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零五章 又出了人命(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棉花糖忽然出声说:“我要到周围找找看。凶手有可能是飞进来的,树上说不定有痕迹。”眉头紧锁的司马郁堂被打断了思绪。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司马郁堂眉头一挑,立刻带人去勘查周围的树去了。

    棉花糖走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钟馗。

    钟馗等人都出去了,立刻捏了个结界把房间保卫,然后凑近死者,从死者身上捏了一点碎屑,祭起了万相网。

    果然,数量不少的碎屑又从四面八方飞过来,聚在空中。

    毕竟这是宫里,钟馗担心有什么高人在识破了他,所以不敢弄太久,一但查看清楚就立刻让一切恢复原样。

    不一会儿,司马郁堂又微微皱着眉头回来了。看来,他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又逗留了一阵,见棉花糖也没有任何提示,司马郁堂似乎有些失望,便又领着钟馗他们原路出宫。

    路过刚才那个老太监摔倒的地方时,钟馗听见有人在低声议论。

    “陈公公怕是不行了。”

    “嗯,太医说,活不过今晚了。”

    “可怜。”

    他们说的大概就是刚才摔倒的那个老太监。

    凡人短短几十年寿命,每日都有人来来去去。

    钟馗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

    离开宫中,回到寺庙后院,钟馗忽然让棉花糖弄来糯米纸。他把糯米纸捏成极其细的碎屑,在空中祭起万相网。

    像是买药的时候称斤两一样,钟馗加加减减空中的碎屑的分量,最后终于点头:“好了。”

    他拿来了称,称了称碎屑的总量,大概两斤多。

    “他在干嘛?”白衣问棉花糖。

    棉花糖摇了摇头:“不知道,说不定是受了那件古怪的衣服的刺激,有点不正常了。”

    它话音刚落,钟馗忽然冲白衣招了招手:“你过来。”

    棉花糖汗毛一竖,瞪着钟馗:“干嘛?你个随时发情的种马,敢打我老婆的主意,我弄死你。”

    钟馗却笑得极其诚恳:“放心,我不会伤害她。”

    只是他越这样,白衣越不敢上前。

    “我就看看你有多重。”钟馗扬了扬手中的称。

    称过之后,发现白衣也是两斤左右。

    钟馗脑子里的疑惑,终于有了答案:这些碎屑有可能是一件衣服,而且是一件会自己爆开成碎片的衣服。

    钟馗摸着下巴想。

    为了证明这一点,他悄悄潜入开始那三个命案现场,称了所有命案现场的碎屑,发现都是差不多重量。

    现在,四条命案终于有了相同的线索,那就是四件一样奇怪的衣服。死者就是穿了同样的衣服,然后衣服爆开了,他们才会出现赤身**的奇怪样子。

    如果能把苦主找来一个一个问就好了。不过他现在这样跑去问东问西,会引起人怀疑的。

    钟馗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点拨一下司马郁堂,让他去问最好。

    可是怎么样找司马郁堂才能不引起那个家伙的怀疑呢?钟馗好苦恼。

    偶遇,偶遇最好了。钟馗一拍头。

    现在正是司马郁堂巡视长安城的时间。这会儿他应该走到饭馆儿门口了

    钟馗来到饭馆,然后坐在楼上,装作观景,时不时往下看一眼。

    司马郁堂远远从街尾而来,钟馗一见立刻下楼走到大堂里,等着司马郁堂路过的时候,他好冲出去。

    司马郁堂的脚步声由远而近。钟馗抬脚正要出去,忽然听见一个声音说话,他便又硬生生又收回了脚。

    “司马大人,许久不见。”

