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零四章 又出了人命(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见无常衣挣扎得太厉害,钟馗怕它逃脱,故意让自己的身体透出一点点阳气。

    无常衣停止了挣扎,又把钟馗紧紧包裹了起来。等无常衣收紧,钟馗立刻又变得如死物一般。无常衣纠缠一阵发现无用,松开又想走,钟馗便立刻又让身体透出一点阳气,如此反复。

    像是吊了根胡萝卜在羊面前,让羊想吃吃不着被勾引得一直往前走,钟馗逗得无常衣不舍得离开他,又什么都吃不上。

    外面传来脚步声,钟馗跟棉花糖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

    司马郁堂刚把他放出来,又要干什么?

    钟馗勾了勾手指,地上那个面具飞起来贴回了他的脸上。

    门被人推开,司马郁堂快步走了进来。

    好少见他走得这么快,一定是又出了命案,而且死的肯定不是普通人。

    “宫中死了一个侍卫,死相跟前面三个一样。”司马郁堂一句寒暄也没有,直奔主题。

    “所以呢?”棉花糖冷冷地回答。

    “请您再跟我走一趟。”司马郁堂拱手作揖。

    “呵呵,我可不能保证不会查出什么‘吸血魔’之类的怪事出来。到时候是不是为了某些人的颜面,我也会跟钟馗一样被弄死在某个湖底?”

    司马郁堂的身子僵了僵,眼里忽然透出哀伤的神色,声音也低沉了下去:“你以为,我就不想他?他是你的主人,却是我的手足。你没了主人,只是少了个供你吃喝的主儿。我没了手足,寸步难行日夜锥心。谁能痛过我?”

    说道最后,他浑身都在抖,攥紧了拳头咬紧牙关再也说不下去了。

    钟馗暗暗叹了口气:谁都是身不由己,这事还真是怪不着司马郁堂。不过,他现在还不能现身。不然,一定又会有人要他再死一次。

    三人沉默下来。司马郁堂慢慢恢复了平日那面无表情的淡然模样。

    “去宫里啊?我没去过。”钟馗故意眼睛发亮,捅了一下棉花糖。

    “宫里,岂是闲杂人等都能进去的吗?”司马郁堂凉凉地看了一眼钟馗。

    “呵呵,既然这样,我连人都不是,就不用去了。”棉花糖冷笑了一声。

    “你……!”司马郁堂被棉花糖噎得说不出话来。都说宠物类主人,这个棉花糖跟钟馗真是一模一样,都讨人嫌。

    “他去,我就去。他不去,我就不去。”

    “雪延君阁下好歹也是个神兽,为什么每次都要带上这个人?”司马郁堂皱眉,“莫非,这个人跟他有什么关系?”

    司马郁堂说完上上下下专注地打量起钟馗来。

    钟馗此刻身上穿着一件稻草编制的衣服,要多怪异有多怪异。

    “对,你说得没错。”棉花糖叹了一口气。

    司马郁堂的目光立刻从钟馗身上转到了棉花糖的脸上,盯着它的眼睛,认真听它说话。

    钟馗以为棉花糖已经扛不住要出卖他忙拿眼睛瞪棉花糖。

    棉花糖却不理钟馗,只管对司马郁堂说:“钟馗多年前曾经带我在他家借住过一宿,不但吃了人家的饭菜还强上了人家的女儿。说起来,钟馗欠这个人的,我只是在替钟馗还债。”

    ‘这个理由也太……让我蛋疼了。’钟馗皱着脸痛苦地望着棉花糖无声呐喊。

    “听上去,像是那个混蛋干的事情。”司马郁堂若有所思地回答。

    ‘嗯?什么话?’钟馗瞪大了眼睛,转眼看向司马郁堂,‘刚才还有人叫我手足,现在我却说我是这种人。’

    “既然这样,便让他做你的仆人跟着进去吧。”司马郁堂点头之后,又放冷了声音,“不过他不能乱走乱碰东西乱说话,不然得罪了宫里的贵人,就算是我也保不住他。”

    还没有入宫门,钟馗便觉得浑身不舒服了。那一道一道高高的宫墙,时不时从身边走过的重装荷甲侍卫,让这里怎么看都像是个巨大的牢房。

    “低头。”司马郁堂低声命令。

    一直在打量周围的钟馗只能低头垂眼。

    “公公!公公!”远处有人大叫。

    刚低下头的钟馗又忍不住抬头张望。

    原来是个白发苍苍的太监下台阶时摔倒了。

    “不要管闲事。”司马郁堂走近,挡住了钟馗的视线低声命令,“快走。”

    左弯右拐,绕得人头晕,钟馗一行人才终于到了侍卫休息的地方。

    此处位于外宫的最西边。死去的侍卫尚未娶亲,昨夜原本要跟随天亮前最后那一班一起巡逻。死者说身体不适。当夜侍卫领队见他脸色很差,便让死者单独回来休息。死者同屋的侍卫当夜都出去巡逻了。等到其他侍卫巡逻回来,死者便被发现赤身**、样子怪异地死在床上了。

    如果说留宿在面,还有可能是某个手段高明的凡人用了不知道什么方法把现场布置成这样。可是现在是在宫里,绝对没有可能有人能杀死个把人还全身而退。

    司马郁堂勘察了一下现场,便开始询问当天的侍卫领队一些寻常问题,比如,当夜有没有别的侍卫行为反常,或者有没有发现任何反常的现象,有没有看见人逃走之类的。

    司马郁堂虽然在问侍卫领队,眼睛却时不时查看钟馗的行动。

    侍卫领队回答说除了死者之外没有任何人异常,当夜前后两班和他们这一班巡夜侍卫都未曾看见有可疑人进来或离开。

    不排除凶手通过地道进入宫中。不过,要把人以这样奇怪的死相杀死在这个房间,凶手总归是要进出这个房间的。他们勘查过房间里没有发现任何地道,所以才觉得诡异。

    在仵作说这些人都是之后,司马郁堂曾还特地问了太医。太医说,男子在多次交合之后,会控制不住,淅沥沥流淌不停,越来越稀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完全耗尽。出现一次或者多次这样的情况,人就会耗尽元神当场毙命。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些男人流出来的‘东西’去了哪里呢?四个现场都没有看到一点痕迹,跟美女瓷案件死者身上失踪的血是一样的情形。真是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

    d看就来,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