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零七章 你是谁(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若是平日,梁柔儿未必听得到这么小的声音,只是偏偏今天格外安静。所以,她立刻抬起了头。

    刚才还穿了一身玉色软帛的钟馗现在一丝不挂。

    猛然看见钟馗那翘挺结实的雪白屁股,梁柔儿脑子里一片空白。等她意识到自己看见的是什么,便开始扯着嗓子尖叫:“啊!变态!”

    司马郁堂听见转身扑上来的时候,钟馗已经抽身往后跃起。

    司马郁堂只看见白花花的一团,然后空中闪过一道玉色的光,钟馗身上就又重新披上了玉色的衣服。

    司马郁堂忽然明白过来,那玉色的衣服是玉玲珑变的,可惜已经晚了。

    钟馗跳起来之后,落在树上,没等司马郁堂起跳来抓他,他就又腾空一跃,然后就这么消失在了半空中。

    司马郁堂和梁柔儿跑过去仰头看着空无一物的半空,微微张嘴,表情呆滞。

    许久,他们才回过神来。

    “可恶,竟然让他跑了。”司马郁堂咬牙切齿地说。

    “变态,竟然不穿衣服!”梁柔儿涨红了脸。

    “不过,至少知道他还活着。”司马郁堂收回目光,嘴角抽了抽,声音却多了几分喜极而泣的沙哑。

    “那是他吗?”梁柔儿想得出神。没有看见脸,她始终是不敢相信。她害怕自己满怀希望,又再次失望。

    “嗯。我也不能肯定。不过不管是不是,都请小姐严守保密。”司马郁堂郑重其事地向梁柔儿拱手鞠躬。

    “连你也怀疑我串通了他们来害钟馗吗?”梁柔而带着几分伤感,失神地问。

    “下官不敢。只是他不肯现身其中必有原因。况且现在敌我不明,被人知道他还活着,对谁都没有好处。”司马郁堂依旧保持着冷淡而又客气的态度。

    “我们一定要这样说话吗?我以为,他不在了,我们应该是彼此唯一的慰借才是。”梁柔儿红了眼眶上前一步,“如果你也这样对我,这个世界就真是了无生趣了。”

    “小姐不用多想,还是快点回去吧。告辞,下官还要接着去巡逻。”司马郁堂狠心说了这句话,便转身就走。

    他身后的梁柔儿苦笑了一声:“也是,要是我,连对方姓都不知道,也不会肯相信她说的话。”

    司马郁堂身子僵了僵,停了片刻,仰头看了看天空,轻轻叹息了一声,才重新大步离去。

    梁柔儿在原地站了许久才慢慢走了。

    其实钟馗一直坐在树上默默看着他们两个。只是,刚才跳起来的时候,他结了个结界把自己包围了起来。

    等梁柔儿走远了,钟馗才敢下来。

    刚才一时心急,他只顾着解开镣铐逃脱,忘了玉玲珑那时是他身上唯一遮羞之物,竟然就这么光秃秃的站在了梁柔儿面前,真是好丢脸!

    钟馗害怕这两人去寺庙后院纠缠,所以回去的路上不敢撤结界。

    他落在院子里时,司马郁堂果然在。不仅司马郁堂自己来了,他还把四个案子的相关人都叫了过来在院子外候着,然后一个一个叫进来问。

    司马郁堂分明已经知道钟馗还活着,也认定他一定会回来这里,所以把人都叫过来,让钟馗好问话。

    棉花糖眼见钟馗回来了,却装作没看见。钟馗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走了过去,坐在了棉花糖身边。

    白衣悄悄从棉花糖身后钻到了钟馗的结界里,代替玉玲珑披到里钟馗身上。钟馗松了一口气,好了,终于可以好好穿衣服了。

    此刻被司马郁堂询问的是那日侍卫领队。

    钟馗用只有他们两个听见的声音对棉花糖说:“让司马郁堂问这个人,死者睡觉的时候穿的什么衣服?”

    棉花糖再悄悄转述给司马郁堂。司马郁堂果然依言出声问领队。

    领队想了想,回答:“我隐约记得他在盔甲里穿了一件很普通的衣服。应该就是穿着那一件睡觉的。”

    “这几日,他可是穿着同一件衣服?”

    “诶?司马大人怎么知道。他这几日值班之后休息确实都是穿的同一件衣服。因为是他单身一人,家中没有女人帮忙洗衣,邋遢一点,几日不换衣服也是常事,所以我们也没有觉得奇怪。”

    呵呵,无常衣果然不止一件。钟馗冷笑了一声。

    在吸干人的精血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无常衣就会自己爆开。

    接下去询问得知三个人都是穿着样子相近,只是花纹略有不同的衣服。而且那些花纹都好奇怪,不规则,也没有什么美感,更像是人身上的伤疤或者胎记。

    而且,四个人的衣服都来自不同的裁缝店。

    钟馗立刻站了起来,往外跑。

    司马郁堂也像是心有灵犀一样,虽然看不见钟馗却跟上了他。司马郁堂一边跑一边吩咐这些人可以走了,然后带着属下跟着钟馗一路而去。钟馗跑到其中一个裁缝铺门口却停了。

    大白天的,门要是自己开了会吓坏别人的。既然司马郁堂来了,就让他来开门吧。

    司马郁堂随即赶到,在钟馗闪开的那一瞬就一脚踹在门上。

    门应声而开。

    掌柜全身**躺在地上,已经气息全无。

    可恶!还是迟了。钟馗不敢停顿,拔腿又朝下一个跑去。

    司马郁堂吩咐属下保护现场,派人去另外三个裁缝铺查看,他自己则追着钟馗往钟馗拿衣服的那个裁缝铺跑去。

    司马郁堂想起来那天第一次看见钟馗就是在裁缝铺里,只是钟馗后来换了个面具所以看着不一样了而已。

    钟馗一进裁缝铺看见掌柜还好好坐着,立刻捏了结界把自己和掌柜包了进去,还换上了那天进裁缝铺时带的面具。

    比钟馗只慢一步赶到的司马郁堂瞥见原本坐在椅子上的掌柜忽然不见了,立刻明白了其中的缘故,叫人在外面守着,然后反锁上了门。

    “把我也拉进去。”司马郁堂冷冷地说,“不然我就把棉花糖一家四口抓起来。”

    呵呵,口气蛮大,他不知道棉花糖碾死他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么?钟馗讥笑了一声,却还是不由自主把司马郁堂放进了结界。,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