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零二章 死得很难看(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钟馗忙扯过一顶帽子盖住自己:“我那里只是长了个瘤子而已。”

    “这跟我没有关系。”司马郁堂哼了一声,转身就走,“我只是怕你这样吓到死者的家属。”

    发现死者的地方已经被捕快和长安卫层层围了起来。钟馗屏住呼吸,仔细留意周围的动静,却没有察觉到半分异样气息。

    嗯,看来杀人凶手已经离开了,至少不用担心自己需要迎敌会露出破绽。

    钟馗这么想着,收回一直偷偷张望的眼睛专注盯在那具尸体上。

    这个人与其说死相难看倒不如说死相尴尬或者诡异。

    说他死相尴尬,是因为他浑身,还脸颊深陷、眼窝发黑。

    说他死得诡异是因为死者明明一副被人吸干了样子,可是脸上却没有一点痛苦表情,反而看起来十分享受。这一点从死者半睁半闭的眼睛和带着迷幻而满足微笑的嘴角都能看出来。????为什么他总觉得死者的表情活脱脱就是一副刚从老婆身上爬下来时的样子。

    钟馗皱眉的同时也不由自主把脸也皱了起来,问身旁的陆仁甲:“死者的妻子呢?”

    陆仁甲见眼前之人一副驼背的衰样,身上还带着可疑的调料味道,原本十分不屑,不想理他。怎奈被司马郁堂冷冷地扫了一眼,陆仁甲只能勉强回答:“不用问了。我们也怀疑是他纵欲过度,所以盘查过他老婆。他老婆说死者多日不曾与她行房事,这几日也都是在家里过夜,未曾出去花街柳巷。”

    钟馗不信,只管让陆仁甲把死者妻子叫来。

    死者妻子给出的答复跟刚才陆仁甲说的一样。钟馗不甘心,接着追问,比如他们平日多久一次房事,每次历时多久。死者在这方面强不强。

    那死者妻子被问得面红耳赤,头都不敢抬。

    司马郁堂终于听不下去了,冷冷打断了钟馗:“你最好有合理的解释。不然从这里出去后本官会先把你押到大牢跟那些淫贼一起关上十天半个月再说。”

    钟馗无奈地瘪瘪嘴:“你不觉得这人是精尽而死吗?”

    “这才是疑点。”

    美女瓷和琉璃堂一案里,死去的女子和男子都是被人吸干血。最近死的这三个却是被吸干了。看上去似乎完全不一样,却又让人莫名觉得其中有某种联系。

    司马郁堂不想明说,因为上面严令不准再查‘吸血魔’,‘吸血魔’就是钟馗,钟馗死了,‘吸血魔’就死了。

    钟馗凑近,将那人全身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站起来问司马郁堂:“其他两人是否跟这个一样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伤痕,也是光着身子死的。”

    司马郁堂微微点头:“不仅如此,现场周围没有任何有人闯入或者逃走的痕迹。”

    这一点也跟‘吸血魔’一样。

    这个念头同时闪过钟馗和司马郁堂的脑海。

    坊间传言已经很诡异,谁料事实其实更诡异。

    钟馗拿起死者的手看了看。

    死者指甲缝里带着鳞片一样的细细碎屑,好像是用力挠干燥的皮服留下的,让钟馗忽然觉得浑身好痒。

    钟馗朝棉花糖试了个眼色。棉花糖跳到司马郁堂肩头,假装舔爪子整理毛发的样子,其实是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对司马郁堂说:“带我去周围看看,多带几个人。我要弄个引蛇出洞。”

    司马郁堂微微点头,不动声色走了出去,命所有人都跟着他。只留了两个人在院子外把手。

    钟馗等大家都出去后,立刻关上院子门,伸手到空中打了个响指,做了一道结界,把整个院子包围起来。这样一来,不管他在里面做什么,外面的人都不会知道了。

    他伸出手,死者指缝里的碎屑立刻飞到空中。然后无数细细白白的东西从院子的各个角落飘起,飞了过来。

    万相网顾名思义,任何东西都能成网。它的特点就是只要取一点东西为引子,十米以内所有相同物质都会被吸引过来,而且吸力巨大。

    具体取性质多么接近的东西来做网,全凭钟馗喜欢。比如钟馗取一个人的一根头发做引子,可以只吸引这一个人的头发来做网,也可以把周围所有人头发都生生拔起来,一起做网。

    他刚才在死者指缝里看见这可疑的碎屑,认为是唯一联系凶手的线索,便想起用这个办法看看能不能把凶手找出来。

    结果让他很吃惊。虽然凶手没有出来,可是皮屑硬生生在空中形成了一道不小的网。如果这个碎屑是凶手身上的皮屑,那也太多了!

    钟馗又觉得身上痒起来了。

    “大人。”外面忽然传来捕快的声音。

    啊,司马郁堂回来了。

    钟馗立刻低声叫了一句:“归。”

    那些碎屑立刻又回到了它们来的地方。钟馗这时候才发现那些碎屑像是炮仗炸了之后飞散的纸屑一样,整个院子都有,包括院墙上和院子里的草丛中。只是这些碎屑太小。莫说那些巡捕,就算是钟馗自己,不是因为万相网,也根本发现不了。

    什么样的凶手会花这么大的力气,四处撒欢地跑把身上的皮屑弄得到处都是呢?

    钟馗摸着下巴冥思苦想。

    司马郁堂推门而入,看见的就是这幅画面:钟馗蹲在院子里,扒拉着地上的沙土。

    刚才棉花糖带着他在周围转了一圈,却什么也没有做。司马郁堂立刻就意识到这有可能是棉花糖在引开所有人替那个奇怪的人清场。

    所以他不顾棉花糖坚持要再看一会儿的要求直接就回来了。

    结果那个人却在玩沙子。

    “是我想多了吗?”司马郁堂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暗自诧异。

    司马郁堂的脚出现在钟馗面前,钟馗像是才看见他进来一样抬头看了看司马郁堂:“司马大人查完了?”

    棉花糖坐在司马郁堂肩膀上冲钟馗无声地一挑眉。钟馗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天都快亮了,回去了。吃你家一顿饭折腾了半宿。”

    棉花糖从司马郁堂肩膀上跳下来,落在地上,昂然走在了前面。

    钟馗正要跟着它出走。

    司马郁堂忽然冷冷出声对手下说:“把他抓起来,关到刑部大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