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路梅花处处香 苦菜花(一)

时间:2018-04-16作者:木子传奇

    一

    四月的风,

    有着泥土的芬芳,

    还有尸体腐烂的靡臭。

    自由的幽灵栖息在每一片绿叶上。

    向往,

    总是太阳的高度。

    蒲公英的花蕊孕育了半个春天。

    总是分不清楚。

    尘归尘,土归土。

    烟消云散后,

    遥远的回响应喋喋不休。

    老朽的牙齿,

    在老鼠爬过的午后,

    阳光是个没心没肺的无赖,

    流泪的时刻,

    暖的让人感动。

    是该下雨的日子,

    眼泪还没有拭干,

    无情的岁月开始新的容颜,

    “年年新桃换旧符。”

    无情也是冷漠的循环,

    被扔弃的是明日的活着的指望。

    急急忙忙,

    清理老屋后覆满灰尘的垃圾,

    有些年月了。

    记忆的足迹还未生长。

    棺材里流出最后一滴眼泪。

    滋润干瘪的嘴唇,

    还有那干渴的岁月,

    一页页,

    是泛黄的羊皮纸,

    努力地寻找活着的证据。

    在凌晨十二点,

    灵魂也该入睡了。

    所以,

    活着的,死去的。

    期许死亡的乳房挤出一滴泪珠,

    尽是酸苦。

    为还活着欢欣鼓舞。

    高唱吧,

    被生活强奸的人们,

    做一株忧郁的苦菜花。

    二

    烟头在指尖忽明忽灭。

    不确定,

    是今日明日的串联。

    长叹一声,

    沧桑的声音可有一丝柔情。

    关乎那年的风月,

    春日融融百花香。

    很遥远了,

    挂在最后一颗西天寒星上。

    闪啊闪啊,

    是指尖忽明忽灭的烟头。

    时间是无情的,

    腐蚀了美好的心情,

    还有清澈的眼睛。

    后面,

    浑浊的泪珠里包含了什么?

    说出来吧。

    大声点,

    没人会在意,

    清晨的花香是永久颓靡,

    腐烂的尸体在井水旁持续发酵。

    这是被生活强奸了的一代,

    向往的高度是山后的橄榄树。

    没有人能说清楚,

    包括那个早起的牧羊人。

    跌得不休,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你像一个白痴,

    不明白世人的喜乐。

    他们的疯狂,

    是连乳房都能抛弃。

    勇气不是别人的给的,

    就像苦难并不是天生的。

    没有人明白这个道理。

    想想曾经的苦难,

    微风吹拂,

    苦菜花也是春天的骄傲。

    斑驳的脸上有了最美的笑容。

    夕阳虽短,美好无限。

    想通了也就没什么。

    嗨!

    是尊严的下放?

    还是苦难的丢弃?

    三

    淅淅沥沥的雨让人看不到希望。

    布谷鸟死亡在田间。

    到处是腐烂的气息,

    黄鼠狼大摇大摆。

    浣过纱的河水照出皑皑白骨。

    最后一个土匪还未离开,

    死亡的声音时刻在耳边响起。

    老母猪生下十一个猪仔。

    母亲在床上翻来覆去。

    呻吟,咆哮。

    淅淅沥沥,

    雨依然下个不停。

    “搭把手,别让猪仔受了冷雨。”

    父亲大吼大叫,

    招呼着三儿四女。

    隆起肚子有了动静,

    和着冰冷的雨水,

    天地间有了一丝鲜红。

    是生命的色彩?

