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二十章 迷幻的桃花酿(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钟馗知道自己脸上那张面具根本骗不了小香,忙直起身:“哪里,瞒着谁也不敢瞒着你。”

    “呵呵,那可难说,你要不是有事儿找我帮忙,说不定还一直瞒着我。”小香似怨似愤地看着钟馗。

    刚打发一个,这个又来了。钟馗有些头疼了,干笑了一声:“那个,最近这些事情都太危险了,我怕牵连你。你不是好不容易才稳住人形吗?”

    “从你出事到现在都好几个月了。你怎么不来找我?我还以为你真死了,你个狠心贼。”小香忿忿打了一下钟馗的手臂。

    钟馗龇牙咧嘴假装很痛,然后带着讨好的笑说:“这不是没顾上吗?”他朝棉花糖使劲使眼色,让棉花糖帮他脱困。

    棉花糖却装作没看见,转开眼冷笑:“呵呵,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谁让你那么花心,到处勾搭女孩子。”

    “这又是谁?”司马郁芬从门口走了进来惊讶地围着小香转圈。

    娘嘞,又来一个!钟馗暗自哀嚎。

    小香也瞪着司马郁芬:“你又是谁?”

    司马郁芬哼了一声指了指钟馗傲然说:“我是他的主子的妹妹。自然也就是他的主子。”

    小香用桃花眼瞥了一下钟馗,似笑非笑的问:“哪位高人能做你的主子?”

    钟馗干笑了一声:“小的是司马郁堂大人请的挤奶工。”

    聪明的小香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奥妙,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如此。”

    “司马小姐找在下何事?”司马郁堂告诉司马郁芬这个院子是给棉花糖它们住的。而在司马郁芬眼里棉花糖就是个宠物。钟馗知道司马郁芬总不至于找个宠物说话,所以肯定是来找他。

    “你比看上去要聪明。”司马郁芬嘻嘻一笑,然后围着钟馗打转转,上下打量钟馗。

    钟馗被她看得浑身发毛,又不敢动。

    司马郁芬终于站定,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琉璃瓶:“我看你每日挤奶这么辛苦,特地带了一点桃花酿给你。”

    粉色的液体在透明的瓶子里晃动,带着星星点点的花蕊,煞是好看。

    “桃花酿?”钟馗接过瓶子,仔细端详。

    “这可是我修行时,精心挑选庵堂外桃花林朝南枝条上花苞和桃花蜜一起酿成的。费了我不少心思和时间,你可要端稳了。”

    定是司马郁芬刁蛮狂野到无法管束,司马延才不得已把她送到了庵堂里。她哪会那么好心给一个才不过见过一次的卑微‘挤奶工’送什么慰问品?所以这个瓶子里装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到底是扔了桃花酿,从墙上翻走,还是假装不小心直接把瓶子摔了算了?钟馗望着桃花酿,短短一瞬间,脑子里已经闪过了数个念头。

    “喝啊。”司马郁芬等得有点不耐烦了,阴森森地说,“你可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好心。”

    小香微微一笑:“是啊,喝吧,你可不要辜负了小姐的一番好意。”

    司马郁芬特地来找他,今天他不喝,她自然明天还会来。

    况且小香也提醒了钟馗,有她在,什么毒都不怕。

    钟馗揭开了瓶盖,一阵幽幽的花香夹杂着酒香和甜蜜的气息扑鼻而来。

    “咦?”钟馗惊讶地挑眉,“这酒闻着还真不错。”

    他仰头把酒倒入口中。阳光下,喉结在白净的皮肤下滚动,竟然别有一番摄人的风姿。

    司马郁芬看得有些呆了。

    小香的目光在司马郁芬和钟馗之间来回逡巡。瞥见司马郁芬脸上的惊艳,她不由得微微一笑。不是钟馗要花心,实在是他什么都不干都极容易吸引女人。

    钟馗一口气喝完,长叹一声:“好酒。”

    司马郁芬这时才从呆楞中醒来,忙转开头,微微红了脸,心中有些奇怪:这个‘挤奶工’也太白净了。那张平常甚至有些丑陋的脸都压不住他那过人的气质,竟然让她轻易就看得走了神。

    “谢小姐赏赐。”钟馗恭敬地把琉璃瓶退还给司马郁芬。

    司马郁芬接过瓶子,小心的观察钟馗:“怎么样?”

    “好喝,要是有下酒菜就更好了。”钟馗老老实实回答,“不过这个酒有点甜,不太适合我这种大老爷们,小姐还是留着自己喝比较好。”

    “我不是说酒的味道,我是问,你有什么感觉吗?”司马郁芬又凑近了一点,低声问。

    钟馗疑惑地侧头想了想,回答:“没什么感觉。我该有什么感觉吗?”

    话音未落,他就听见耳边响起小香的惊叫,然后周围的一切怪异地忽然在他面前倾倒了。

    直到脸碰到了地面,钟馗才意识到是他像被推到的石像一样直挺挺的侧倒在地上。

    然后就被没有然后了,他彻底睡死了过去。

    不管小香怎么用力摇晃,钟馗都没有反应,她只能用上了醒神香,掐人中,扎针各种法子。可是钟馗还是一动不动。

    小香一把捉住司马郁芬的胳膊,发狠地大声问:“说,你到底给他喝了什么?”凡人的毒物对于钟馗来说,根本没有用。他就这样绝对有人针对他。

    “桃花酿的酒啊。”司马郁芬一脸无辜。

    “胡说,他喝普通的酒根本就不会醉。”小香低声呵斥,伸手发狠捏着司马郁芬的肩膀,“快说,不然我把你脸皮揭下来。”

    不要说司马郁芬,就连站在她们身后的棉花糖都被小香脸上的阴郁狠辣惊得打了个寒颤。

    司马郁芬快被吓哭了,脸色发白却说不出话来。

    一个身影掠过,把司马郁芬从小香手里救了下来。等他们站定,小香才看清楚,原来是司马郁堂来了。

    “出了什么事。”司马郁堂回到家中听说司马郁芬来大广寺了,就知道她一定会闯祸,所以立刻就赶过来了。

    “你的好妹妹,把他给毒晕了。”小香咬牙切齿地说。

    司马郁堂瞥了一眼地上带着诡异微笑熟睡的钟馗,沉下脸问司马郁芬:“怎么回事?”

    司马郁芬瘪着嘴说:“庵堂里的师太喝了我酿的桃花酿都会发疯,所以我想知道,这个酒对男人有没有作用。”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低下头不敢出声了。因为司马郁堂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竟然比小香还要骇人。

    司马郁堂从司马郁芬手里接过瓶子,嗅了嗅瓶口:“你加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没有。就是用桃花的蜜酿酒,酿好之后泡了一点桃花进去。”司马郁芬摆着手,低声嚅喏。

    司马郁堂要叫郎中,小香悄悄摆手。司马郁堂才想起钟馗的脉象跟别人不同,全凭钟馗自己支配。他想要跟凡人一样,那就一样。有时候看上去他和平日一样其实却脉象全无。

    跟平日一样,在钟馗晕过去之后,他们做的就只有等待了。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