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四十八章 顾府疑云(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已经走到了卧房门口的钟馗立刻停下了脚步,转头哀怨地看着司马郁堂。千万个草泥马在他心上奔腾而过:“司马大人不要乱替我许诺。你这么说,我要怎么圆场?难不成以后每一次我在她面前出现还要做特效?关键老子不知道神仙怎么出场啊?!!!”

    司马郁堂看不见钟馗的表情,所以毫无反应。倒是棉花糖被钟馗那一脸蛋疼的样子逗得直拍地面:“你也有今天!笑死爷了。”

    钟馗面无表情地转回头,穿门而过,倒在了床上。

    院子里的梁柔儿忽然竖起耳朵对司马郁堂说:“你听。”

    司马郁堂被她的一惊一乍吓到了,不敢出声。

    “我好像听见了钟馗房间里有动静。”梁柔儿瞪大了眼睛。

    司马郁堂忙扶着她的肩膀,拉她往外走:“你是太累了,所以出现了幻听。回去好好睡一觉。”

    梁柔儿不再挣扎,乖乖跟着司马郁堂出门。

    走到门口,司马郁堂才回头看了一眼钟馗房间紧闭的门。

    钟馗睡得正熟。忽然一盆冷水从天而降,把他劈头盖脸地淋了个透湿。

    “谁?!信不信爷把你片成肉片涮火锅。”

    他恼羞成怒,坐起来便吼了一声。

    司马郁堂端着个空盆站在床边,见钟馗醒了,才把盆放在桌上。

    “司马大人能不能用温柔一点的办法叫我起床。”钟馗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皱眉咬牙切齿地说。

    “没办法。不这么干,我都不能确定你是不是在床上。”司马郁堂淡淡回答。

    钟馗才想起来自己刚才睡觉前是捏了隐身诀的。现在被冷水一泼,他的隐身诀也破了。

    “说吧,你和梁柔儿是不是那个人派来考验我的?”钟馗下了床,打了个响指,原本湿漉漉的床和衣服就立刻清爽了。那些水珠全部回到了桌上的盆子里。

    他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司马郁堂早见怪不怪,只管在钟馗身边坐下,微微皱眉问:“那个人?什么人?”

    钟馗笑了一声:“没什么。”

    “你去顾府查看的结果如何,是不是有了什么线索。”

    钟馗知道瞒不过,便把他昨日查到的大略讲了一遍。

    司马郁堂点点头:“这个推理乍一听上去没有毛病,不过其实有个很大的漏洞。”

    钟馗挑眉问:“你说说看?”

    “就算是我这种常年习武、底气深厚的男子都不可能潜水那么长时间,顾府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如果做得到?”

    “他们不用潜水太长时间,只要到了河道里就可以浮出水面。夜色深沉,如果不是有心盯着河面仔细看,不会有人发现有人半夜还在游泳。”

    司马郁堂皱眉摇了摇头:“就算只是游泳,常人的体力也不可能游十几里远。”

    “他们被控制了魂魄,跟个傀儡没有区别,只会机械的遵守命令,体力也不能用常人的情况来判定。”

    司马郁堂这才站起来点点头:“嗯,如此我即刻下令把那附近搜索一遍。”

    钟馗摇了摇头:“这事,你不要出面。”

    司马郁堂明白他的意思,蹙眉问:“那不查了?”虽然朝廷有息事宁人的意思,可是有了线索却不查有违于他的做人准则。

    “查。但是不能用人来查。”钟馗冲司马郁堂眨了眨眼。

    “什么意思?”

    “现在爷饿了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有万福楼的灌汤包子才能让我满血复活。”钟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故做苦恼地说。

    司马郁堂知道他是在故意卖关子,只能咬牙切齿的笑了笑:“好巧,我正好要上万福喽,不如我请你吧。”

    一刻钟后,钟馗、棉花糖,白大点和白小点在万福楼的二楼雅座包间里坐了一桌,各自埋头吃着盘子里的包子。

    司马郁堂一脸冰冷,斜眼看着面前的一推东西。刚才为了能让他们三个混进来,钟馗竟然把他们塞到了衣服里,结果肚子挺着像个孕妇。司马郁堂受不了路人的诧异眼神低声问钟馗为什么不用隐身术。这货却一本正经地说:“爷高深的法术就是用来骗吃骗喝的吗?爷可是大神,要正大光明的走进去。”

    “爹,爹。这个灌汤包好好吃,比干爹煮的肉好吃多了。”白大点抬头冲棉花糖叫着,满嘴汤汁,连耳朵上都有。

    棉花糖哼了一声:“那是,这厮只会白水煮肉,要么就烤,还不如生吃。”

    “呵呵,一个没有手的畜生好意思笑我吗?你家儿子喝的奶都是我给挤的。”钟馗冷笑。

    楼下三王爷路过,司马郁堂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过去。

    看见司马郁芬远远跟在三王爷身后,司马郁堂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目光也冷了许多。

    不一会儿,脚步声从楼下由远而近。店小二殷勤招呼的声音也从门缝里传来:“殿下,请到这边雅座。”

    钟馗竖起了食指在唇边,示意棉花糖他们不要出声。

    三王爷刚坐定,楼梯上又传来‘噔噔噔’急促的脚步声。一听就是司马郁芬追上来了。

    钟馗轻轻叹了一口气,瞥了一眼司马郁堂。司马郁堂垂下眼,让人看不明他的心情。

    “殿下为何总躲着我?”司马郁芬满是委屈的声音从隔壁传来。

    “司马小姐多心了。我们原本就不方便常见面。”

    “殿下莫非是觉得我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在我身上多花一刻钟都觉得是浪费?”司马郁芬冷笑了一声。

    钟馗挑了挑眉,心里暗想:“原来她也不傻。”

    “你既然知道,又何苦缠着我。”三王爷的声音也越发冷了。

    “是的,我也觉得自己贱。既然你对我一点心思都没有,我又何必这样死缠烂打。”司马郁芬说话的声音都大了不少,明显还带着鼻音,“只是看不见你,我就像要疯掉了一般。即便是知道会遭你白眼,我还是忍不住厚着脸皮来找你。”

    说到最后,司马郁芬竟然哽咽了起来。

    司马郁堂握着茶杯的手不由得收紧了。因为太用力,他的指节攥得发白。

    钟馗瞟了瞟他手里的杯子,刚要提醒他,‘啪’那个杯子已经在司马郁堂手里碎成了片。

    隔壁立刻响起脚步声。钟馗他们这间的门立刻被人推开了。

    三王爷的护卫站在门口,拿着刀,往里看了看,又立刻退了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