    那是梁柔儿的声音,应该说,是那个谎称自己叫梁柔儿的女人的声音。她的本名叫什么,她的真实身份,钟馗到现在还不知道。

    他被人以那种屈辱的方式杀死在众人面前,梁柔儿和司马郁堂都有参与的嫌疑。

    这也是钟馗对所有人隐瞒他还活着的原因之一。

    只是听见梁柔儿的声音,他的心还是不由自主猛烈跳了两下。这样让他跟那些有七情六欲的凡人没有两样。

    身上的无常衣感受到了他的变化,立刻收紧了些。

    钟馗垂眼淡淡苦笑:他还是定力不够,太容易在她面前露出破绽。今天,就算了吧。

    “我在巡逻。”司马郁堂客气地简短回答梁柔儿之后便不再说话。

    “你怎么现在变得这么生分。”梁柔儿的语气有些哀怨和失望。

    “小姐想多了。”

    “你说奇怪吗?他作乱的时候,到处都是长得像他的人。现在他死了,就连那些长得像他的人也不见了。”梁柔儿的声音哽咽起来。

    “小姐不要再想他了。”司马郁堂的声音不由自主温柔了许多。

    那些像钟馗的人原本就是‘吸血魔’放出来嫁祸给钟馗的。现在既然已经把钟馗成功杀死,‘吸血魔’自然就不再浪费精力了。

    钟馗想起自己被吊在半空中的屈辱场面,越发不敢再逗留了,悄悄后退,转身要从别处离开。

    司马郁堂忽然冷冷出声:“既然来了,不要鬼鬼祟祟躲着,出来吧。”

    原来司马郁堂已经看见他了。钟馗叹了口气,只能走了出去,冲司马郁堂作了个深揖:“司马大人。”

    他感受到了梁柔儿惊喜的目光,越发把头压得很低。

    “什么事?”司马郁堂目不斜视地问。

    “没事,我在楼上吃饭,看见司马郁堂大人路过,所以下来打声招呼。”

    “我跟你不熟。”司马郁堂冷冷回答,“以后打招呼就免了。”

    “是,司马大人,小人记住了。”钟馗低头应了,正要走。

    梁柔儿却叫住了他:“请留步。”

    钟馗当没听见,继续走。

    司马郁堂知道梁柔儿以为这是钟馗,便索性叫住这人让梁柔儿死心:“小姐叫你,你就停下来。跑什么?”

    钟馗知道自己瞒不过梁柔儿,听见司马郁堂叫他以为司马郁堂又起疑了,所以越发不肯停,只管往饭馆后面僻静的巷子跑。

    司马郁堂拔腿快步跟了上来。梁柔儿也毫不含糊紧追了过去。

    最后被他们两个团团围住堵在一个死胡同里,钟馗只能停下来,无奈地问梁柔儿:“小姐叫小人何事?”

    面前之人面貌平淡甚至有些猥琐,声音沙哑如破锣,背还佝偻着,根本就不是钟馗。梁柔儿笑了笑掩饰自己的失望:“没什么,只是看你的衣服有些特别。”

    听梁柔儿这么一说,司马郁堂也开始仔细盯着钟馗的衣服看。

    一根一根仔细排列的粗大纹路,不像是他见过的任何布料做的,倒是很像稻草。

    几天前,司马郁堂曾问过牢头可有发现钟馗的异样。牢头只说,这个人就躺着睡觉,也不吃饭,也不起来活动,没有别的异样。只不过牢房里的稻草少了许多,莫非这家伙是吃稻草的?

    “把你的衣服脱下来我看看。”如果是钟馗,很有可能根本就没有在牢里待多久。他看见的只是用稻草做的傀儡。说不定面前这个也是那个傀儡。钟馗用它来跟着他入宫,跟着他查案。

    因为激动和兴奋,司马郁堂的眼波在微微颤动。他努力压抑着,生怕泄露自己的心思,吓跑了对方。

    钟馗意识到自己疏忽了,让心细如尘的司马郁堂察觉到了破绽,忙笑了笑:“我有个怪癖,喜欢穿稻草做的衣服。”

    “你自己脱下来,或者我替你脱。”司马郁堂放冷了声音,伸手从饭馆门口的小炉子里抽了一根燃烧着的木柴出来举在手里,沉着脸朝钟馗逼近,一字一顿地接着说,“最快的方法就是一把火把衣服烧了。你自己选。”

    d看就来,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