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三十章 消失的尸体(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钟馗一连在司马郁堂身后叫了好几声,司马郁堂没有理,只管扬长而去。

    啊,擦。守了整整一天才抓到的鬼,现在竟然成了个笑话。

    钟馗恼羞成怒,猛地转头恶狠狠地盯着食尸鬼。

    食尸鬼吓得一哆嗦,恨不得缩成一团:“吃了就吐不出来了。”

    钟馗闭眼深呼吸,对自己说:淡定,不能一时冲动把它弄死了。不然,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食尸鬼被钟馗趁着夜色弄回了大广寺后院,关在衣柜里。一连好几天都没有睡好,钟馗一倒在床上便睡得像个死人。

    他梦见司马郁堂在他床边坐下定定看着他,眼神复杂而又幽深。

    “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是几个意思啊?我可是喜欢女人的,还好是在做梦。”钟馗嘀咕了一句,想要从梦中醒来,却赫然发现自己其实刚才就已经醒了,而且是睁着眼的。

    司马郁堂真的坐在他面前。

    “我用这种眼光看着你,是在琢磨,我该把你踹醒好,还是直接倒盆水比较快。”司马郁堂冷冷出声。

    “他刚才已经尝试了各种方法想要把你叫醒都无济于事。后来他这么盯着你,你就睁开眼了。可是睁开了眼,你还说自己在做梦。我真的是很佩服你能睡这么死。”棉花糖蹲在钟馗的脚边,幽幽出声。

    钟馗这下子完全醒了,坐了起来,顶着一头鸡窝一样的头发,慵懒出声:“什么事?”胸前衣襟大开,露出雪白一片。

    “太子府出事了。”司马郁堂淡淡转开眼。

    “哦。”钟馗说完这句,重新躺了下去,闭上了眼。

    司马郁堂冷冷看着钟馗的背影。见钟馗一副打算继续睡觉的样子,司马郁堂咬牙切齿地问:“你什么意思?”

    钟馗迷迷糊糊地出声:“太子府出事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司马郁堂凉凉地说:“有人依稀记得说有个小楼出现。我再细问,对方又说记不清了。”

    钟馗睁开了眼,身子却依旧不动。

    “现在太子府一半的仆人都病了。城里百姓说,这是钟馗冤魂不散。”司马郁堂不慌不忙接着说。

    钟馗一下坐了起来,暴怒:“又拿我说事,又拿我说事!我不要脸啊!有事就说是我冤魂不散,东家丢了狗是我冤魂不散,西家女人得了花痴症也是我冤魂不散,现在太子府仆人病了又说是我冤魂不散。我就算是冤魂也不会天天出来晃。”

    这一招,果然有用。司马郁堂暗笑,抽了抽嘴角:“跟我说没有用。口水能淹死人,你要自己证明清白。”

    钟馗从床上跳了下来:“走走走。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弄的鬼。”

    他迈出门的时候,白衣已经收紧,妥帖如熨过,头发一丝不乱,与那个睡眼惺忪的人判若两人。

    太子府里愁云一片。钟馗站在门口看了看方位。太子府位于太傅府和皇宫之间,在皇宫的东北面。他没有觉得阴气特别重,或者有什么妖气存在,却反而越发诧异。

    “低头。”司马郁堂低声说,“这里虽然不是皇宫大内,却等同于面圣。请你务必低调一点。”

    “呵呵,老子见阎王的时候都没有低过头。”钟馗一听立刻转身就要走。可是司马郁堂挡在了他的面前。

    “让开。”钟馗低声喝道。

    两人正僵持不下,钟馗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司马大人来了。”

    他只能转身低头垂手站定。

    “太子殿下。”司马郁堂忙拱手鞠躬。他从未这么近距离直接跟太子说话,所以难免有些拘谨和紧张。

    “不用多礼。这一次要劳烦司马大人替我解围。”太子双手扶起司马郁堂。

    钟馗有些诧异。素闻太子虽然资质不如三王爷,但是性子不错。

    可是太子怎么也是未来的皇帝,再平易近人,竟然亲自来迎接一个四品小官也太……

    钟馗忍不住抬头看了太子一眼。没想到太子正看着他,他只能假装惶恐,立刻又低下了头。

    跟太子在夜宴上也有算有过一面之交,只是钟馗有十成把握太子认不出此刻带了人皮面具的他。

    司马郁堂却不敢冒险,忙拱手出声转移太子注意力:“太子殿下,那些病了的仆人如今身在何处?”

    太子收回打量钟馗的目光,叹了一口气:“不止是仆人,就连我的太子妃和侍妾都病了。”

    为了查案,太子也顾不得避嫌了,直接把司马郁堂他们带到了太子妃的卧房。

    司马郁堂小心地看了太子妃一眼,便垂眼眼观鼻,鼻观心。

    “蠢货,这样怎么问出原委?”钟馗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

    太子妃神色颓废,面色如菜,一看就是很不好了。

    钟馗微微皱眉,轻轻咳嗽了一声。

    司马郁堂只能出声问:“太子妃从何时开始变成这样的?”

    “今早上一起来就成这样了。”

    “昨夜太子妃去了什么特别的地方,见了什么特别的人,或者吃了什么东西吗?”

    “昨夜我跟几个朋友在前厅饮酒,听见下人说太子妃受了惊吓,才匆忙返回。太子妃当时就已经昏迷不醒了,然后一直昏睡到了早上才醒。太医看过只说是惊吓过度,查不出别的原因。”

    钟馗不由得很郁闷。太子说了这么多,却没有一句话说道了点子上。司马郁堂问的问题,等于白问了。

    “我没有受惊吓,我只是伤了风,所以身上不能动了。”太子妃忽然出声。

    “不但是她,陪同她的几个丫鬟也是这样。”太子轻轻叹了一口气。

    “能否让下官询问一下那几个丫鬟?”虽然司马郁堂掩饰得很好,而且他还特地等了一下,才出声说话,可是钟馗还是察觉到了他的如释重负。

    面对太子妃不好直接提问左看右看,可是如果是丫鬟,司马郁堂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而且,面对丫鬟,他也不用担心钟馗问什么出格的问题得罪太子,让他难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