    最初的希望,

    或是死亡的前奏。

    终于出来了。

    雨却依旧下着。

    天边挂着一道虹。

    父亲的老脸露出了笑容。

    终于保住了八个猪仔。

    母亲剪掉下体的脐带。

    雨水中,

    又来了一个苦难的灵魂。

    生命是如此脆弱,

    生命又是如此的倔强。

    没有鲜花和掌声。

    名字也很草率,

    像是醉酒后的一个响屁,

    跟随了一辈子的烙印。

    老八。

    与其说是一个人的名字,

    倒不如说为了纪念那活着的八个猪仔。

    在父亲眼中,

    至少它们是生活的保证。

    你,

    注定被遗弃的。

    命运就是如此的不公。

    四

    日子在苦难中前进,

    蜿蜒在昨日和今日的泥泞里。

    前与后的区别只是距离死亡的长度不一。

    五岁时,

    曾是向往春天的年龄,

    玩着弹珠,

    再不济,

    做着最后一个灰姑娘的梦。

    而你,

    时间缝隙的产物,

    阴雨天的虹,

    命运更多的眷顾了八个猪仔。

    庆幸吧,

    即便是食不果腹。

    苦难的产儿。

    炮火声在村西的桥头响起,

    八个鲜活的生命,

    没有理由的消失。

    有人告诉你了,

    日本人,

    很遥远的一个民族,

    是要坐船的,

    漂洋过海。

    海是很深邃的存在。

    至少在八岁时你的心里。

    自由地想象,

    最多也是村南的向阳河。

    对于水,

    你是畏惧的。

    那些美好而又愉悦的传说,

    小龙女或是美人鱼。

    你并不需要这些。

    每个阴雨不断的夜里,

    你都能看到河水的翻滚。

    你注定是和水脱不了干系。

    远不说那个涉水而来,

    无端打死八个无辜少年的日本人。

    你最亲近的人,

    亲近是从学员上定义的。

    实际上,

    在他眼中,

    你并不比八个猪仔中任何一个有价值。

    可你依然要感激他,

    带你来这个连阳光都阴郁不堪的世界。

    在你的记忆里,

    阳光是奢侈的事情,

    就像你那个遥远的梦,

    美好的希望一直挂在天边,

    看似一伸手就能够到,

    实际上永远够不到的梦。

    雨和水是你生命的主旋律。

    你的出生,

    你父亲的死亡。

    你明白水能覆舟的道理。

    你恨透的它们,

    尽管你也狠他。

    可当他追随着最后一个波浪去了很远地地方后。

    你忽然明白,

    生活没有最困难,

    只有更困难。

    苦菜花盛开的那个午后,

    十四岁的祭礼。

    肥头大耳的屠夫从你家门口经过。

    你讨厌屠夫,

    尤其是杀猪的屠夫。

    那些比你更重要的猪仔一个个地死在你的面前。

    父亲掉进水里的那个下午,

    月亮很圆,

    很明亮。

    你看到父亲远行的背影,

    扛着一个猪仔,

    走起路来踉踉跄跄。

    月光洒在父亲的肩膀上,

    蓝色的月魂,

    一头被淹死的猪仔。

    父亲消失的那瞬间,

    你似乎笑了。

    可他们说你脸上挂有泪花。

    从此,你再也没看到过父亲。

    过年祖宗的祭礼上,

    你是门口那一个幽灵的目光。

    杀猪人把铜板摆在桌子上,

    你放过碗筷的地方。

    你曾经在那里撒了一泡尿。

    你说铜钱很脏,

    你要把铜钱给扔掉。

    门外过河的十字路,

    你见过五个死孩子。

    你差点是第六个。

    母亲打你了,

    十四年。

    记忆中的第一次,

    你不确定会不会是最后一次。

    冒着雨,

    又是下雨。

    你恨透的雨,

    在你回光返照时,

    你说你的一辈子是在雨里度过。

    铜板上沾着水珠,

    或许还有五个孩子的灵魂。

    你发誓说看过了他们,

    没人相信。

    包括你的母亲,

    她用铜板买了一麻袋土豆,

    还有地瓜,榆钱,等等。

    你不记得了。

    你并不健忘,

    八十八岁时,

    你能准确地说出日本人进村子时手里拎着的四个老母鸡。

    你只是选择性的忘记,

    忘记些本该记住的事情。

    譬如,那些用铜钱换回的土豆,

    你吃了三个。

    很好吃,

    你开始后悔不该把铜钱扔掉。

    即便上面沾上了你尿过的骚味。

    土豆的味道并不骚腥。

    五

    我不知道该如何叙述,

    用你的语气,

    或是我的语气。

    或是太史公的语气。

    历史只是强者的屁,

    而你的历史,

    只是没有响声的屁。

    我并不喜欢屁。

    即便放屁的人是一个美女。

    所以,

    当我决定要记录你的故事时,

    我每天都在忍受着屁味。

    你是十四岁出嫁的,

    一个卖猪肉人的儿子。

    我不用解释,

    有半点聪明的人都知道,

    那些铜钱起了作用。

    你吃掉了三个土豆,

    吃掉了自己的未来。

    你并不清楚未来。

    十四岁的人有谁知道未来。

    我十四岁时只知道明天不上学就好了。

    你说,

    母亲哭了。

    但后来你又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说过。

    你怀疑一切。

    从十四岁开始。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怀疑既学问。”

