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迷幻的桃花酿(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司马郁堂暗暗叹了口气,叫亲兵把司马郁芬送了回去,并且叮嘱亲兵,没他允许不许放司马郁芬出来。

    司马郁芬走的时候十分不甘地嘀咕:“不就是个挤奶的小工,至于这么生气吗?我小时候差点烧了你的卧房,也不见你这么生气。”

    小香让司马郁堂也回去。司马郁堂却固执地要在外面守着。他说万一钟馗发狂总得有人按住他。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钟馗要是真发狂,谁也按不住。这不过是司马郁堂想要留下找的借口。

    夜里大家睡不着,钟馗却独自一人酣然大睡。

    他做了一个美梦,梦见自己在春日的桃花林中喝酒赏花。妆容精致的梁柔儿一身白色衣裳,低眉浅笑为他斟酒。

    钟馗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打开门就往外走。司马郁堂吓了一跳,伸手把他拉着转了个圈又引回了床上。

    钟馗却在他胸口摸着,亲着他的脸,嘴里宝贝宝贝的叫个不停。

    司马郁堂被他弄得浑身发热烦躁不堪,恼怒地对着他头上就是狠狠一下。

    “蠢货,变态。”司马郁堂忿忿低声骂了一句。钟馗被敲晕了,终于彻底老实了。司马郁堂却心潮澎湃平静不下来了。

    梁柔儿也梦见了同样的梦。跟钟馗梦到的不同,她门见钟馗喝了酒之后,忽然把杯子一扔,捉住她的肩膀,把她压在树上。

    “你干什么?”梁柔儿被钟馗眼里涌动着的欲望吓到了。这样的钟馗太陌生,仿佛是要把她吃了一般。

    钟馗不说话,只是低头吻住了她。他的气息很霸道,根本就不给梁柔儿思考的机会,只管侵占了她的一切感官。

    梁柔儿像是也喝醉了一般,脑子晕晕的,任钟馗把她宽衣解带,肆意妄为。

    身上一凉,梁柔儿发觉衣衫已经被全部褪去。她羞得无处可躲,把胳膊抱在胸前。钟馗在她耳边低声说:“宝贝,别怕。”

    那声音像是迷醉的诱惑力,引得梁柔儿一阵战栗,再没有了防抗的力气,任他捉住她的手腕,跟他一起交缠,飞入云端又落入深谷。

    一夜缠绵不休,梁柔儿觉得自己像是死过一次一般,在屋外打更的敲了四下时,才沉沉睡去。

    被阳光刺痛了眼睛,梁柔儿从梦中醒来。她下意识便伸手摸了摸自己旁边,却只摸到冰冷的床铺。

    心里一惊,立刻坐了起来,梁柔儿茫然转头四顾:难道是梦,可是为何那么真实。而且,她身上不着一缕,总不至于做梦都会自己把衣服给脱了吧?

    可是,她房间的门窗紧闭还从里面反锁了,根本就没有人进出过的迹象。

    钟馗被打晕后,就再无动静。

    司马郁堂好不容易平息了自己,坐在床边的地上闭上了眼。他刚刚睡着就被人踢醒了,微微眯眼抬头,便看见钟馗带着一副嫌弃的神色,居高临下看着他。

    “喂,你怎么睡在我床边。难不成你是对我有什么企图?我脖子那么疼是不是因为你打晕了我让我不能反抗?”

    司马郁堂从地上站了起来,揪着钟馗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你再胡说八道试试看?”

    “哎呀,难不成你想打架?”钟馗反手揪着司马郁堂的衣服,扯着他往外走,“打就打,出去外面单挑!”

    小香忙过来拉开了他们,劝司马郁堂:“这家伙刚好,脑子还不清醒。你别跟他一般计较。”

    “刚好?什么意思?我怎么啦?”钟馗一脸疑惑。他就记得自己喝了酒然后睡着了。

    院子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狠狠推开,梁柔儿沉着脸走了进来。

    站在屋檐下的三个人傻愣愣地看着梁柔儿走到跟前,然后二话不说,对着钟馗脸上就是一个耳光。

    钟馗被打得头一偏,彻底蒙了。他还带着面具,梁柔儿怎么会打他跟打钟馗时一样顺手?

    梁柔儿还要再给钟馗第二下,却被司马郁堂捉住了手腕。

    司马郁堂不着痕迹把梁柔儿的手拉开:“柔儿有事慢慢说,为这个蠢货弄疼自己的手不值得。”

    钟馗哀怨地看了一眼司马郁堂:虽然是为了救他,不过司马郁堂的话也实在是太扎心了。

    “你问他。”梁柔儿脸红到了耳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恶狠狠盯着钟馗。

    小香和司马郁堂飞快交换了一下眼神。梁柔儿那又羞又气的模样,让他们大概猜到了几分。

    “你真的冤枉他了。不管你觉得他对你做了什么,那都肯定不是他。”司马郁堂淡淡地说。

    梁柔儿一愣,转眼看着司马郁堂:“你如何能确定?”虽然门窗紧闭,守在她院子外的侍卫也说没看见任何人出入。可是那种感觉不可能是梦境。况且要躲过侍卫,把门再关上,对于钟馗来说,原本也是小菜一碟。

    梁柔儿不是因为钟馗对她做了什么而生气。其实她反而十分欣喜钟馗终于肯不遮遮掩掩,主动向她靠近一步,虽然这一步有点太狠,直接到了底。

    她生气的是,钟馗既然都做了却还要弄出他从未出现过的样子,明摆着就是不打算承认。

    “因为昨晚上一整晚他都没有出过房门。”司马郁堂说完这句话,忽然脸几不可见的红了红。

    小香也点头:“我也可以作证。昨夜为了防止有人趁虚而入,我在这个院子周围布下了一种香。只要有人进出,我就会知道。”

    棉花糖也默默朝梁柔儿点了点头,表示钟馗真的没有出去。

    梁柔儿脸色苍白,眼神呆滞地看着他们退了一步,然后忽然转身捂着嘴跑了。

    钟馗忽然想起自己做的那个无比真实的梦。如果他没有出这个屋子,那他又是跟谁一起完成的呢?

    钟馗指着司马郁堂,用颤抖的声音说:“难不成是你趁人之危。”

    不对啊,他明明梦见跟女人颠鸾倒凤,那司马郁堂的角色就是……

    钟馗不由自主把目光从司马郁堂的脸上往下移动到胸口,再接着往下移动。

    司马郁堂恼羞成怒,扯着钟馗的领子咬牙切齿地低吼:“混蛋,你又在想什么龌龊的事情?昨晚上也是这样,不知道你梦见了什么,叫了一夜。”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