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三十七章 计中计(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司马郁堂一夜辗转反侧。早上他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着一会儿便被奴仆敲门吵醒。仆人说有个极丑的年轻男子在外面求见司马郁堂。

    司马郁堂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钟馗。

    洗漱穿衣,他故意慢悠悠。见到已经等了许久的钟馗,司马郁堂用一贯冰冷的脸和带着几分不耐烦的语气对着钟馗说:“又要干什么?”

    钟馗虽然带着布满麻子的人皮面具,穿着粗布衣服,却挡不住高挑的身材和出众的气质。他淡淡地说:“我们今天去给太子府送解药。”

    “你去便是,为什么要来叫我。”

    “我直接这么去,会被人赶出来的。”

    “我给你文书。”

    “不不不,我要你亲手把解药捧给太子。这一点,很重要。”钟馗眼里闪烁着神秘而又狡黠的光芒。

    司马郁堂一挑眉:“你这家伙又在琢磨什么?”

    司马郁堂穿着官服,一本正经地上太子府求见。

    怜惜太子家宅不宁,皇上特准太子在家歇息,所以,太子刚好在府上。

    司马郁堂迅速地被带到了太子面前。

    太子眼睛发亮问毕恭毕敬行过礼垂手低头站在下面的司马郁堂:“你找到解药了?”

    “是。”司马郁堂老老实实按照钟馗吩咐的回答,“不瞒太子,下官那日晕厥之后,回去也得了一样的病。今日来了个江湖郎中给了我个一副药,把我治好了。”

    “快把药方拿出来。”太子有些急切。

    “那郎中可恶得很,只肯按照我说的人数和症状配好了药,坚决不肯把药方给我。”

    “哦。”太子有些失落地坐了回去,“也好,那赶紧把药拿出来吧。”

    司马郁堂朝站在他身后的钟馗挥了一下手。

    钟馗忙托着一个托盘走上前。

    那托盘上摆满了装了夹竹桃汁液的小瓶子。

    太子身边的太监正要上前接过托盘。钟馗却不着痕迹地避开了太监的手。

    不悦之色从太子脸上飞快的闪过。太监板起脸正要发威,司马郁堂忙低头拱手说:“郎中说,若是给跟我得了一样病的人吃了这个药便会药到病除。若不然,这个药不但治不了病,反而会毒死吃药的人。所以,郎中小心按照各人体质配置了一份,细致交待给了我这个小厮。所以,恳请太子让我这小厮一一分发给各人,以免弄错。”

    太子微笑着点头:“如此,就辛苦这位小哥了。”

    刚才太子的神色变化,钟馗早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得暗暗笑了一声。

    吃下了瓶中的药之后不一会儿,生病的仆人们便都脸色好转,能站起来行走了。

    原本神色还有些怀疑的太子现在也喜出望外。

    看看钟馗手里只剩了两瓶药,太子不用问都知道那是给太子妃和侍妾的药。

    “为何不先给太子妃?”太子有些感兴趣了,挑眉问面前这个面貌丑陋的仆人。因为,那照惯例,那些吹嘘拍马的人,应该会首先把药给太子妃,再给素锦,然后才轮得到这帮下人。

    他的目光虽然温和,却也透露出一个讯息:面前的人不要试图用博爱这种场面话来敷衍他。

    钟馗立刻低头拱手恭敬地回答:“司马大人其实还是有些不太放心那个江湖郎中。他说越多人试过才越有把握。”

    太子十分赞许地看了司马郁堂一眼,慢悠悠地说:“那现在可以给太子妃了。”

    钟馗嘴角勾了勾,太子果然如外间传言的,谋略城府都不如三王爷。因为,他既然苦心隐瞒了他更喜欢素锦那么久,却在钟馗说了这些话之后还让钟馗先给太子妃吃药。

    太子妃吃下解药之后不久便能坐起来,一连喝了好几碗粥。

    太子面有喜色,亲自为太子妃端碗擦嘴。

    太子妃见有外人在,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了:“殿下可有叫人送药给素锦?”

    太子脸上一副如梦方醒的神色,轻轻抚掌:“哎呀,见爱妃好了,我太高兴了,竟然把她给完全忘了。”

    钟馗暗暗恍然大悟:“原来,他准备了这一招应对,还是我看低了他。”

    太子转身吩咐钟馗:“你们速速去给素锦送药。”

    司马郁堂硬着头皮按照钟馗所说的回答道:“殿下。别人的尚可,这个人却得劳动您大驾亲自喂给药。”

    “这是为何?”太子疑惑地微微皱眉。其实他的心早就飞到了那边,只是碍于太子妃和那无数双盯着他的眼睛,所以只能忍着。现在司马郁堂为他找了个绝佳借口过去素锦那边,他却有点防备了。

    “那位姑娘的病有些蹊跷,下官不敢擅自作主。还要请太子过去亲自定夺。”

    司马郁堂郑重其事地回答朝太子低头拱手。

    太子妃一见,便催促太子和司马郁堂一起过去那边。

    太子也不再拖延,领着众人匆匆告别。

    素锦悄无声息地躺在床上。太子一见她,眼神便不由自主温柔哀伤起来。他屏退了其他人,只留下了司马郁堂和钟馗,然后走到床边,坐下握住了素锦的手。

    司马郁堂和钟馗也不着急,静静在一旁候着。这个素锦长得果真漂亮。难怪太子会相信有人会冒死潜入太子府就为了素锦。

    “司马大人,你说素锦病得蹊跷是什么意思?”太子问司马郁堂,眼睛却依旧看着素锦。

    “这位姑娘似乎中毒特别深,所以解药的量比较大。下官担心要是万一过了量…….”

    司马郁堂斟词酌句,说得小心翼翼。

    “本殿恕你无罪。”太子终于放下了素锦的手,起身望向司马郁堂。

    “还请太子亲自给姑娘喂药。”司马郁堂低头躬身,把药举过头顶。

    太子笑了笑,离开床榻,朝司马郁堂走了一步。

    一只白色的老鼠忽然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吱吱’叫着跳到素锦的脸上。

    素锦一下睁开眼睛,尖叫了一声。

    那只老鼠立刻就钻到床后,不见了。

    太子惊愕地望着素锦,许久才惊喜地喃喃自语:“素锦,你醒了。”

    素锦眼睛似睁非睁,看着太子,哀哀叫了一声:“殿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