    你并不知道说这句话的人是如何的伟大。

    可你所感触到怀疑比任何人都多。

    你怀疑出生,

    你怀疑父亲,

    你怀疑生活,

    你怀疑母亲。

    现在,

    你又怀疑未来了。

    花轿抬起的那一刻,

    天下起了雨。

    淅淅沥沥,

    雨不大,

    很缠绵。

    缠缠绵绵到永远,

    你不喜欢永远,

    可你喜欢这缠缠绵绵的雨。

    从你每次说起往事脸上的笑容,

    我能感觉到你对雨的钟情。

    六

    黑色的棺木停放在堂屋里。

    你能闻到新刷上的油漆味。

    六月狗尾草的味道。

    你没见过这个人,

    他们称之为是你的丈夫,

    躺在棺材的那个年轻的男子。

    他是苦难的,

    人们都这么说。

    他们也希望你是苦难的。

    可他们说不出来为什么,

    你也得是苦难的。

    是因为那两个铜板,

    还是前世的姻缘。

    姻缘本就是很飘渺的东西。

    你不相信,

    你相信他们也不相信。

    可到底是为什么?

    总得给一个解释吧。

    人生有时候是需要解释的,

    哪怕牵强的一个。

    它是人活下去的最后动力。

    你有没有动力?

    我并不敢妄加揣测。

    日子如连绵的雨水,

    心情是湿漉漉的孤独。

    我告诉过你,

    马孔多的雨下了一百年。

    你说你不知道马孔多,

    可你知道贾庙村的雨下了一个多世纪。

    从猪下崽开始,

    从你父亲淹死在向阳河里开始,

    从你看到漆黑的棺材开始。

    有开始或许是好事,

    因为它让人有了终了的期盼。

    而对于你来说,

    最完美的终了就是没有终了。

    我很想知道你独自呆在坟前的感觉,

    你看望一个你并不认识的人。

    他的头发被雨水打湿了,

    那时,

    你一定有一头乌黑的秀发。

    每个女人都有一头乌黑的秀发,

    她们是为她们的王子留的。

    每日悉心的呵护,

    是对未来梦想的呵护。

    现在,

    你不需要它们了。

    被雨水打湿的头发是很烦人的。

    你一定想把它们剪掉。

    你不说我也能感觉得到。

    我能感觉到你心里的很多事情。

    发生的,没发生的,会发生的,不会发生的。

    你冲我笑了笑,

    我知道你笑的含义。

    是的,

    你是有理由笑,

    对我这个虚伪的人。

    我很讨厌虚伪,

    可我不得不这样说自己。

    我是说过我喜欢苦菜花。

    当着你的面,

    手伸向太阳,

    如果有是个太阳,

    我一定会被烤焦。

    你指着一朵苦菜花,

    生长在路边,桥头,污水沟。

    它们开着蓝色的花朵。

    你总是这么说,

    我很奇怪,

    蓝色是希望的颜色,

    而你,

    这个对生活绝望的人喜欢蓝色。

    蓝色的苦菜花,

    你用手指着,

    一朵弱小,卑微的花。

    你很喜欢它们,

    我不知道为什么?

    七

    虎子出现了。

    我总是怀疑,

    在你的生命中是否有虎子这个人?

    尽管你信誓旦旦,

    你不下一千次的告诉我,

    又是一个雨天。

    向阳河,大堤北岸。

    你经历过好多雨,

    可那天雨不寻常。

    或是是秋天的缘故。

    秋天总是会发生一些不寻常的事情。

    没有人能说出其中的缘由,

    譬如离别,

    譬如远行,

    譬如葬礼,

    譬如失恋。

    秋天之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神圣的,

    略带悲伤的神圣。

    我曾说过,

    悲伤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当悲伤逆流成河时,

    当悲伤沉淀成心中最不能化解的疙瘩时,

    人生或许进行了一次完美的生化。

    你赤脚走在泥泞地上。

    我见过你的脚,

    三寸多一点。

    这样的脚踩在泥泞地里会是怎样的情景?

    我不能想象。

    你也没有交代清楚。

    我不能怪你,

    你是参加完母亲的葬礼回家的。

    任是谁死了母亲都高兴不起来。

    尽管你有一百个高兴的理由。

    为了那两个铜板,

    为了那份迂腐和固执。

    多年后,

    当我把你的故事讲给汽车里的人听时,

    他们很确信的说那不是你的错,

    也不是你母亲的错。

    是时代的问题,

    可这个相传了两千多年的时代,

    这个存在着五百多年的村庄,

    为什么只有你成为时代的产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