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古吞天决 第一章 谁会来参加自己的葬礼?

时间:2018-04-16作者:大吃鱼头

    ,精彩小说免费!

    天空灰蒙蒙,小雨淅沥沥。

    雨丝从缠绕灰蒙色围脖的天际斜斜散散飘飘洒洒而来,落在那路边飘晃的树的叶上、地面青石板的泥上、零星经过的行人的身上、门可罗雀的府门的阶上,将那本就没有多少脚印的台阶一点点儿清洗得越发干净,直到最后只剩下不断降落的新雨水将积蓄其上徜徉不愿离去的旧雨水冲刷下去,然后新雨水又鸠占鹊巢变成旧雨水贪恋石阶与其缠绵然后又被更新的降落的雨水冲击驱逐流淌离开……府门两旁的两个石狮子也被不大的雨一点点慢慢淋湿滴落冲刷发润发亮,那狮眼帘以及眼眸的凹凸起伏导致有欲掉不掉的雨水噙在那儿宛欲泣之眸。直到又一波飘飘细雨洒落下来落在狮身之上,雨水流淌而下至那欲滴不落的位置,那噙在那儿的宛如泪滴的终究也是滴落坠入地面碰撞得粉身碎骨散向四方。

    真是冷清啊。

    除了一些仍旧不愿相信的百姓,往日酒桌上推心置腹者不见一人。

    谁能想到昔日威名赫赫举国称颂的堂堂天华国第一战神的葬礼竟然会如许凄凉?

    毕竟是叛国的大罪啊。

    也不怪人人避之如蛇蝎。

    这下起的雨,是天的眼泪吗?

    是天上的仙子也在为我龙华军过万将士的冤屈而忍不住哭泣吗?

    杨辰风坐在自己的马车里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飘雨,他已经这般静静地看着那冷清的府门很久了,他看到里面三个大小熟悉的披麻戴孝的女子身影,她们分别是自己的妻子、妹妹以及女儿,听到她们跪在那灵堂前发出来的呜咽哭声,心脏便是宛如被细针一遍遍来回穿梭般疼痛。他又想起来那记忆里火海中惨烈的战事,疼痛的心脏深处又是喷发出来澎湃的杀意。

    到底是谁?

    是谁陷害我龙华军?

    侥幸逃过一劫得以换一身份重生的他,暗暗决定不论如何都要查到真相,必将幕后之黑手碎尸万段千刀万剐以祭奠兄弟们的在天之灵。

    马车里,跟随的下人安伯开口:“少爷,我们还是走吧,虽然我们隔得远,可这龙飞将军犯的乃是叛国大罪!若是让有心人看到我们这般,以为我们与其有何瓜葛就不好了……”

    现在已经是杨辰风的龙飞还是看着那灵堂里穿着丧服的身影:“安伯,龙飞叛国,你信吗?”

    “这……老奴信与不信又有什么用呢?听说证据确凿,而且圣旨已下,朝中一并被清洗掉的还有刘老太尉及其一干派系的官员,龙华军更是被各路大军诛灭于长白山下,听说战神龙飞也已经死于那场大战中。天华国第一战神啊,这些年来东征西战,立下来多少赫赫功劳?谁能想到,最终竟落得如此下场。”安伯也是唏嘘:“也许是功高震主吧?哎,当然陛下还存了仁慈之心,并没有将龙飞的家眷一起连坐。”

    杨辰风咬牙道:“功高震主么?可天下还未定,外有天罗、匈丽诸国,屡屡进犯,就算是战功显赫,就算要飞鸟尽良弓藏,就算要狡兔死走狗烹,何至于如此急切?”

    他一腔热血,精忠报国,从未想过要把持兵权,只不过是天下未定!他本来就打算等平定天下,就主动上交兵权做一清闲文职了事的。

    可陛下何以如此心急?是陛下吗?还是有什么小人陷害?

    安伯叹了口气:“传言是有了确凿证据。有可能是遭小人陷害。哎,这些政事上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多管了,老爷说过能远则远。”

    杨辰风心中愤怒:“可龙华军上万热血男儿!难道就这般枉死?!说好要精忠报国的,却没有死在保家卫国的战场上,反而死在了同胞的刀枪之下!”

    安伯有些奇怪地看向杨辰风:“少爷,您怎么开始关心国事了?就算是龙飞将军真的是遭人陷害所致,我们又能怎么办呢?就算是,陷害他的人,肯定也位高权重,有可能还不止一人。我们管不了这些的。少爷,我们还要继续这样看下去么?您到底在看什么?”

