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一十二章 无常衣(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胡说,他也不是什么都吃的。那几个死人的长得那么丑,他根本看不上。”钟馗冷哼了一声。

    “那你倒是说说看,他教你什么,你叫他师傅。”

    “他教我怎么控制阳气,让我看起来跟凡人无疑。”

    “就是说,他专门教你控制你的小弟弟。”

    “阿,可以这么说。但是不止是这个。”其实还有心跳,呼吸什么的。

    “那是你学得不好,还是他教得不好?我记得某人之前像是种马一样随时发情。”司马郁堂讥笑钟馗。

    “那不怪我,都是无常衣惹的祸!”钟馗梗着脖子红了脸辩解。

    “那老头能把你这种人教得如此厉害,也是难得。”司马郁堂一边摇头叹息一边往外走。

    “胡说,我天资聪慧学什么都会。再说,他只教我这个,别的本事是别的师傅教的。”钟馗追了上去。

    “你有多少师傅?”

    “很多,我自己都数不过来。”

    “以后都可以叫来帮忙?”

    “看情况。”钟馗跟司马郁堂一起走出了裁缝铺。只是他一出门却转身跟司马郁堂背道而行。

    司马郁堂想也不想,立刻回身扯着钟馗的领子,把他揪了回来:“你去哪儿?”

    刚才司马郁堂逼着自己一反常态地缠着钟馗问这问那,就像是吸引钟馗注意力,不让他逃跑。

    “还用说,当然是躲起来。”钟馗挣脱开司马郁堂的手。

    “你不用躲着我。”司马郁堂望着他的眼睛。

    钟馗想了想才回答:“司马郁堂,你要想我不躲着你,必须答应我不能告诉任何人我还活着,包括你身边的亲人。比如说,你父亲,你爷爷。”

    司马郁堂垂眼沉默了片刻,才点点头:“放心。吃过一次亏,我再也不敢轻信任何人了。”

    只是面前哪还有人?钟馗早在司马郁堂低头那一瞬就退了一步隐身到了黎明前最浓重的黑暗中去了。

    “钟馗,你还是不肯完全信我。”司马郁堂对着钟馗消失的地方苦笑了一声,站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去。

    司马郁堂回去之后立刻跟朝廷告了个假,只说自己受了伤需要休养,然后跟家里人说要去看望司马岸。

    司马延命人准备了诸多瓜果,让司马郁堂带去。

    “父亲,若是司马家的人犯了案,我是抓还是不抓?”临行时,司马郁堂欲言又止了多次,终于还是把这句话问出了口。

    “那就要看此人所犯何事了。”司马延沉思片刻才回答。

    “若是祸国殃民,还会连累我司马家呢?”司马郁堂接着问。

    “如果真的这么严重,你抓了他也功不抵过,还会牵连全家,如何是好?”司马延一把捉住司马郁堂的胳膊低声说,“儿啊,三思而后行。真有此事,不要让第二个人知道。”

    司马郁堂明白司马延没有说出口的话:如果坐实了罪行,司马郁堂应该不管对方是谁都直接灭口。

    他看了深深一眼司马延,退了一步,拱手低头行礼,不知道算是应了司马延的话,还是在跟司马延告别。

    不等司马延再说什么,司马郁堂便深吸了一口气翻身上马走了。

    司马岸的身体以前一直还算硬朗,几个月前便忽然衰落下去。短短时间,他竟然卧床不起。司马家请了众多良医给司马岸诊治,给司马岸吃了许多昂贵的药,都无济于事。郎中都说司马岸年事已高,大限将至。

    一日,司马岸说他年轻时在刑部任职造了许多杀孽,要司马延将他送至寺庙中念佛赎罪。

    司马延拗不过他,只能把他送到几百里外的青山寺,并遣了个可靠的老仆去照料他。谁知道,原本被郎中们断定过不过十天的司马岸竟然又活了两个月。

    不过,上次去探望的时候,老仆说司马岸昏迷了谁也不能见,所以司马郁堂没能亲眼见到司马岸。

    那天听钟馗说过那番话之后,司马郁堂想想红绫和他跟钟馗认识之后见到的诸多怪事,忽然不确定起来,所以决定亲自去看看。为了避免人多口杂,他只带了一个亲兵。

    出了城一路向南,快马加鞭走了整整一日,司马郁堂到了山脚。在山脚住了一夜,第二日天一亮他就开始沿着山脚往上走,终于在中午时分到了山上。

    见司马郁堂来,老奴还是那句话,司马岸昏迷了谁也不见。

    司马郁堂冷冷朝跟来的亲兵递了个眼色。亲兵立刻把老奴给扶开了。司马郁堂这才上前敲门:“爷爷,是我。我是郁堂。”

    作为司马岸最喜欢的孙辈,司马郁堂知道只要司马岸醒着,没可能不见他。

    可是屋子里悄无声息,就连呼吸声也没有。

    司马郁堂心里一沉,走过去推了推门。门被人从里面紧锁。他又试了试窗户,发现窗户也是一样的。

    难道爷爷他已经……司马郁堂想到这里,不敢再耽搁,回到门边不顾老奴一连声叫着阻挠伸脚一下就把门踹开了。

    司马郁堂一进去,便听见有人在暗处低喝了一声:“混账东西,连我的房间也敢硬闯。”

    这是司马岸的声音没有错,可是听着中气十足,根本就不像个半个月前还苦苦跟死神争斗的老人。

    司马郁堂抬头,看见床上低垂的帐幔里面隐约坐了个人,便立刻拱手低头行礼:“孙儿该死,冲撞了祖父。刚才见门窗紧闭,我一时心急,就不顾礼节冲了进来。”

    床上那人缓和了语气:“郁堂有心了。我很好,只是想在山中多住几日。你速速回去吧,告诉你父亲不用担心。”

    司马郁堂不动声色慢慢往前挪,一边说:“听祖父的声音,身体真是好了很多了。为何不肯出来相见?”说完,他猛地拉开帐子。,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