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三十一章 消失的尸体(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四个五丫鬟被人搀扶着了上来,在下面地下瘫倒了一排。她们个个都萎靡不振,面色难看,见了太子也不行礼

    太子也不生气,只叹了一口气,向司马郁堂解释到:“让你们见笑了。她们醒了后就是这般浑身无力,不能动弹。所以只能坐在地上听你们问话。”

    钟馗默默眯眼扫了一圈。几个人魂魄齐备。被惊吓到瘫软在地的人应该是魂魄散乱的。

    他走过去,捏着一个丫鬟的手腕把了把脉。脉象稍稍虚弱散乱,没有什么太大的异样。他用变过声的嗓子问太子:“昨夜陪同太子妃的人都在这里吗?”

    “还有我的小妾。她还尚未醒来所以无法接受你们的问话。”太子表情未曾变化丝毫,恰巧走到他身后的钟馗却瞥见太子藏在袖子里的手攥紧了。

    既然没有醒来,就没有什么查看的必要了,毕竟他们不是大夫。现在紧要的,是从这几个醒着的人身上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

    钟馗和司马郁堂交换了一个若有所思的眼神。

    “对于昨夜的事情,你们记得多少?”司马郁堂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和蔼客气。

    丫鬟们一致地摇头说只记得上床昏睡,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钟馗忽然出声问:“昨夜你们都做了什么梦?”

    丫鬟们面面相觑。

    太子见丫鬟们都不敢说,淡淡出声:“莫怕,只管说。恕你们无罪。”

    一个胆大些的丫鬟小声说:“我依稀记得梦见自己看见围墙外有一栋小楼,里面人影绰绰,挂着红色的灯笼。其他就不记得了。”

    另一个丫鬟立刻说:“诶,奇怪。我也梦见了这个。只是那个地方原本应该什么都没有,所以我才觉得那是梦。”

    司马郁堂眉头渐渐紧锁,仿佛是埋在深处的记忆被唤醒,脑海里忽然闪现出这样的画面:木楼在蓝色的夜雾中显现出来。好几个人在楼上的走廊上走来走去,大声谈笑。

    “司马大人。”司马郁堂听见耳边有人在叫自己,才猛然从沉思中惊醒。

    “嗯?”他转眼看向声音的来源,发现原来是太子在叫他。

    “大人怎么啦?”太子关心地问。

    司马郁堂深深吸了一口气,此时才发现自己浑身冷汗,嘴唇发麻?

    “你脸色好难看。”钟馗皱着眉低声说,“没事吧?”

    司马郁堂看了一眼钟馗:“莫非,你说的,都是真的。”

    钟馗叹了口气:“当然。”

    他话还没有说完,司马郁堂便在众人惊呼声中倒了下去。

    钟馗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司马郁堂,一个旋身把他放在座椅上,司马郁堂才没有摔得很难看。

    钟馗对太子说:“不瞒太子,司马大人也遇见了同样的事情。”

    司马郁堂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司马府。仆人说,是一个小厮把他送回来的。

    他动了动,发现自己像是被人抽空了力气一样,浑身软绵绵的。

    “我怎么了?”他问仆人。

    仆人说太医来看过,诊断说是惊吓过度。

    司马郁堂不由得有些懊恼:第一次去太子府查案,什么线索都没有查到,他竟然先病了,而且症状还和太子府的仆人一样。

    “送我来的人呢?我睡了多久了?”司马郁堂想起钟馗。这家伙竟然把他抛下就跑了。

    “您睡了一整天了。那人说,他要去会会小楼里的美女。”仆人回答。

    “蠢货。”司马郁堂不由得皱眉低声骂了一句。现在是人都看得出来,所有人都是因为那栋诡异的小楼才出事,这个家伙不躲开竟然还自己凑上去。

    外面天色已晚,希望他还能赶得及去阻止那个笨蛋。

    司马郁堂艰难地移动了一下,想要下床,却发现自己脚软得厉害。仆人过来搀扶,他才险险站稳。

    “备马。”司马郁堂轻轻推开仆人的手,并下令。

    其实马牵来了也没有什么用,因为司马郁堂根本没有力气爬上去。

    弄得自己一身汗却徒劳无功之后,司马郁堂只能又吩咐:“备轿。”

    到了大广寺后院的门外,司马郁堂一下轿子便挥手叫仆人把轿子抬远了些,省得等下钟馗看见,又要笑他。

    围墙里里面传来梁柔儿和钟馗说话的声音。

    “钟馗,你是疯了吗?我一连几天都下不了床,还以为自己是做梦。现在你既然知道这些都是真的,竟然还赶着趟去送死?”

    “我不是没事吗?而且,你也挺厉害的。大家都忘了,就你记得。”钟馗的声音依旧那么玩世不恭。

    “你不会是因为看见楼上有美女吧?”梁柔儿说话的语气明显带上了疑似酸意。

    “不好意思,被你看穿了。”钟馗不怕死地回答。

    “你!”梁柔儿恼羞成怒。

    司马郁堂不用看都知道梁柔儿已经举起了手要打钟馗。

    只是许久,都没有听见钟馗的哀嚎,司马郁堂有些诧异。

    好一会儿钟馗才说:“你大病初愈激动什么?我又没跑。你看没打到我,自己还岔了气。”

    司马郁堂心里涌上一丝酸意,推门走了进去。

    院子里,钟馗扶着梁柔儿,眉头微蹙望着她。

    看见司马郁堂进来,梁柔儿忙红着脸推开了钟馗。

    “又来一个。”钟馗无奈地叹息了一声,“你不好好在家休息,跑我这里来干什么?”

    “现在我们的病原因尚未弄清楚,你就这么贸贸然地前去打探很不理智。”司马郁堂沉着脸说。

    “放心,我是谁啊。你们就乖乖在这里等着。再说,我总觉得你们是中毒了,说不定我能替你们找到解药。”钟馗说完,便一溜烟地跑出去了。

    司马郁堂现在脚软手软,根本来不及阻挡他,跟别说追上他了。

    “谁都不许跟来。”钟馗早已远去,声音飘散在风中。

    司马郁堂知道自己现在跟去只会拖累钟馗,所以便在门口停住了脚。

    梁柔儿哀求棉花糖:“拜托盯紧一点,不要让这家伙得意忘形。”

    棉花糖慢悠悠地走了出去,然后在出门的一瞬,忽然化做了一道白光。

    钟馗听到身后呼呼的风声就知道棉花糖追来了。他往上一跃,落下来的时候,便坐在了棉花糖身上。

    “有你带着我也不错。”钟馗笑嘻嘻地说,“省得我跑来跑去。”

    远处慢慢腾起像是烟,又像是雾气一样的东西,白茫茫一片。

    在那白茫茫中,忽然闪起了蓝光,似有若无。然后一栋小楼就这么凭空出现在蓝光里,轮廓越来越清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