砍自己腰部有些鬼火的骂道;旋即双脚一下子屈尊下去、双掌一下一上朝向自己腰部砍过来的那把刀合去;

    给老子放手、驷环见莫笑居然居然用双掌夹住自己的佩刀、自己居然撼不动分毫、心中大惊。

    放手?你特么的是不是想多了?莫笑见躲过了头上的那道刀气、双掌依旧夹住那佩刀将驷环拖了起来、旋即用劲往后拖去、跟老子比力气、你差得太远了、莫笑见驷环居然想借助手中之刀反将自己拖过去不由鄙夷道;

    小杂碎、去死吧!就在莫笑将驷环拖到在地时耳边便传来了一声暴喝、让得莫笑浑身发麻!

    “烈刀决、最后一式、火焰刀!”

    莫笑经过几次交手判断出“烈刀决”应当是一门黄介高级的武技、不过这三人只修炼了一本烈刀决、所以已经熟透无比;

    莫笑看着那红色刀气、刀尖上还带着一钻火焰、如果自己就这样不使用武技与之硬碰硬、那吃亏的必是自己、而双掌又夹住驷环佩刀、莫笑又不甘心放开、况且驷环见自己大哥发出刀气后拼尽吃奶的力气死死拖住手中之刀,而现在只能使用修罗腿、但是莫笑双手夹刀、想要发出一记高于头颅的修罗腿印来阻挡那道刀气几乎不可能!

    “草!”这把刀老子要了。

    “修罗腿!”

    莫笑心中一声轻喝、右腿带着一点金色光芒、便向被自己拖在地上的驷环踢去;喂、你的兄弟我还给你、赶紧接住他、莫笑随即一步向后退了出去!

    “噗嗤!”

    “砰砰!”

    两截尸体坠下、重重的砸在地下!

    平路之中、死一般的寂静、而那为首之人更是一脸呆滞、莫笑喉咙吞了一口唾沫;

    “呕……”

    莫笑刚刚把唾沫吞下去后、顿时低头呕吐了起来、那一地的五脏六腑、尸体上还有一点点火焰在燃烧、让他受不了、张口就吐了起来、莫笑连人都没杀过、见着这阵仗哪里受得了。

    “老二!”回过神来的那为首之人一声大叫;

    片刻后、莫笑抬起一张惨白的脸道;喂、两个大叔你们哭够没有、你特么的猫哭耗子假慈悲呢?老子叫你接住、你还要砍,你跟你兄弟到底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你……

    “住嘴……小杂碎你跟老子住嘴”还没等莫笑调侃玩、为首之人便打断莫笑大吼道!

    驷环三人本是亲兄弟、自幼父母双亡、小时候没少受罪、后来进了城主府后可算是无恶不作、凡是以前欺负他们的人都被他们残忍的杀害、但是三兄弟感情极好。

    “哎……”你三弟的腿是被老二砍断的、老二是被你砍死的啊、你怎么还有脸吼老子、草、到了最后、你们还要怪我、莫笑一脸不满道;

    为首之人闻言、立即捡起地上的佩刀大声悲吼道、今天就是死也要拉上你、随即将刀一斜就要冲出去。

    大哥等一下;

    老三、老大斜着头看了一下躺在地上的驷环、疑惑的叫道。

    不知道这位小兄弟如何称呼、小兄弟声音一听最多也就十六七岁而已、我实在记不得莫家、年轻一辈中、什么时候出了你这么如此厉害之人、不知道可否将斗篷摘下来让我们见见、也好让我们死个明白可以么?驷环没理其大哥自顾的看着莫笑道。

    哼!老三、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其大哥闻言不由冷哼一声。

    麻痹呢、你们刚刚不是说不认识我们吗?特么的现在怎就知道我是莫家的人了?况且小爷有这么老么?一群白痴、小爷前几个月才满十三而已、莫笑心中甚是不满。

    “呵呵!”大叔你说笑了、小爷我长得太帅、怕你看了后自卑、要是你一头撞死了、你这大哥还不吃了我啊?所以这斗篷还是不摘的好!不过你可以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们是莫家的人啊?莫笑一副我很天真、你就告诉我嘛的样子。

    小兄弟说笑了、小兄弟一直不断激怒我们、你不就是想知道我们怎么认出你们来的吗?、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驷环嘴角抽搐了几下缓缓说道;

    老三!不可!老大见自己欲说什么欲说、急忙阻止道!

    莫笑就这样看着二人也不急、莫笑自认为他们自己、已经隐藏得天衣无缝了的、可为什么还是被发现了呢、这让他疑惑不已。

    大哥莫急、驷环出手阻止道、小兄弟不知道是否愿意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你讲、小爷我不介意听听的。

    其实这故事要从好多年前说起;

    原本我们三人自幼便是孤儿、饱受欺凌、后来辛得百战城守城的一侍卫与我父亲有旧、收留了我们、不过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他收留我们是想让我们替他卖命、但是由于我三人资质太差、修炼时间太迟、难以有所作为、所以他也不愿在我们身上投下更多的资源。

    有一天他们接到一条上头的命令、说是有人在抢夺城主府的矿脉、叫他们立刻去支援、他把我们也都叫上了、我们又不敢违背、不得不跟着一起去、当时我们就很疑惑、也感觉这件事情非同寻常、因为在这个百战城有谁敢去抢夺城主府的矿脉呢?

    不过后来我们才知道、那里是有人抢城主府的矿脉、而是城主府要抢别人的罢了、而且还不止是要抢矿脉、还要将其中所有人全部屠杀殆尽、说道这里驷环脸色变得有些兴奋。

    但是由城主府的精英还来不及赶到那矿脉、所以上头便传下死令让守城的人先赶往那座矿脉、将其中的人截住三个时辰即可。

    但是由于那座矿脉里的人皆是高手、所以我们知道、我们只不过是被拿来当炮灰用而已、但很幸运的是我们等到了城主府派来的精英部队、所以活了下来。

    不过后来城主府来的人居然想杀人灭口、他们就连哪些守城的人也要杀、因此他们不得不拼死抵抗、我们三个则老天保佑侥幸的逃脱了。

    虽然经历了一场心惊胆战的生死、但那次却是我们人生中最开心的一次、也是最刺激的一次、你说是不是啊、大哥?

    “哈哈!”我怎能忘记、那可是我们人生中最痛快的一次、老大大笑道;

    莫笑已经知道他们说道是什么了、但没有打断他们。

    “嘿嘿”当年那座矿脉里不管男女老少、通通都被杀光、一个都不留。

    是啊!那次我可杀了好多的人呢!特别是十多岁的我都杀了三四个、嘿嘿可过瘾了、还有好些十几岁的人都被乱刀分了尸了、可谓惨不忍睹啊!驷环阴测测笑道;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莫笑心中一股悲愤油然而生。半跪在地上脸上充满了煞气、极其想杀人将心中悲愤发泄出来。

    小兄弟莫急、我慢慢道来就是、驷环向其大哥使了个眼色、然后看着半跪在地上的莫笑缓缓道!

    d看小说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