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念辞之长相忆 第28章 新任务(七)

时间:2018-04-16作者:雪即

    夜已经很深了,可是娴儿依旧躺在床上没有睡去,可能是窗户还开着有风吹来,也可能是因为身上的伤痛吧,虽然并不是特别重但是还是不能有大幅度的动作,这让娴儿有了前所未有的束缚感,她尝试着再次闭眼睡去,但还是十分清醒。这时,娴儿听到了推门的声音,她以为是铠回来了就并没有睁开眼睛,但不一会儿娴儿就觉得有些不对了,因为她没有听到坐下的声音,来人好像是在注视着自己......

    “他是谁?“娴儿心里嘀咕着并趁着屋里没有开灯,来人根本看不清她脸部细微的变化,就眯着眼睛准备看清来人。好在走廊的灯光还是在的,能让娴儿看个大概,来人穿着护士服带着口罩,就站在自己面前一动不动。但就当娴儿准备开口询问时,眼前的一幕让她一身冷汗,来人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刀来......

    “嗯?“娴儿身体一僵“这是追杀么?天,我这也太被动了吧,算了,跟她拼了!”娴儿一咬牙,伸出手握住了刺来的刀的刀刃,然后迅速的翻下床与来人打了起来,但还没有一会儿娴儿就体力不支了,一是因为身体虚弱,而是因为刚长好的一些伤口已经裂开了,娴儿一个失神就被踹倒在了窗户跟前。来人还是一句话不说,再次拿着刀向娴儿走来,而娴儿已经因为身上的伤疼得没有办法动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走过来......

    “咣当~”娴儿在听到刀掉的声音后才回过神来,意识到刚刚从窗户外面突然跳进来的一个人让眼前这个要杀了自己的人下了一跳,以至于扔掉了刀。那两个人又打了起来,那个要杀了自己的人明显占了下峰,便找了个机会匆忙逃跑了。

    “娴儿姐,你没事吧?”

    “妜?你怎么在这里?”

    “当然是因为不放心你了,所以才跟来的”妜看了一眼娴儿,随手将灯打开,把娴儿又扶上了床

    “跟老板说了么?”

    “恩恩,汇报过了,本来是想走的,但是看见警察来了,你又被抬上了救护车,觉得还是有必要跟着你,还好老板派了铠来”

    “是,算是圆了过去吧”

    “娴儿姐,尹董好像因为不瞒这次老板的安排跟老板闹别扭了......”妜小心翼翼地看着娴儿

    “啊......你怎么知道?”

    “就在我想申请在外围保护你的时候,给老板通了电话,不小心听到的,然后我说完就赶紧挂电话了......”

    “哦,也有可能是我很久都没出现了,他日常询问罢了,别在意”

    “哦......好......”

    “欸,娴儿,你怎么把灯打开了?”这时铠进来了“呦,妜来了~”说着赶紧关上了房门

    “是啊,要不是妜,我今晚就挂在这里了~”娴儿看了一眼铠

    “啊?怎么了?不过你这刚长好一点的伤口怎么又裂开了?”铠看着纱布上有血洇了出来

    “有人要杀了娴儿姐”妜在一旁说道

    “什么?为什么要杀她?在别人眼里她就一受害者啊,谁知道她的身份了?”铠有点紧张了

    “不知道”娴儿摇了摇头

    “难道有鬼?”铠思索着

    “不排除,但这么小众的秘密知道的人本来就少,谁泄密了么”娴儿抬头看了一眼铠

    “你看我干嘛!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我怎么可能出卖你!”铠佯装生气地说道

    “哎呦,我相信不是你~我也相信不是你们~”娴儿笑着拍了拍铠的肩膀

    “这还差不多~对了,你怎么也来了?老板让的?”铠看着一边的妜

    “是啊,这次的任务就是我和娴儿姐合作完成的”妜笑嘻嘻的看着铠

    “你俩?”

    “是啊,我负责干掉贾宇,娴儿姐是诱饵”

    “我就说,之前我还纳闷呢,娴儿这么轻松就洗掉嫌疑了,太容易了吧,不会是套吧?这下就好理解了么,不过你不怕警察重新怀疑你么?”

    “等他怀疑的时候我早就不见了,他去哪里抓我?更何况,警察想查到这个程度是很难的”

    “对,没错”铠了然地看了一眼娴儿和妜

    “而且,就如老板所说,贾宇是个怕死的人,他怕老板了解了当年的事之后来找他报仇,所以他只能先下手来为强干掉身为他得力助手的我,从而来缓解他的恐惧。杀了我,就相当于脱了老板一件防弹衣,他的子弹就更容易射进老板的胸膛了。而她为了得知金丝雀娴的真实面目肯定会有所行动。不过,是我大意了,不然也不会让他得逞”娴儿有些愧疚地说道

    “是啊,他以为他猜到了老板的心思,其实反而是中了圈套。他太过恐惧了,以至于完全没有考虑我们五个,不过他的那个男秘书倒是还行,带了几个人一直在有利的地方守着,不过,我是估么着他们也快有些松懈了才动手的~”妜在一旁补充道

    “哦~那几个男的果然是你杀的,也是,为了活命那些人肯定会说些什么别的出来,这样正好~漂亮!我们家妜越来越厉害了~”娴儿用胳膊肘戳了戳坐在自己身旁的妜

    “嘿嘿,那我先走了,等天亮了之后你再把伤口处理一下吧”

    “好,就说是自己作弄得~快回去忙你的事吧”娴儿摆了摆手,看着妜从窗户那里消失了之后就躺下了,对着一旁的铠说道:“你说你,哎......关键时刻掉链子~”

    “我怎么了!这我哪里能知道啊!再说了我伺候你一天了容易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