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一十一章 无常衣(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吸血魔在哪里?只要你肯说实话,我可以饶你不死。”钟馗的脸阴郁下来,透出森森杀气。

    他这幅样子,就算是最猛烈的厉鬼看了都会被吓得老老实实,更别说面前这个凡人了。

    果然那个人脸色立刻就白了,嘴角的血迹越发红得刺眼。

    只是。他长得实在是太像司马郁堂了,钟馗被他那绝望眼神望着,心里不由自主一抖,捉住那人脖子的手也松了。

    那人趁机对着钟馗的胸前,狠狠一掌。钟馗不曾防备,被他打得飞了出去,撞在远处的树上再落下。

    等他爬起来,哪里还有那个人的影子。

    “该死。”钟馗有些懊恼地低声骂了一句。虽然他没受伤,不过折腾了一晚上却让黑影跑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裁缝铺里尸体身上的无常衣毫无预警地忽然爆成了粉末。司马郁堂下意识就往后一跃。他落在了裁缝铺门外,才发现原来结界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

    小人从尸体里钻了出来,站在地上整理衣服。

    粉末四散到了裁缝铺里各个角落。司马郁堂这时才明白为什么他一点线索都找不到。钟馗总把他支开,一定是在收集这些粉末。

    “劳烦阁下带我去找钟馗。”司马郁堂对那小人拱手。

    那小人翻了个白眼:“我不知道他在哪儿。”

    这小人绝对是那家伙的师傅没错,不然两个人怎么会连翻白眼的样子都如出一辙。

    “不用追了,我回来了。”钟馗懒懒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话音刚落,钟馗就从门口慢悠悠地走了进来。

    “怎么样?捉住了吗?”司马郁堂立刻迎了上去。

    钟馗不回答,却只管拿眼睛上上下下打量司马郁堂。

    司马郁堂脸颊热了热,眯眼沉声说:“你要再敢提老婆的事情,大爷弄死你。”

    钟馗干咳一声,转开头,自言自语一般说:“按理说,你这个身高和长相,长安城里除了我,应该找不着第二能跟你匹敌的。”更别说长得一模一样的了。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司马郁堂自己没可能不知道。

    钟馗脑海里忽然闪过梁柔儿的脸,也记起他在追踪仙乐坊的鬼魂时,曾经见过一个跟梁柔儿长得一样的人。

    难道‘吸血魔’可以随意控制人的外貌,或者有什么比他还高明的易容法子?如果是那样,‘吸血魔’就完全没有必要穿着黑色斗篷掩盖自己的长相了。

    “喂,你到底怎么啦?”司马郁堂见钟馗眼神呆滞,便拍了拍他的肩膀。

    钟馗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定了定才说:“没什么。你家里可有人跟你长得很像?”

    “你又来了。都说了,我的曾曾祖父不是附身红绫的那个人了。不然,红绫没可能一次都不回来看我们的。我们司马家也不会有男人喜欢男人的。”司马郁堂说完,忽然呆了片刻,往向远处,自言自语一般接着说,“除非对方不是凡人。”

    钟馗完全没有听出司马郁堂的弦外音:“对啊,‘吸血魔’就不是凡人,所以完全有可能对不对?你可曾听人说过你长得像家里哪个长辈吗?比如说你爷爷,你爷爷的爷爷。”

    “莫名其妙。难不成你还怀疑这事是我家的人干的?”司马郁堂终于恼了,揪住钟馗的领子,“我爷爷病入膏肓,现在躺在床上。我父亲日日去宫中应差,哪有时间做这些事?”

    “你爷爷在家里?”钟馗丝毫不怕死,接着追问。

    “没有,他被送到庙里静养去了。前一阵子,我还去给他送过东西。爷爷常常昏迷,估计……”司马郁堂心里难受,说不下去了。

    “我说钟馗。”那个小老头忽然跳到了像斗鸡一样相互瞪着的钟馗和司马郁堂中间,“先送我回去,你们再吵。”

    司马郁堂才想起来,钟馗的师傅还在这里,忙松了手。

    钟馗一作揖:“恭送您老人家离开。”

    “呵呵,别装傻,想这样就打发我?”那老头用眼睛冷冷斜乜着钟馗,“怎么也得给我弄两个帅哥吃吃。”

    “快走吧。天亮了,就不好了。”钟馗皱着脸劝老头。

    老头摸着下巴,两个小眼睛发亮地上上下下打量司马郁堂:“这个就不错。如果是他,一个就够了。”

    司马郁堂寒毛一竖。

    “别瞎说。”钟馗沉下脸。

    “哟,你竟然舍不得。”老头越说越来劲,“长得越好的人吃起来肉越香。那个骨头里满的精髓,简直鲜得连龙肝凤髓都比不上。你肯定很美味。”

    老头说着还凑上来,攀在司马郁堂的胸口上,兴奋地使劲抽鼻子闻着司马郁堂身上的味道。

    钟馗看不下去了,伸手拎着那老头的后颈,把他提了起来,然后用脚尖点了点地板。

    地面立刻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

    “别,别,让我尝尝他……”老头尖叫着。

    钟馗一松手,老头就掉进了黑色漩涡里。漩涡随即消失。地面上恢复了平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司马郁堂背后早被冷汗湿透,现在凉津津的。他故做轻松地抽了抽嘴角:“你的师傅真会开玩笑。”这老头看他的眼神太热烈,以至于司马郁堂一度以为自己真的要被生吞活剥了。

    “他没有开玩笑。”钟馗抹了一把额头的汗,“他过去是喜欢吃人,还特别喜欢年轻英俊的男子。是我逼着他改了这个毛病的。”

    “钟馗,你老实说,是不是为了给你师傅找口粮,你们才合伙起来弄了这个案子。”司马郁堂眼中寒光微聚拢,冷冷望着钟馗。,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