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家丑不可外扬(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那个蹲在那里的身影没变。梁柔儿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能确定这个是不是钟馗,可是她好害怕自己一分神,他就又不见了。

    ‘挤奶工’又挤了一会儿奶才站了起来。

    梁柔儿这才发现这个人只有五尺高。而且,他身材矮小,耸肩驼背,像个小老头。梁柔儿有些失望。

    那人从司马郁堂那里领了钱,点头哈腰千恩万谢,还厚着脸皮要了院子里阿花吃剩的几个萝卜,然后才走了。

    梁柔儿不肯死心,找了个借口立刻告辞,然后远远跟上了那人。

    那人一路慢悠悠,走到城南的贫民窟,进了一户破败的屋子。

    里面传来彪悍妻子尖声的叫骂和懦弱男人低声的回答。

    梁柔儿这才完全死心,靠着墙失望地叹了口气。

    也是,他那么喜欢干净,又骚包得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衣服这么脏破。

    梁柔儿苦笑着转身离去。

    衣衫褴褛的‘挤奶工’在里面悄悄竖起耳朵。屋子里正吃饭的一家人瞪大眼睛惊愕地望着这个跟自己衣服说话的怪人。

    ‘挤奶工’干笑了一下,低声说:“被女人纠缠,借贵宝地躲一躲。”他随手把司马郁堂刚才给他的银子扔在桌上。那家人立刻眼睛发亮,收了银子,转头又接着吃饭。

    许久,钟馗才敢放玉玲珑出去打探。

    玉玲珑回来示意钟馗说梁柔儿已经走了,而且跟着她的暗卫也离开了,钟馗才敢捏了个结界隐住身形走了出来。一出门他便恢复了身长玉立的模样,褴褛衣服也变回了白衣。

    刚才多亏了白衣机灵配合他变了样子,还在屋子里跟他一唱一和,不然真是要露馅了。

    不过以梁柔儿那执拗的性子,既然起了疑,肯定隔三差五地就会来搞突袭。这样防不胜防,他迟早有一天会露馅儿。

    夜里,某个阴暗的角落,一个纸人又在仰头深深吸入精华。只是,明明吸入的是年轻男子的阳气,纸人却丝毫没有变化。

    用结界隐身立在墙头的钟馗默默低头往下看。

    纸人狂躁地用僵硬地姿势走来走去:“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司马岸那日受挫,定会迫不及待地找新目标。不过因为忌惮钟馗,司马岸必然不敢再那样明目张胆地把无常衣放在裁缝铺里叫卖。

    果然,钟馗在城中各处一共发现了三件新的无常衣。那个无常衣只对壮年男子有效,所以司马岸也不怕别人误穿了去。反正对他而言,就算是被人误穿走,也不过就是要多物色几个将死的老头而已。

    钟馗用稻草扎了个傀儡,穿上了其中几件无常衣,然后注入了一点阳气。

    于是便有纸人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纸人发现没有效果后,果然去找司马岸了。

    钟馗默默跟上了它。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司马岸在哪里。借着上次他师傅的力量,他在司马岸吸入的阳气里留了一点特殊的东西。有了那种东西,司马岸路过的每一处都会留下粉色的痕迹。这种痕迹,只有钟馗这样不是人的‘人’才能看见。

    钟馗跟踪了司马岸很多天,一直在等着他阳气耗尽的那一刻。

    纸人跪在司马岸面前,用怪异的声音哀求司马岸救它。

    司马岸隐藏在斗篷里,看不清楚表情和面貌。

    “不要着急。我会想出新办法来。”他朝纸人勾了勾手指。

    纸人不知所以靠近。司马岸忽然伸手掐住了纸人的脖子,深深一吸,把纸人身上仅有的一点点阳气被吸走了。

    纸人立刻化成碎片飘落一地。

    “怎没用,才这么一点。”司马岸低声骂了一句,转身正要走,身边却忽然多了一个人。

    “又是你!”司马岸伸出手朝钟馗抓过去,趁着钟馗闪开的那一瞬,他立刻拔地而起要逃走。毒蜂全部被钟馗弄死了,他又许久没有补充阳气,所以不敢恋战。

    钟馗也不追,只在司马岸身后凉凉地说:“他只教了你这么一招吗?那他对你够尽心阿。”

    司马岸停下了脚步,扭头问:“什么意思?”

    钟馗扯开了白衣,露出自己光滑结实的年轻胸膛:“我这副不死不老的身子,也是他给的。我追着你,只是想找到他,让他再给我个绝世美颜。可惜他嫌弃我要求太多,所以一直避而不见。”

    一阵风吹来,司马岸斗篷的帽子落了下来,露出苍白的头发和满是皱纹的脸。

    这才几天不见,他便已经衰老成这样,而且竟然较之前还要显得苍老。而且脸上多了一个巨大的伤疤,让他看上去格外面目狰狞。

    “你说的可是真话?”司马岸声音颤抖着问。

    “我骗你干什么?这世上,除了他,你可曾听说过有人有这个本事?再说,你可曾见过他自己出来搜寻阳气。如果没有别的法子,他要如何维持那永远不变的年轻美貌。”

    司马岸像是在思索钟馗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

    钟馗见司马岸上了钩,忙一脸急切地又靠近了几步:“你想想,我若只是为了破案,早就可以杀了你了,干什么还要留着你祸害别人?”

    司马岸终于眉头舒展,点头冷笑:“人都有私心。我还纳闷你为什么要帮郁堂,原来是为了这个。你还真是贪得无厌阿。”

    “哪里,哪里,大家都一样,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带我去找他。我保证以后再不管你的事。”钟馗一脸谄媚的笑。

    司马岸却已经拔地而起,消失在了夜空里。

    钟馗立刻收起了笑,沉着脸捏了个隐身诀,默默跟着司马岸留下的痕迹而去。

    司马岸落下的地方,竟然在大广寺的高僧骨植堂外。

    钟馗在外面转了许久,才咬牙靠近。

    司马岸跪在一个黑影面前:“求主上教我个别的法子。”

    “你听了谁的蛊惑在这里胡言乱语?这个法子是救你唯一的办法。”黑影的声音依旧男女莫辨。

    “您不是还用过别的法子来救我的曾祖父司马彦吗?求您把我当成他,只要能恢复青春,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司马岸一边磕头一便哀求。,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