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三十六章 计中计(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钟馗刚刚解毒,法力还未恢复,祭起的结界只能罩住一个人。刚才,他想也没想就把司马郁堂给弄到了结界里。

    这样,等下无论发什么事,司马郁堂都只能看着,不能出声,也不会被人发现了。

    他们会被太子守株待兔,难保不是‘吸血魔’通过某种途径不小心提醒了太子。因为,‘吸血魔’算到钟馗迟早会想到小妾的异样回来查看。

    钟馗作出慌乱的样子一下跪了下来,不住向太子磕头:“素闻殿下府上的这个女人貌若天仙,小民只是好奇想来见识一下,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他带着猥琐人皮面具,还作出吓尿了的样子,活脱脱一副被人赃并获的淫贼模样。

    太子表情狰狞狠辣:“我的素锦,岂是你这种小人能偷窥的。来人,把他给我绑上铁链,沉到湖里去。”

    钟馗神色一冷:沉湖,这家人,还真是喜欢把人沉到湖里。

    司马郁堂急了,想要冲出来,却发现自己撞在了一个透明的东西上。无论他怎么叫喊都无用。

    忽然有人在身后叫道:“殿下不可。”原来是太子妃被人抬着急急地来了。

    太子忙回头,接住太子妃的身子:“你才刚好,过来干嘛?”

    太子妃握住了太子的手:“此人虽然有罪,殿下切不可伤他性命。这个世上也没有不透风的墙。即便是毁尸灭迹也难保不会传出去坏了殿下声誉。”

    太子一向打仁爱宽厚的牌,到时候这个事情绝对是个致命打击。

    钟馗不由得佩服以贤良淑德闻名的太子妃想得周全。

    太子脸色稍缓,命人道:“把这个淫贼押了下去,明天再把他送到刑部审问。”

    钟馗虽然低着头,却依然能感受到太子身上的腾腾杀气。

    呵呵,这个太子绝对不像他白日里表现出来那样温和。刚才情之所至,他所表现出来的阴鸷是骗不了人的。钟馗冷冷勾了勾嘴角。

    太子命人把王妃搀扶了回去。等人散尽,他才坐在了爱妾的身边,抓起了她的手,痴痴看了她许久才说:“素锦,我会找到办法救你的。”

    听说这个叫素锦的侍妾是太子前不久从街上救回来的。

    虽然太子将这个事情捂得很严实,可是外面已经有了细微的传言。传言说,表面上太子没有给素锦任何名分,其实从她入府开始,除了太子妃处,他便在没有去过别的女人那里。

    有了三王爷的前车之鉴,大家都在这个传言里嗅出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太子不知道司马郁堂此刻就在身后看着他,所以放松了戒备流露真情。

    “若是让我知道是有人特意要害你,我定叫他万劫不复死无全尸!!!”太子阴狠地喃喃自语。

    果然如钟馗所言,这个素锦和王妃中毒的事情果然另有蹊跷。

    司马郁堂不由自主又仔细看了那个素锦一眼。

    因为不知道钟馗给他的结界能撑多久,所以司马郁堂不敢继续逗留,趁着风吹动开门的时候闪了出去。他心事重重回到大广寺,发现钟馗也回来了。

    “你怎么脱身的?”司马郁堂十分惊喜上前了一步,问道。

    钟馗一边笑嘻嘻地啃着他从太子厨房里顺来的烧鸡,一边含糊地回答:“我好歹也是个大神,你们凡人的铁镣哪里困得住我?”

    司马郁堂强压住心中的澎湃,在他身旁的石凳子上坐下了,阴沉着脸说:“下次不要这样了。”

    钟馗以为司马郁堂在说他手里的鸡,抬了抬手:“呵呵。我帮他们查案,他们却不分青红皂白把我当淫贼抓了起来。我吃他只鸡怎么啦?再说了,这只鸡本来就是他们供奉在镇宅圣君面前的。那不就是供奉给我的吗?我吃也理所当然。”

    他絮絮叨叨说了许多,不曾堤防司马郁堂猛然伸手过来揪着他的胸襟把他拖了起来。

    “干嘛?”钟馗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看着司马郁堂,“你发疯了吗?”

    “我是说,下次不要把我一个人关在所谓的安全地方。这已经是你第二次这么干了。”司马郁堂一字一句地这么说,“你要在这么干,我就跟你绝交!”

    “切,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绝交就绝交。”钟馗也恼了,用力把司马郁堂一推。

    “我说。”棉花糖的声音忽然在身边响起。

    钟馗和司马郁堂不由自主停了下来,转头瞪着棉花糖。

    “大半夜的,你们两个不睡觉到底在吵什么啊?”棉花糖瞥了一眼钟馗手里的烧鸡,眼神越发鄙夷,“不会是为了争这个烧**。”

    司马郁堂冷冷地说:“我还没有那么无聊,只是被某人莫名其妙困住有些恼怒。”

    钟馗哼了一声:“什么叫莫名其妙?我当时只能保一个人,当然是保你了。而且我戴了面具,就算被人抓住不会被认出来。现在,我不是轻松脱身了吗?”

    是啊,他生什么气呢?他要被抓住,整个司马家都要受牵连。就算是钟馗不肯主动保他,他也应该要求钟馗做出牺牲。现在皆大欢喜,他也不为难不是更好吗?可是他就是觉得憋屈。

    司马郁堂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反驳,黑着脸转身就走了。

    “小气。”钟馗哼了一声,坐下来借着啃烧鸡。

    “我说,他嘴笨,你就不能让着他一点嘛?”棉花糖旁观钟馗在嘴皮子上完胜司马郁堂的次数太多,都有些不忍心了。

    “凭什么让我让着他?他又不是细腰丰臀肤白貌美的女人。”钟馗低声嘀咕。

    “啧啧,可是你们两个斗嘴的样子,好像两个小夫妻啊。”棉花糖咂着嘴摇头叹息转身走了。

    “诶,等等,你说清楚?什么夫妻。是他像女人,还是我像女人。老子可是喜欢女人的,老子可是纯爷们。”钟馗在棉花糖身后一连声叫着。怎奈棉花糖不理他,径直进屋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