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两千万先生 第054章 欲望、意向

时间:2018-05-04作者:大反派Y先生

    ,精彩无弹窗免费!

    整部电影都在大声赞美着欲望,这一点伊纳里多没有掩饰,他也丝毫不想要掩饰。

    意大利的夏天是炽热的,镜头之下,两位主角赤裸的上身、修长的双腿,以及女孩们曲线优美的身体、慵懒的乱发,都那么秀色可餐,情欲仿佛空气中过于饱和的水汽,下一秒就要倾泻出来;与之相平行的,是考古研究中展现出的一系列古代希腊雕塑。

    当艾里奥的考古学家父亲邀奥利弗一起进行幻灯片的分类时,奥利弗看着这些身型饱满、肌肉紧实而富有动感的雕塑,忍不住说了一句:“他们看起来都好性感。”这些普拉克西特列斯风格的雕塑,笔触细腻而多情,充满肉感,丝毫看不出雕塑材质本身的冰冷坚硬。

    历史上,古典主义的理性逐渐让位给希腊化时期对人性和俗世的赞美,而这也是伊纳里多所期望所表达的——一种纯洁且神圣的凡人的欲望。

    艾里奥父亲评价这些雕塑时所运用的语言很动人:“这些雕塑都不是僵直的躯干,它们是有曲线的,有着一种漫不经心的随意,并因此模糊了岁月的痕迹,像是在大胆渴望你的垂青。”

    有人说,上帝用年轻人美好的身体赋予爱情以形状,来教会无知的人们什么是爱情,就像学童要借助图形来理解抽象的数学公式。

    艾里奥是欲望的主体。无论是和奥利弗,或是同马兹亚,还是自卫,他所表现出的欲望都炽烈而简单。没有一丝杂念或羞耻,他就像未尝禁果前的夏娃那样将情欲表达得干干净净,甚至透着一种纯真。

    情欲如水,无形又令人沉溺,因此电影中与水相关的场景屡见不鲜,每一处都暗示着欲望主体内心的渴望与爱慕。

    奥利弗第一次邀艾里奥去水池游泳,艾里奥只是倚在池边,谨慎又犹疑,只有奥利弗在窄小的水池里来回游弋,显得落寞。

    之后的一个场景中二人隔着水池对话,彼此渴求却保持距离,营造出一种巨大的张力。

    直到艾里奥绕道水池的另一边接过奥利弗的手稿,奥利弗毫无征兆地翻身落水,水里的人影若隐若现,暗示着奥利弗已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艾里奥将奥利弗带到他的秘密领地时,二人终于坦露心迹,在水中嬉戏玩闹。

    泉水清浅,两人的情欲也由一个吻点到为止。

    而当他们共同度过第一晚时,清晨二人去湖里游泳,则预示着他们完全的沉浸,彻底的缴械投降。

    电影前半段里,艾里奥和奥利弗出场时频繁戴着墨镜。

    在爱情萌芽的初始,双方互相揣度、试探又试图克制。

    关于意向,伊纳里多也很巧妙的借助了三个道具来实现:墨镜、香烟和六芒星。

    墨镜如同一具隐藏情感的假面,在艾里奥假装对奥利弗毫不动情、极力撮合他和奇亚拉,奥利弗冷言回应。

    之后,二人坐在狭小的车后座,虽然紧挨着对方,却都戴起墨镜,直到在沙滩上二人注视着对方的眼睛,艾里奥同奥利弗拿起的铜像残臂握手,宣告和解。

    《恋人絮语》中巴特对笛卡尔“戴着假面前进”(larvatus prodeo)的注解很能体现这种假面的意象内涵:我示意着自己戴的假面步步紧逼——我替自己的激情罩上一具假面,却又小心翼翼地(狡黠地)用手指着假面。每一种欲求最终总要有一个观众,爱情的奉献最终免不了一出终场戏——符号迹象总是要占上风的。

    直视太阳令人晕眩,有时只能戴上墨镜。

    戴上墨镜,不过是此地无银、欲盖弥彰,表面拥有了一种尊严上的优势,其实反而泄漏了心迹。

    然而,令他们痛苦的或许不是被看穿,而是要将自己的痴情掩盖几分,又暴露几分。

    我给的暗号,你若不理会,反更令人心碎,就像艾里奥在午夜看到奥利弗起身去卫生间,故意打开自己床头的台灯,屏住呼吸躺在床上等待,却最终发现奥利弗头也不回地回了房间,于是边关灯边嘀咕了一句:“叛徒”。

    抽烟是艾里奥的嗜好,奥利弗与艾里奥骑车去镇上时,曾在一间杂货铺门口停下买烟。

    当艾里奥一边抽着他递过的烟一边说:“我以为你不抽烟”时,奥利弗转头说:“我确实不抽。”然后抿嘴一笑。

    抽烟是奥利弗内心接近艾里奥的一个迹象,午夜阳台的会面,奥利弗握住艾里奥的手时,手上便夹着一支燃着的香烟。

    这种模仿行为也同样出现在艾里奥身上,奥利弗第一次与艾里奥一家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吃早餐时,电影就给了他胸前戴着的六芒星一个特写。

    当艾里奥和奥利弗互相表露心迹之后,艾里奥告诉奥利弗自己也有一个相同的六芒星,只是不常戴,因为母亲说他们是谨慎的犹太人。

    但这段对话之后,艾里奥就戴上了六芒星项链,总含在嘴里出神,只是一条项链便令人痴迷,这或许“不是感官的愉悦,而是咀嚼意义带来的快感”。

    母亲坐在他身边时,也注意到了他的项链,用一只手捧起六芒星,看了看,什么也没说,又捂在他胸前。

    因为爱慕与崇拜而模仿对方的言行举止,这样的行为再寻常不过。

    两千多年前,苏格拉底在《会饮篇》里就坦言:“我便如此穿戴,以便与一位气度不凡的男青年同行。”

    恋人通过模仿而企图达到气质上的相通,使恋爱中的形象成为一个实体,相互交融,你中有我,全身心地投射到对方身上。

    电影时间不算短,但却丝毫不让人觉得冗长,直至乔纳森饰演的艾里奥在壁炉前笑着流下泪水,伴随着《爱之谜》略带沙哑的低声吟唱,结尾字幕开始缓缓出现。

    放映厅内的众人才从83年美如画的意大利回过神来,掌声从稀稀落落到汇成汪洋大海,最终夹杂着欢呼和口哨声,如同惊涛拍岸一般侵袭着这个放映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