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路梅花处处香 苦菜花(三)

时间:2018-04-16作者:木子传奇

    苦菜花

    十一

    对于死亡,

    你无所恐惧。

    你不止一次地说过。

    你喜欢被太阳花灼烧的疼痛。

    有时候,

    疼痛是一件好事情。

    至少证明了你的存在。

    证明存在的方式有很多种。

    你选择了最为原始的方式。

    这是一种很干净的方式,

    没被现世的种种污染。

    我说的污染是包括很多。

    原始的不一定是最好的,

    却一定是最真的。

    选择真是件困难的事情。

    就像你,

    禁言了一千多天,

    在别人看来,

    你失去很多。

    正如你得到很多。

    “别人笑你太痴颠,

    你笑别人看不穿。”

    我忘记这是谁说的话了,

    我觉得很好,

    很好的事情不多。

    也不会太多。

    太多就不会好了。

    譬如放屁,

    一天一个很好,

    一天很多就有点问题。

    十二

    你拿着刀子,

    水果刀?杀猪刀?砍刀?

    你慢慢地用刀子划破自己的皮肤,

    听着刀子划破皮肤的声音,

    你很喜悦。

    你说这种声音让你想起了雪花下落的声响。

    初冬的第一场雪,

    你像个孩子,

    原本你就是个孩子。

    尽管你已经四十多岁了。

    没有谈过恋爱的人都是个孩子。

    你光着脚,

    从院子里跑到大街上。

    村里人看到你很吃惊,

    你看到他们也很吃惊。

    毕竟你们一千多天没有见面了。

    你张开双臂,

    迎接第一朵雪花。

    圆圆的太阳挂在天上。

    你被它灼伤了,

    这都无关紧要。

    人们开始研究你,

    用树枝敲打你的头,

    在你的家门口放一坨屎。

    没有人指出他们这么做是不对啊。

    尤其是对于一个英雄。

    你开始厌倦这里的生活了。

    说不出从那一天开始。

    早晨醒来,

    你已经在千里之外了。

    身边放着一颗苦菜花。

    蓝蓝的叶子让你感动。

    你没有哭,

    你的眼泪已经流尽。

    虎子去世的那个傍晚。

    你比失去了父亲都要悲伤。

    你父亲死时你并不悲伤。

    你只是不再喜欢水。

    你曾一年没有洗脸,

    你并不是想抗议什么。

    你的生命没什么可抗议了。

    十三

    当你离开村子时,

    你重新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

    存在与存在的方式是不一样的。

    萨缪曾经说过,

    或许没有。

    或许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人。

    但我认为这句话很正确。

    尤其是用在你身上。

    你感觉到了春天的到来。

    “冬天来了,

    春天还会远吗?”

    在最后一片雪花坠落后,

    在最后一个寒号鸟死后,

    在最后一条蛇复苏后,

    春天是该来了。

    属于你的春天。

    漫山遍野,

    春暖花开。

    你叫着,

    笑着。

    你看到了他的到来,

    踏着绿地花海。

    他的后面漫天霞光。

    你很熟悉的场景,

    第一次真实。

    无数次的梦。

    你不敢相信了,

    可他却来了。

    无比真实的到来。

    他拉着你的手,

    无比真实的拉着。

    他说他再也不走了。

    打死都不走。

    死这个字让你想到了虎子,

    那个小小的孩子,

    村西头小小的坟头。

    于是,

    你拿着刀子,

    曾经让你感到无比真实存在的刀子。

    你在他的手上划啊划。

    他笑着看着你。

    血流了一地,

    漫山遍野的红。

    你欢快地在雪地上跳舞。

    仇恨的种子在你心里发芽。

    这一次,

    你又感觉到了存在,

    因仇恨的存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