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片痴心付予谁(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谁在隔壁?”三王爷问。

    “没有人。”护卫回答,“隔壁连桌椅都没有。”

    钟馗在司马郁堂捏碎杯子那一刻,就祭起结界,把整个桌子都包围了起来。

    于是护卫进来之后看见的便是一间空房间。

    听见了护卫的话,钟馗才意识到自己这么干,漏洞太明显。

    他立刻伸手把桌边那三个白球一股脑全抱在怀里,连同桌上的包子和茶杯也揽到自己身上,然后坐到了司马郁堂身边,把结界的范围缩小成只包围他们的身子。

    “连桌椅都没有?你是不是昨夜宿醉未醒,看花了眼?”三王爷冷冷地问。

    护卫被三王爷这么一问,立刻也觉得蹊跷了,又推门进来查看。

    这一次,护卫看见了空荡荡的桌椅。他退了回去,一头冷汗地重新向三王爷禀报:“是属下眼花了,有桌椅,但是没有人。”

    三王爷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回去自己领罚。”他说完,站起来就要走。

    司马郁芬追了上去:“殿下。”

    三王爷的声音十分不耐烦:“既然你都知道我的心思,就不要再缠着我了。回去找个真正喜欢你的人好好嫁了吧。”

    “殿下。”司马郁芬一边叫着一边哭了起来。

    三王爷快步下楼上马不顾而去。

    隔壁的抽泣声许久才停。司马郁芬也慢慢下楼走了。

    钟馗瞥了司马郁堂一眼。他没有妹妹,所以无法体会司马郁堂此刻的心情。

    司马郁堂早习惯了心中有任何波动都是用一副冷脸掩饰。

    只是从他此刻痛苦的眼神中,钟馗知道他一定不好受。

    司马郁芬终于走了。

    钟馗松了一口气,撤了结界,低头一看,那三个家伙把一大盘包子早吃得干干净净。

    “凡人真麻烦。”棉花糖打着饱嗝说。

    钟馗怕司马郁堂尴尬,在棉花糖头上狠狠敲了一下低声说:“闭嘴,你个禽兽,知道什么?”

    棉花糖恼了,转身把爪子支在钟馗胸前,仰头看着他凶巴巴地说:“老子好歹也是神兽,你再敲我头试试看。”

    钟馗立刻又给了它一个爆栗:“让你做神兽!敲你怎么了?”

    “削他。”棉花糖恼羞成怒,对着白大点,白小点吼了一声。

    然后三个小东西的身体忽然同时变大。

    棉花糖变得像头老虎那么大。白大点和白小点则变得像猪那么大。

    ‘哗啦啦’长凳终于承受不了,碎成了片。

    司马郁堂在那一瞬,闪开坐到了另外一条凳子上,所以没有跟他们四个一起跌落在地上。

    钟馗被他们三个压在地板上,白大点的屁股还压在钟馗脸上。他艰难从一堆白毛中伸出手指着棉花糖:“你给我记着。”

    司马郁堂嘴角抽了抽,转眼看向窗外。他们四个耍宝是想逗他开心,可是他们却不知道,此刻的他是怎么也无法开心起来的。

    眼看入夜,司马郁堂还不肯离开大广寺。

    钟馗皱眉说:“司马大人以后要是娶了老婆还老在我这里过夜,我就跳到黄河也说不清楚了。”

    “呵呵,我们都是男人,有什么说不清楚的。”司马郁堂冷笑了一声,“不要给我岔开话题,赶紧开始查顾家人的去向。”

    钟馗只能伸出手,手掌向上口中念念有词。

    许多黑影从院子里的地下慢慢钻了出来。这些黑影微微透明,从它们模糊的轮廓上可以依稀辨认出人形。它们低头摇摇晃晃站着,像是在风中飘摇的稻草人一般。

    钟馗对这些黑影下令,让它们去搜寻沿着河往下游离城十里处,以岸边为中心,方圆二十里内的山洞和所有房屋。如果有发现哪一个地方关着很多无意识的活人就立刻来报。

    司马郁堂看着那些黑影飘起四散消失在黑夜里,问钟馗道:“这些又是什么?”

    “秘密武器。”钟馗得意地一笑,“这些是还没有投胎转世的鬼魂,我叫它们懵懂鬼,因为它们只会听我的命令,不会思考。它们比人效率高还不用吃饭拿工资,更不会被人利用背叛我。最近需要搜查的地方太多,我特地跟那个人借来的。”

    “那个人。”司马郁堂挑眉,“你口中多次出现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这时棉花糖从围墙上跳了下来,嘴里叼着两只不知道从哪里抓来的鸡。

    “啊,以后跟你说。”钟馗哈哈一笑岔开了话题,“架火堆,烤鸡。”

    暖暖的火光映在司马郁堂的眼里却依旧挡不住浓浓的担忧。

    “你不回去看着你妹妹没关系吗?”钟馗假装无意地问。

    从今天在万福楼听见的对话来看,司马郁芬此刻一定在家中暗自垂泪。

    “看着她也没有用。”司马郁堂淡淡回答。

    “那你回去安慰她几句也好,有消息了我告诉你。”

    “你说话有一句可信吗?我当然要守在这里。”就算是司马郁堂知道了司马郁芬的心事也只能假装不知道,不然司马郁芬会更尴尬更伤心。

    “你是不是眼馋我的烤鸡才故意找借口赖在这里?”钟馗眯眼说。

    “呵呵,我堂堂朝廷四品官,稀罕你一只烤鸡?”

    棉花糖把鸡吐在地上,顺便把嘴里的鸡毛吐了出来:“别吵了。还吃不吃,还吃不吃?吃的话快拔毛!”

    鸡还才刚烤熟,已经有懵懂鬼陆陆续续回来了。

    没有找到的自觉来钟馗面前摇头然后消失在了地面下。最后只有一个懵懂鬼停在了钟馗面前。

    “找到了?”钟馗扔了手里的鸡脖子,惊喜地问。

    懵懂鬼转身又飘走。钟馗忙追上了它。

    司马郁堂知道靠他自己肯定追不上,于是对着棉花糖深深作揖:“拜托。”

    “呵呵,老子堂堂神兽。”棉花糖从鼻子里冷冷哼了一声,眼皮子都不抬。

    “明日我让人送二十斤上好的排骨过来。”司马郁堂立刻说。

    “呵呵,老子堂堂神兽。”棉花糖不为所动。

    白小点扔了鸡头,眼睛发亮,身体前倾望着棉花糖:“爹,排骨诶!”

    棉花糖只能叹了一口气:“半大的小子吃穷老子。就算是堂堂神兽也只能为五斗米折腰。”

    懵懂鬼带着钟馗到了离上岸点五六里远的一个破屋子前。

    “在这里面?”钟馗笑声问。

    懵懂鬼点头,然后消失在了地面。

    棉花糖驼着司马郁堂落在钟馗身后不远处,就迅速变回了小狗大小。

    司马郁堂弯腰跟着钟馗靠近屋子。

    猜测‘吸血魔’可能还在里面,钟馗不由自主身体紧绷,心跳加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