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古吞天决 第九章 返回江宁!

时间:2018-04-16作者:大吃鱼头

    ,精彩小说免费!

    微风清凉,徐徐拂面。

    宛如善解人意的温柔的美人娇柔的手,抚摸在面上竟显得异常舒清,路边的树上的枝叶也为这温柔轻轻摇曳雀跃蹁跹起来,杨辰风本来有些压抑的心也是变得放松了些。

    如许天气,正是行路的好时候啊。

    吃完了早餐之后,杨辰风他们自然很快就上路了,因为只有原身的一小部分的零星的碎片式的记忆,所以他一路上比较低调谨慎,没有做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当然,脑海中那个与自己同床共枕却不与自己敦伦的绝美‘妻子’仍旧让杨辰风耿耿于怀,妻子,可是一个男人最熟悉的人之一。

    她会不会发现自己的异常?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杨辰风?原身与她到底有什么样的秘密,为何明明血气方刚却同床而不碰她丝毫?

    在这个车队里,杨辰风目前最熟悉的是安伯,他之前关于自己的不少信息都是从安伯嘴中问来的,再结合自己脑海中零星的碎片记忆,但安伯的猥琐一笑却让杨辰风无法继续问他关于自己的‘妻子’的事情。

    想着想着,思绪又回到了秦纵横的身上,然后又想起来龙婉茹与龙芷瑶:“你们在天都一定不要有事,等我回来,等我积蓄好力量回来……”杨辰风又看了看身后即将被抛下的天都城,然后也是放下了车帘,当今之计,只能先提升自己的实力,而且这个原身可是一个修炼术法的,他现在就武道修为起来容易一些,相当于重走一遍原来的路就是了,而且现在他有了太古吞天决修炼比前世更加容易百倍千倍,武道方面确实根本不需要怎么艰难才能提升。

    一切仅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但术法还没有开始修炼呢。

    杨辰风拿出来他从密室里面带出来的术法秘籍:“天枢神录?我看看,得研习一下术法了。这杨辰风可就是个修炼术法的,我必须要学会才行,当然,按照安伯所说,这原来的杨辰风也就是一个九阶的青木级术师罢了,而我现在的精神力强度来看,其实远远超过普通的黑铁级术师。”

    现在的他的意识乃是龙飞。

    虽然龙飞的意识转入这个杨辰风的躯体中,已经消耗掉了很多能量,之后完全融入这幅身躯后,又消耗了不少,但剩下来的精神力还是比普通的黑铁术师都强得多。

    术师分为青木、黑铁、银月等等,当然普通人在这样的年纪能够修炼到达无限靠近黑铁术师的九阶青木级术师的程度已经很不错了。黑铁级术师对应武道,也是相当于转魄境的程度。青木级术师对应武道就是开脉境。

    这个世界的修行有二道,一为术法,二为武道。术法为远攻之法,武道则为近战之法,这很容易理解,术师精神力强悍,但一般来讲身躯比武修要弱得多,武修近战能力强,可没有术师那么多玄妙的手段。

    二者各有优劣。

    前世身为龙飞之时,杨辰风虽然一心醉心武道,不怎么喜欢术法,但基本的东西他还是懂的,开始的时候也学过基础的术法知识,知识后来他的志向问题,师傅也就随他一心练武,才没有继续钻研术法。可术法武道皆是修行,修行到了最后其实都殊途同归,杨辰风毕竟前世武道已经到达天下第一的极高境界,眼光也很高了,现在再看关于种种术法,理解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术法就是以精神力调动天地之力来发动威能,主要还是精神之力的强悍与否上……以此为基础按照术法秘诀来施展法术。

    杨辰风看了一会儿天枢神录:“我现在的精神力已经足以媲美黑铁术师,所以,现在我可以学习黑铁术师能学习的种种法术,看看要练什么呢……我这原身乃是冰火与光明三种天赋属性的术师,那我就修炼一些这方面的吧。”这般想着,之后杨辰风便也是拿出来‘术笔’,一根黑色的宛如笔一般的东西。有人也称之为法杖,这黑色的术笔乃是传说中的青玄铁木所制,不是普通的一条小木头的,与此来施展术法,能让术师更好的集中精神力,以集合天地元素之力施展法术。

