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中毒了(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钟馗不理它,跟小香说话去了。白衣忽然轻轻拂了一下棉花糖的背。

    棉花糖的毛立刻顺了。它哼了一声转开了头。

    钟馗浑然不觉,自顾自跟小香一问一答。

    “你能查出是什么毒药吗?”

    “我在你身上只闻到脂粉和烟火气味。”

    “那这个解药,到底是什么东西?”

    “夹竹桃花花瓣晒干碾磨成的粉。”

    “夹竹桃?”钟馗以为自己听错了,侧头掏了掏耳朵,“那个东西不是有毒吗?”

    “没错,全株有毒,一点点就可以使人麻痹,多了还能要人命。”小香点头,“不过它也有强心发汗的功能,还能止痛和解毒。说不定蜡烛里的毒烟刚好就是夹竹桃能解的毒。”

    钟馗张嘴呆立了片刻才一字一顿地说:“‘吸血魔’好毒。她猜到大家怎么都想不到夹竹桃是解药。如果找不到解药,中毒的人之后只能慢慢等毒退掉。要是没醒过来,就直接睡死了。”

    “可是我们都醒了。”梁柔儿嘀咕了一句,“莫非‘吸血魔’不想杀那么多人,还是弄错了分量。”

    钟馗猛然转头瞪着梁柔儿:“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切,我怕你啊,再说就再说。要么就是‘吸血魔’良心发现,还不想弄死那么多人。要么就是他对这个毒药也不熟悉,给错了分量,所以我们只是无力,却没有昏睡不醒,也不会像你一样浑身僵硬。”

    钟馗脑袋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他喃喃自语:“我怎么没想到这个?”

    司马郁堂皱眉:“你在说什么?”

    梁柔儿冷笑了一声:“怕是被毒坏了脑子。我说你们两是不是看见了美女,就忘了一切,凑到毒药上去闻。不然怎么就你们两个浑身僵硬这么严重。”

    钟馗喃喃自语:“不不不,昏迷不止是我们两个。而且我们两个确实是凑到了毒药上面去闻的所以这么严重,所以其他人要是也这么严重就太奇怪了,更别说还一直昏迷不醒。”

    司马郁堂听明白了钟馗的意思:“你是说,她们中的毒跟我们不同。”

    “不不不,是一样的毒。只是下毒的人不一样。”

    这个下毒的人不是‘吸血魔’,但是肯定是‘吸血魔’身边的人。至于出于什么目的,他还要细查才知道。

    钟馗轻轻摇着头,用眼神暗示司马郁堂不要在梁柔儿面前讨论这个问题。

    不是他不信任梁柔儿,实在是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梁柔儿的确切身份,更不知道‘吸血魔’的真实身份。

    或许梁柔儿身边就有‘吸血魔’的人,甚至‘吸血魔’就是梁柔儿认识的人。要是梁柔儿知道太多,无意间跟人说了什么,就有可能会让他们的努力前功尽弃。

    司马郁堂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小香弄来了夹竹桃花叶的汁,给钟馗灌了下去。

    “什么味道?”梁柔儿想起自己等下也要喝这个,忍不住皱眉问。

    “好喝。”钟馗笑嘻嘻地说。

    司马郁堂听他这么说,也端起了杯子泯了一口。

    “好喝吗?”梁柔儿又问司马郁堂。

    司马郁堂面色沉静,看不出什么表情,点头:“还可以。”

    梁柔儿这下放心了,灌了自己一大口,然后立刻皱着眉叫道:“你们两个坏人,竟然坑我。这个又苦又麻。哪里好喝了?”

    “呵呵,不骗你,你会乖乖喝吗?”钟馗躲着梁柔儿的追打,辩解说。

    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已经行动自如了。

    坐在廊下看热闹的棉花糖对身旁的白衣叹了一口气:“老实人骗起人来真要命。”

    司马郁堂忙着把解药拿回去给自己的属下解毒,并让他们挨家挨户排查,如发现有中毒的,便把解毒方法告知。

    小香叮嘱:轻者闻闻花香,重者才要取花叶捣汁稀释喝下去。千万不能过量太多,不然解了这个毒烟的毒,又会中夹竹桃的毒。

    钟馗又加了一句,说先不要去太子府,也不要声张。因为太子府不比别处,不知道分量不能轻易告诉太子。万一有人吃太多解药又中毒就麻烦了。等过几日,搞清楚了份量再去告诉太子也不迟。

    司马郁堂默默点头表示同意。属下便散了各自干活去了。

    夜里,一身黑衣的钟馗从房间出来,打开门正要出去,赫然发现司马郁堂就站在门外,便下意识转身又往回走。

    “现在回头已经迟了。”司马郁堂冷冷地说。

    “我只是出来查案。”钟馗只能又转回来,一脸真诚地说。

    “嗯,这个世上只有两种人晚上穿黑衣出来晃,一种是淫贼,一种是普通的贼。”

    “我真的是去查案。”

    “你去哪里查案?”

    “太子爱妾的闺房。”

    “果然还是去做淫贼。”

    “我真的是去查案。”

    “无妨,有我在,你想做别的也做不了。”

    无论钟馗怎么解释自己的正直,司马郁堂坚持要跟着他。于是,最后两个人便一起出现在了太子爱妾的床边。

    钟馗刚想伸手过去摸爱妾的脉搏,门忽然被人从外面踢开。他下意识便捏了结界。

    司马郁堂猝不及防,发现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太子在家丁簇拥下阴森森地走了进来:“本殿收到暗报说,今夜有人想要趁着我的爱妾昏睡之中来劫色,没想到还真被我捉住了一个。”

    嗯?怎么是一个?不应该是两个人吗?司马郁堂看了看钟馗。发现他的身影十分模糊,像是隔了一层水雾。

    “可恶,这家伙莫不是用了什么法术,让人看不见他了,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顶罪。”司马郁堂暗暗自言自语。

    可是太子走到他的身边,却像是没有看见他一样,直接路过他走到了钟馗的面前。

    “你又是哪里来的毛贼,竟然连太子府也敢闯?”

    司马郁堂这才意识到,原来是他自己被隐身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