    杨辰风并没有再回答安伯。

    他又看向那里边。

    正在杨辰风想要下马车进去给自己上柱香,主要是看看妻子妹妹女儿她们如何之时。

    安伯突然道:“有人来了,少爷……”

    杨辰风抬眼看去:“师弟?”看见一个华贵马车停下,一个鬓角已白却仍显得俊挺不凡的的穿着一身黑袍的中年男子一脸哀愁地下了车。

    此人,乃是他的师弟,秦纵横。

    准确的说,是龙飞的师弟,也是龙飞当初极为信任的人。他们师从同门,从小一起长大,也是师尊座下最为杰出的两个弟子。他龙飞喜欢武道,不惜术法,也不好权谋之术,一心一意专修武道,而他师弟秦纵横则不喜野蛮武道,而学文习法研术。后他们二人都年少便修为有成,时逢天下大乱,为了拯救天下苍生,他们一起出世,一人从军一人入朝,喜好武道力大无穷的他自然就入军了。而秦纵横则入仕为官。

    几十年过去,龙飞一路拉扯起来一支百战之师,打出来天华国第一战神的名号,龙华军的威名更是让天罗匈丽等国闻风丧胆。而他的师弟秦纵横依仗一身学识,再加上术法通玄,更当过太子太傅,也平步青云,步步高升,现在好像已经官至丞相?本来还没有变成丞相的,但他重生成为杨辰风之后,却听到他变成了丞相了。

    当初他们师兄弟说好,一人主内一人主外,要救这乱世于水火。

    可哪想,惨烈的那三天三夜突然就降临了!一点儿征兆都没有。

    师弟,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谁陷害的我?

    陷害的我龙华军!

    杨辰风看到秦纵横,心中有想要冲下去问的冲动,可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一小家族杨家的公子。

    战神龙飞死了,但却变成了无名少年杨辰风?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杨辰风也不敢随意告知其他人。再说龙华军覆灭,此事现在他还一头迷雾,现在他虽说重生了,但自身实力弱小,权势更是没有,一旦暴露,那不止自己死,整个杨家也会跟着陪葬,并且,他的这个师弟秦纵横现在乃是当朝丞相,就是之前也身居高位,难道他会什么都不知道吗?这件事情他是不是也参与其中?

    自己死去了。

    他却反而更进一步,成为当朝宰相?但现在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哀愁的神情,杨辰风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多想了?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师兄弟,情同手足,如亲兄弟。

    杨辰风安静看着秦纵横进去上香交谈然后离开。

    待他离开之后。

    他才下车。

    安伯见此连问:“少爷,您这是干什么?”

    杨辰风只是说了句:“我去给龙飞将军上一炷香。”

    一个年轻人敬仰龙将军,就算是他现在扣了叛国之罪,但是也能让人理解,之前也有一些像他这样的普通人前来进香,毕竟龙飞当初保家卫国几十年,也是真的为这个国家做出了贡献的,皇帝陛下之所以没有牵连女眷,也是有其名声太大的因素所在。

    说完,杨辰风也就不管安伯直接冒雨便是大步朝着里而去。

    细雨泼洒在脸上、额上、鼻上、耳上、发上、脖上、颈上,让他觉着有些许的冷,那冷意衬着这灵堂的凄凉从皮肤中一点点地钻入一丝丝地渗透到身躯的其他地方。

    这幅身体还真的是有些弱啊,即使我调理了几日,但还是弱得很,他心中不由暗道着。以往他是战神龙飞,武道精纯修为高深,八脉七魄九窍十二经,全都畅通流转如意,六藏坚强,铜皮铁骨,自然不会这般畏寒。

    灵堂前跪坐着三个皆是容貌不俗但风姿各异大小不一的女子,龙家也就剩下这几人了,男眷已经全部被灭,有些在那三天三夜的大战中跟自己在战场上死去,有些则是以连坐之名被处死了。

    看到衣裳微湿的杨辰风进来。

    穿着丧服的妹妹龙婉茹率先开口:“这位公子,您是?”随后一旁美眸莹润的才刚刚十四岁的龙芷瑶也转头看了过来,而自己的妻子柳如莺则是仍旧埋头伏在那儿哭得最是伤痛。即使是被丧服包裹着,却仍旧显圆润姣好的美臀,此刻竟显得有些微颤之感。

    对不起。

    让你们受苦了。

    杨辰风心中不由暗道着。可他现在已经不是龙飞了,是杨辰风,这些话也无法对她们说出口。他还要隐藏自己以图查明真相复仇。今日这般前来给自己上香已经是有些许的冒险了。主要也是想要看看她们。

    “我是龙飞将军的仰慕者,我不相信龙飞将军会叛国……”杨辰风看着妹妹跟女儿审视的眼神:“我想给龙将军上一炷香。”

    自己在自己的葬礼上给自己上香?

    这种匪夷所思的荒谬之事,杨辰风此前是想都没想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