    杨辰风很快就在马车里开始修炼起来,“火球术!”只见他凝神静气,手中的术笔凝聚精神力,在空中一点一划,术笔所点所划尽皆有着光芒出现,在所画之处也便是有着一些火元素汇集过来,当然如此还是不够的,杨辰风又继续快速连划了几笔,随后空中才光芒一闪,噗地一小团火球从他的术笔笔尖出现,是他直接就施展成功了:“这种法术还是比较简单的法术,直接就成功了……”杨辰风见此也是一笑。

    他的精神意识已经融入了这幅身躯之中,所以他的术师天赋是原来龙飞的,原来的龙飞也很有术师天赋的,只是他不怎么修炼而已。不过现在他得修炼了。也幸好冰火光明三种天赋属性他都有。

    术师是修炼精神,当然武道是修炼身体,原来的杨辰风武道很弱,但现在的杨辰风却轻易改善体质提升武道修为。毕竟身为龙飞时他可是当世武道上的顶尖强者。

    这时在马车上也不好试验火球之威力,随后他便也是收起来火球,“冰刃术!”随后杨辰风又继续挥动术笔,术笔所划过,有冰雪元素汇集,光芒一闪后,他的术笔笔尖便也就是有着一点弧形光芒,若是挥手打出去那就是一道冰刃切割出去。

    这般修炼了一些简单的基本术法之后。

    杨辰风熟悉了起来,他也就是开始修行其他一些有难度一些的黑铁术师的术法。

    马车咕噜噜行进,杨辰风则在马车中钻研术法之道,这般沉浸之下不知不觉时间便是过去了,而杨辰风以自己超绝的眼光加悟性,短短的时间也已经学会了很多黑铁术师能施展的术法。

    直到车队停下来休息,杨辰风也才停下自己的修炼。

    此时车队行至一林间河边。

    众人停下后纷纷也是过去洗手洗脸,本来杨辰风醉心钻研术法,但之后安伯过来这般唤,他也要去洗脸,问杨辰风要不要一起去,因为他是护卫杨辰风的,所以自然要跟杨辰风呆在一起,杨辰风他想了想,觉得脸上的确也有些油腻,便也是下了车同安伯去洗脸。此时车队的护卫们已经返回了。

    杨辰风与安伯走到那河边,安伯在一边开始洗脸,杨辰风也上前拘起来一捧水,但这时他突然动作一顿,看着河水中的自己:“这水还是一样清啊,可物仍是人却已非……”看着属于杨辰风的俊俏面容,他心中百感交集,当年他领兵也曾经过此处,不过那时他面容硬朗,一身筋肉,跟兄弟们也是曾一起在这里拘水净容。可现在他们都在长白山下那三日三夜中死去,唯独自己一个人活了下来,变成了一个奶面书生的样子。

    想了想,杨辰风方才拘起来的水已经完全罅漏落回河中,随后不再多想俯身又拘起一捧水淋在脸上,清澈冰凉的河水打在脸上让面上的肤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呀!”但就在这时,杨辰风耳中却听到一声娇呼:“嗯?”他连转头看过去,原是一个同样正在洗脸的少女脚一歪就歪倒进了河中,整个身子都湿了大半。

    杨辰风的视线透过自己睫毛上仍有的水渍,看到少女被河水浸湿的衣袍显出来的玲珑曼妙,这少女赫然便是那之前的父女中的女儿,此时她身上的布衣都湿了,被清水洗过的少女的面容,显出来一种年轻的娇嫩清秀。但她此时秀眉蹙起,手伸入河水中握着自己的脚踝的位置,好像是崴到了脚。

    她就在自己的身边不远处,安伯则在自己另外身侧。

    见此,杨辰风自然也没有坐视不理,走了过去对她伸出来自己的手:“姑娘,你没事吧?”

    但她一看到杨辰风,却宛如受惊的小鹿,面容上徒然有些红润:“公子,我,我,我没事。”她没有接杨辰风的手:“嗯?”杨辰风眉头一皱,随后便也是想要收回手,但就在这时她秀眉一蹙,想要自己起来显然没成,又突然一伸手抓住了杨辰风:“我的脚……”她糯柔语气楚楚娇语。

    杨辰风自然也拉她起来:“脚崴了?”他也问了句。

    但她起来后一看到被杨辰风握着的手又极害羞起来:“公子,谢谢您。”还一下子放开杨辰风的手,想要自己走回去,但走了没两步,却又踩在一块凸起的碎石上‘唉哟’一下歪倒。

    杨辰风见此一惊,连伸出手去扶她:“小心。”却不想顿时竟便被扑了一个温香软玉在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