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二十四章 毒蜂蜂蜜(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司马郁堂毫不知情,还在原地看着那具尸体发呆。

    听见钟馗回到身边,司马郁堂忽然幽幽出声:“我想把他好好埋了。毕竟,他是我祖父。”

    钟馗不忍心告诉他,这只是司马岸弃之不用的残破躯壳,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司马岸就会占用别人的身体重新出现在他眼前。

    他淡淡地回答:“那就挖个坑吧。棺材什么的,我可以现做一个。”

    “多谢。”司马郁堂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伤感。

    钟馗抓了几个小鬼,挖坑砍树做棺材,终于赶在天亮前把那具黑炭给妥贴埋葬了。

    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沉默着。

    钟馗在想,‘吸血魔’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回来找司马郁堂抢夺他这幅身子,他要怎么样保护司马郁堂又不让他起疑呢?

    司马郁堂忽然出声打断了钟馗的思路:“梁柔儿那么肯定是你去找过她,她看见的会不会是刚才那人假扮成的你。”

    其实,钟馗现在仔细想想,跟梁柔儿春风一度的还真有可能就是他自己。

    桃花酿能让凡人元神出窍,被人控制,说不定也能让他不知不觉魂魄离体。然后他以为自己在做梦,其实是魂魄去找梁柔儿做了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

    只是这些话他说不出口,所以只能干笑两声当是回答。

    “没想到这个桃花酿这么厉害。我要回去问问那小丫头,到底是谁给她的。省得她以后再被人利用。”司马郁堂皱眉自言自语。

    司马郁芬被司马郁堂叫到大广寺的后院里审问。

    只有这里僻静,司马郁堂不怕隔墙有耳。而且钟馗早在他回来之后,就在外面设了个结界。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看到这里,进来这里。

    “说吧,谁给你的桃花酿?”司马郁堂脸色阴沉。

    司马郁芬一脸无辜:“我自己酿的。”

    “胡说,你哪里会酿酒?”司马郁堂严厉地轻喝了一声。

    司马郁芬撅了撅嘴:“很简单啊,就把桃花蜜加冷开水冲淡,然后加酒药放在坛子里封口放上个半个月就成了。后来我又泡了桃花在里面,才多费了些时间。”

    “你哪里来的桃花蜜?”钟馗怕司马郁堂把司马郁芬吓坏,忙拉住他温声问司马郁芬。

    “我哥给的啊。”司马郁芬指着司马郁堂说,“几个月前啊。他亲自送给我的。只不过他匆匆把蜜交给师太就走了。我只远远看见他的背影。那时候桃花刚刚开过。我还想,我哥什么时候有了这种闲情逸致。”

    司马郁堂和钟馗交换了个惊讶的眼神。

    那一定是返老还童的司马岸假冒司马郁堂。

    钟馗和司马郁堂同时想到了这一点。

    司马岸既然养了毒蜂,有这种毒蜜也好正常。原来让人元神出窍,控制心智的是毒蜂蜜。

    “他教你酿的酒?”司马郁堂问。

    “你好奇怪,为什么称呼自己做‘他’。分明是你把酿酒过程写在一张纸上留给了我。你还说,酒酿好了,一定要记得带回来给你尝尝。”

    司马郁堂寒毛一竖。

    莫非那个时候‘吸血魔’就已经想好了备用方案?万一‘无常衣’的法子不奏效,司马岸也可以直接用司马郁堂的身体。

    钟馗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吸血魔’明明说过,司马岸只是试验品。而且,‘吸血魔’是那日在大广寺时才真正下决心救司马岸。

    这个桃花酿确实是冲着司马郁堂来的,却未必是为了帮司马岸复活。

    “那个,这几日不你搬来大广寺住吧。”钟馗想了想说。

    司马郁堂斜乜着钟馗:“干什么?你又想干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个酒一定还有**的作用。因为人在欲望被激发的时候才最脆弱,最容易被人控制。比如说做春梦的时候。他梦见了跟梁柔儿行鱼水之欢,不知道司马郁堂梦见了什么。

    万一司马郁堂半夜又起来作出什么奇怪的事情,以他那性子,啧啧,等他醒来说不定会羞愤自杀。钟馗暗暗咂嘴摇头,然后假装若无其事地解释:“不是,你看啊。你喝了桃花酿就会乱跑。谁也不能保证那个酒的效力只有一个晚上,对吧?你住在这里,万一有什么事,我和棉花糖也能保护你啊。”

    钟馗已经尽量说得委婉,可是司马郁堂的脸还是不由自主微微泛红。因为钟馗的话让司马郁堂回想起昨夜的梦,愈发觉得惊恐。要是真如钟馗所说,桃花酿的效果不止一晚,那么他最怕待的地方就是这里。因为这里离钟馗太近。

    他眯起眼冷声说:“我堂堂七尺男儿,那需要你们一个禽兽,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来保护。”

    钟馗也恼了:“得得得,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就回去吧。半夜要是变成**什么的被人抓住,毁了司马家的清誉,我可不管。”

    司马郁堂早已起身,冷着脸走了。

    司马郁芬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见司马郁堂走了,她也立刻起身追了出去。

    夜深了,司马郁堂害怕自己又做那种奇怪的梦,躺在床上睁着眼不敢入睡,。

    一股似有若无的幽香从窗户缝里飘了进来,钻入他的鼻孔。

    “不好,迷魂香。”司马郁堂心里闪过这个念头,立刻屏住呼吸,却发现自己已经浑身不能动弹。

    他看见一个人从黑暗里走了出来,然后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看着他。

    “你果然是最像他的人。”那个人忽然出声。听声音分明是那男女莫辨的吸血魔。

    司马郁堂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那人逼近。

    那人的手指划过司马郁堂的脸颊,冰冷无比。

    司马郁堂不由自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人轻笑:“别怕,我不会杀你,我只是有些想他了,权且把你当作他。”

    那冰冷的手指划过司马郁堂的脖子直接勾开了他的衣服。

    司马郁堂终于明白‘吸血魔’要干什么,心中涌出无尽的羞愤。他恨不得能立刻击碎自己的心脉自杀,可是却不能动弹。

    ‘吸血魔’的唇贴了上来,围着司马郁堂的唇周围,先浅啄后深尝。

    司马郁堂再冷静自持,从心底里厌恶‘吸血魔’,也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子。不一会,他就被那柔软香甜的唇勾得下身火苗渐渐旺盛。

    ‘吸血魔’笑了一声,越发肆无忌惮亲吻和抚摸司马郁堂……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