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一十五章 返老还童(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司马郁堂不由自主往前几步,站到了司马岸身边。司马郁堂转头正要骂人,却见钟馗朝大腿上狠狠一刀。

    玄晶刀是天外飞来的陨石做的。人被玄晶刀划伤之后,伤口会不断地出血,延绵多日无法愈合。

    “你疯了吗?”司马郁堂咬牙切齿骂着钟馗正要上前,忽然发现自己手脚不听使唤,根本就动不了。

    司马岸和钟馗同时冷冷看着司马郁堂:“给我老实呆着,不要动。”

    他们两个这是打算单独对阵,把他排除在外吗?司马郁堂觉得很伤自尊。

    司马岸把手轻轻一抬,原本悬停在半空的毒蜂们,便不再迟疑,一起向钟馗扑上来。

    “为了迎接你。我特地挑了这个院子,你还满意吗?”

    司马郁堂此时才发现,所有屋子都是在一整块岩石上凿出来的。

    院子里也没有任何树木和杂草,就连一个碎石头都没有。

    也就是说,钟馗根本无法用万相网。

    “啊,在这里。”钟馗压根就不在意腿上正嘀嗒淌着血的伤口和遮天蔽日乌云一般压上来的毒蜂,只管捏着一个细细的刺举到眼前,嘻嘻一笑,“终于弄出来了。”

    这家伙不会是在水里泡久了,脑子真的不正常了吧?司马郁堂痛苦地看着钟馗。

    那些毒蜂扑到钟馗面前,却像是遇见了什么屏障,停在了离他身体一尺之外。

    司马郁堂瞪大了眼睛,才看清楚毒蜂面前有一层细细的红色的网。

    而钟馗腿上伤口的血正飞散城血雾,慢慢飘起补充到那一层网里去。

    他竟然用自己的血做网。

    司马郁堂咬紧了牙关。

    “我看你能有多少血?”司马岸冷笑了一声。

    钟馗捏着手里那根刺,对着司马岸妩媚地眨了眨眼。

    司马岸心里意识到不好,刚准备要做点什么。可是下一刻,最靠近血网的那一层毒蜂便忽然转了向。

    司马岸很意外,却一点也不惊慌,张狂地笑了一声:“这几只就送给你了。毒蜂我要多少有多少。不怕告诉你,自从住在这个山上,我就开始养毒蜂了,这座山现在就是个大蜂巢。”

    外远处又传来‘嗡嗡’的声音,如雷鸣一般震耳欲聋。司马郁堂脸色一白冲着钟馗:“快跑。用这个万相网你就可以安全下山。他还不会伤害我。”

    钟馗不出声,伸出一个手指往外一指。整个院子里的毒蜂都转了向,形成无数层万相网。而且这个万相网不断地在往外膨胀,就好像吹胀的气球一样。

    可是这样只能保证一时的安全,并不能消灭这么多毒蜂。只要有几只逃走,以后就后患无穷。

    司马郁堂想,他都能想到,钟馗没可能不知道。

    新被司马延招来的毒蜂已经飞进了院子。钟馗却没有把它们再纳入万相网,而是继续把开始那些毒蜂组成的万相网不断往外推。

    新来的毒蜂在碰到万相网后便像是扑到了火苗上的飞蛾一般,一个接一个燃烧起来,然后滋滋作响落在地上。

    “原来你想这么干。”司马郁堂自言自语。

    那毒蜂源源不断地来,万相网渐渐变薄,毒蜂的数量还不减少。

    钟馗不慌不忙,抱着手臂在网子中央悠然站着,好像看热闹一样。每当万相网便薄时,他就一弹指,新的毒蜂便又有一部分加入到了万相网里。

    月亮落了下去,天空又进入了最黑暗的时刻。

    钟馗像是烦了,拍拍手,那万相网便忽然急速扩大,像是疾风吹过一般,迅速肃清了所有毒蜂。

    原本组成万相网的毒蜂也被内层的血网给杀死。

    钟馗放下手,森森逼近司马岸。地上那密密麻麻厚厚一层毒蜂尸体被他踩得‘嘎吱嘎吱’响。

    他手上的玄晶刀闪着悠悠的光。

    司马郁堂心里一急,忽然就能动了。他伸手拦住钟馗:“刀下留人。”

    钟馗冷冷看了司马郁堂一眼。司马郁堂心虚地垂下眼:“虽然他罪孽深重,但毕竟是我的祖父。”

    司马岸瞅准这个机会一跃而起,消失在黑暗里。

    天边露出一丝曙光,司马郁堂玉一般的脸被染上了靛青的颜色。

    钟馗忽然笑了笑,把手里的刀放回了司马郁堂的手中:“放心,不用自责,我也没有打算要杀他。”

    “嗯?那你跟着来是为了什么?”司马郁堂微微皱眉。

    “我怕他走火入魔,对你也下手。况且,他跟你长得太像,就算留着他,也不能留着那张脸。”钟馗垂眼整理把回到他手中的玉玲珑放回胸口。

    这张脸已经妨碍过一次他办事了,不能再给司马岸利用这张脸来打扰他的机会。钟馗把这些话默默吞了回去。

    “什么意思?”司马郁堂有些没听懂。

    钟馗抬眼笑了笑,却不回答转身便走。

    司马郁堂皱眉看着地上的血迹。那是钟馗腿上的伤造成了。

    “你要不要紧啊?”司马郁堂跟上去几步。

    钟馗立刻往司马郁堂身上一倒:“哎呀。你不说不觉得。真的好痛!你背我我下山吧。”

    “滚。”司马郁堂嫌恶地把钟馗一把推开。

    远处忽然隐约传来一声惨叫。

    司马郁堂皱眉侧耳细听,却只听见了风声。

    在这山中的某一处,原本在树顶掠过逃跑的司马岸忽然坠落下来。粉红色的花朵从他脸上的皮肤下钻了出来,最后却变成了腐蚀皮肉的滚烫液体在司马岸的脸上留下了丑陋的红色伤疤。

    无论司马岸如何调动身上的阳气,都无法让那个疤痕愈合。

    “钟馗!”司马岸捂着脸痛苦地嚎叫着。这声音在寂静的林中回荡,惊起了一堆鸟儿扑棱棱飞向远处。

    司马郁堂回到家中时,已经又是深夜了。司马延还在书房中等着他。

    “如何?”司马延一脸紧张地问。

    司马郁堂不知道该如何跟父亲说祖父已经成了妖魔,靠吸取别人的阳气,忽然年轻了四十岁。

    “一言难尽。”司马郁堂垂眼,尽量让自己面无表情。,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