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中毒了(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蠢货,既然我中毒了,你还闻我!现在你也倒了,谁送我回家?”钟馗哭笑不得。

    ‘吸血魔’一定早就算好了他会来插手,所以用了这种人神通杀的毒。不过现在知道也没有用了,他已经中招了。

    钟馗忿忿地望着天空想。

    漫天的星星布满深蓝色的夜空,像是细碎的琉璃珠散布在蓝色的锦缎上。

    “我才发现,长安城的星空也挺美的。”

    钟馗叹息了一声。

    “笨蛋,这时候,你还有心思赏景。”棉花糖龇着牙骂钟馗,“‘吸血魔’要是现在过来,一抓一个准。我们跑都跑不掉。还不赶紧想办法。”

    钟馗心里狂跳了一下。

    对啊。这有可能根本就不是什么替司马岸收集阳气的法子,只是‘吸血魔’引他上钩的圈套。

    现在的他不堪一击。如果‘吸血魔’这个时候出现,完全有时间用各种办法,让他永远都没有办法再活过来。毕竟只要他消失,‘吸血魔’就可以为所欲为,根本就不用费尽心思琢磨新招数。

    钟馗头上冒出冷汗,挣扎想要动动手,可是手却像是长在别人身上,根本就不听他使唤。

    相比刚才,他吸入的毒烟的量太多了。如果用指尖逼毒,没有个一刻钟他是不可能回复行动的。

    而‘吸血魔’不会给他那么多时间。

    钟馗咬破舌头,把毒从舌尖伤口逼了出去。

    “呸”

    “混蛋,真恶心,你竟然地随地吐痰。”棉花糖使劲拿眼睛去瞪钟馗,可惜抬不起头。

    “闭嘴,老子在排毒。”钟馗又吐了一口污血。

    感觉到身体稍微能活动了,钟馗便立刻祭起结界把他和棉花糖包括在其中。

    结界刚刚生效,一个黑影便从远处的黑暗里慢慢逼近。

    虽然知道‘吸血魔’看不见他,钟馗还是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吸血魔’的脸隐在黑暗里,看不清楚相貌和表情。不过钟馗能感受到‘吸血魔’的吃惊和失望。‘吸血魔’大概是想不到,钟馗这么快就能逃走,在原地来来去去地搜寻,好几次离钟馗十分近,衣角都拂到了钟馗的脸上。

    在原地逡巡了几圈却还一无所获,‘吸血魔’才忿忿拂袖而去。

    等吸血魔走远,钟馗才敢一步一步往回爬。不是他不想站起来姿势潇洒地离开,而是他实在是站不起来。

    司马郁堂他们只是远远吸了几口毒烟,就昏迷不醒。他可是就在灯笼边上受毒害。

    “爬快点,我可不想天亮之后被街坊邻居看见这么狼狈。”棉花糖见他爬了许久才不过离开刚才的位置十来步远,便有些焦急起来。

    “混蛋,好像你才是我的坐骑。现在你骑在我身上不说,还嫌我慢。”钟馗恼羞成怒,停了下来喘气。

    “你不是吐两口唾沫就能排毒吗?”棉花糖翻了个白眼,“接着吐。”

    “蠢货,我吐的是污血。再说,这只是权宜之计。这个毒是‘吸血魔’特别为我准备的,哪里那么好拔除的。”钟馗见远处天边颜色变浅,眼看就要天亮了,忙又接着爬。

    好不容易到了大广寺后院的门外,钟馗挣扎用脸做支撑靠着门站了起来。

    “还好你脸皮够厚,磨了一夜竟然丝毫没有损害。”棉花糖为钟馗奇怪的姿势惊叹了一声。

    “再说我把你扔下来了。”钟馗把棉花糖夹在腋下,然后故作镇定和潇洒地用脸顶开了门。

    焦急在院子里转了一夜的梁柔儿和司马郁堂立刻迎了上来。

    “如何?抓住了?”

    “又被他跑了吗?”

    “别过来。”钟馗叫了一声,阻止了梁柔儿靠近的脚步。

    他身上说不定还有残余的毒烟味道,他们要是凑近闻到会加重病情。

    梁柔儿瞥见钟馗衣领和脖子上有嫣红的唇印,立刻冷笑了一声,酸酸地说:“原来是怕脂粉味太重被我闻到。放心,这事跟我没关系。”

    钟馗忍不住暗暗叹了一口气:她嘴上说没关系,脸上的表情却像是要杀人一般。

    “钟馗,你不会是接着这个机会去喝花酒了吧?”司马郁堂也沉下脸来。

    “胡说八道什么?一楼的女鬼,我花得着吗?”钟馗瞪了瞪眼,“你们两个没事,就赶紧走吧。大爷我累了要歇着了。”

    司马郁堂冷着脸走了出去,梁柔儿也跟上了他。

    钟馗头也不曾偏一下,一直以一个姿势靠在门站在外面。

    司马郁堂和梁柔儿觉得很奇怪,交换了一个眼神:钟馗这个二货也就算了。那么骄傲的棉花糖,怎么也肯这么屈辱地被钟馗夹在腋下。

    钟馗回不了头。听着脚步声渐远,他才站直了打算进去。

    只是门槛死活迈不过去。

    “操!‘吸血魔’不要让我抓到你,不然我先奸后杀,再让你回一口气,再奸再杀。”钟馗恼羞成怒,骂骂咧咧。他咬牙努力像抡桨一样把僵硬的腿抡了起来,才险险让一只腿跨进了门槛。只是这只脚过去了,那只腿却过不来了。

    他又试了试从舌尖排毒发现没有任何用处。

    “蠢货。你直接往前倒,不就进去了。”棉花糖骂了一句。

    钟馗笑了一声:“对啊,我怎么没想到。”他把重心移到门槛里的那只脚上,却发现自己收不住往前倒的趋势。原本想要抬手撑一下,结果忘了胳膊根本就抬不起来,然后他就这么脸朝下直挺挺地摔倒在院子里。

    阿花走过来,把钟馗顶着翻了个身。钟馗仰面朝天躺着,笑了一声:“我进来了。”

    司马郁堂和梁柔儿站在门外若有所思看着他。

    “你们两个真是够了。我这么狼狈,你们竟然一直在一边看热闹也不知道伸手帮我一下。”钟馗有些恼羞成怒,叫了一声。就是不想被他们讥笑,他才等他们走了再进来,结果还是被他们两看见了。

    “我哪知道你在玩什么?”司马郁堂冷冷地说。

    “你们两个不是中邪了吧?”梁柔儿满脸狐疑地盯着钟馗,“还捉鬼大神,上古神兽呢!竟然也会中邪?!”

    “胡说,我们不是中邪了,是中毒了,跟你们一样!”钟馗和棉花糖同时回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