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一百零一章 死得很难看(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钟馗,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没发现你的小弟弟又不老实了吗?”棉花糖哼了一声,冷冷斜乜着钟馗的下腹。

    钟馗低头一看。那里真的又鼓了起来。而且,身下的床单被可疑的黏液弄得一大片都湿答答的。

    “吼,怎么回事?”钟馗自己也吓到了。他在寺庙被关了几十年,清心寡欲倒是说不上,但是至少能控制住自己,不会像个种马一样随时发情。

    那衣服动了动,把钟馗某个地方包裹起来,吸走了黏液。刚才还是黏糊糊不舒服的地方,现在却又变干爽了。

    钟馗脸上立刻出现了异样的红晕,慌乱地扯住被子盖着自己冲棉花糖它们挥手:“出去,出去。你们不知道什么叫**吗?”

    “呵呵,某人经常光着屁股在我面前跑来跑去,似乎也没有说过什么**。”棉花糖翻了个白眼。

    “滚滚滚。”钟馗恼羞成怒,一手一个,把三个毛球拎着脖子扔了出去,然后‘砰’的关上了门。

    “原来你是为了这个”钟馗对着衣服冷笑。

    无常衣吸收了他的精血,不但比刚才缠得更紧了,还隐隐出现了诡异的红色花纹。细看之下,那些花纹像是某个人身上的胎记或者伤疤。

    他做春梦八成也是因为衣服捣鬼。还好是他无意中穿上了这件衣服。若是凡人,要不了多久,定会被它吸干精血而亡。

    虽然他不会死,可是被弄得总这么‘性’致勃发对他而言也是奇耻大辱。所以,钟馗决定今天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衣服从身上弄下来,再彻底毁掉。

    他撕拉咬抓,丝毫不能撼动那件衣服。

    棉花糖父子三个饶有兴致地坐在门外,看着钟馗印在窗户上的影子。

    从这个角度看,钟馗像是疯了一样,时而在低头摸着自己胸膛,时而伸手抓更可疑的部位,时而上窜下跳扯着自己的手臂。

    “爹,他没事吗?”白大点忽然问。

    “放心,没事。你长大了就知道了,男人有时候会用些特殊办法来解决生理需要的。”棉花糖淡淡地说。

    话音刚落,钟馗就从卧房里破门而出,重重摔倒在他们三个面前。

    “哇,一个人也能这么激烈吗?”白小点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闭嘴。小孩子懂什么?”钟馗满面抓痕,因为恼羞成怒,所以叫声竟然有些破音。

    钟馗爬起来往厨房跑去。

    那是三个白球的头同时跟着转,默默看着他在厨房把油、酱油、醋、料酒各种调料往自己身上倒。

    调料混合之后,竟然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白大点吞了一下口水:“他这是要把自己凉拌吗?”

    “凉拌了也不好吃。他皮太厚。”棉花糖一脸不屑。

    那边钟馗已经开始往身上抹盐了。

    院门上忽然一响,那是有人要推门进来。

    棉花糖它们三个不约而同躬身龇牙咧嘴盯着门口。

    门开了,司马郁堂从门口走了进来。

    司马郁堂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钟馗便惨叫着捂着眼睛从厨房跑了出来,在地上滚着。

    棉花糖看了一眼厨房,地上撒了一地辣椒面。

    这个蠢货多半是想把辣椒撒在衣服上,结果弄到眼睛里了。它们三个默契地悄悄挪动屁股挡住了钟馗。

    “他是谁?”司马郁堂冷冷问棉花糖。

    棉花糖也用同样冷冷的声音回答:“没有谁,一个来吃白食的蠢货。”

    “既然这样,就让开让我查看。”司马郁堂沉下脸。

    “呵呵,小子,你觉得你打得过我吗?”棉花糖嘴角浮上邪魅的冷笑。

    身后忽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棉花糖的肩膀,一张平淡无奇的脸慢慢抬了起来。

    “啊擦,想下个面,竟然把辣椒弄到眼睛里了。”这张脸的声音也如破铜锣一般,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司马郁堂有些失望,转开了眼。

    棉花糖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耐烦地问司马郁堂:“半夜三更,你来我家干嘛?”

    “刚才有手下来报说,刚才巡夜时发现了一具男尸。”司马郁堂淡淡地回答。

    “发现男尸跟我有什么关系。查案不该是你司马大人的职责吗?再说,长安城那么大,哪天不死个把人。”棉花糖冷哼了一声。

    “这个死者死相难看,死因可疑。不像是凡人作案。”司马郁堂不理会棉花糖语气里的讥讽。棉花糖一直觉得钟馗是司马郁堂他们这些人合谋害死的,所以对司马郁堂一直很不客气。

    棉花糖翻了白眼:“我早已卸任长安城守护神的职位,管不着。”

    司马郁堂叹了口气:“我只是想着,你跟随他毕竟多年,或许从他那里也学了几招,所以想请你去帮我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作祟。而且,这已经是他去了之后第三个以几乎相同样子死去的人了。若是再没有人来管管,这长安城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变了声带了面具的钟馗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问:“都是精壮男人?”

    司马郁堂转眼看着钟馗,眯起眼,悄悄握紧了刀鞘:“我没有说过死者身份特征,你是如何知道?”

    “今日在街上闲逛时,听说前日和大前日都有精壮男子被人发现死在床上。所以我猜第三个也是这样。”钟馗背着手踱了出来。他特地驼着背,像个佝偻的老头子一样走路。

    “我这幅样子,不适合出现在太多人面前。这家伙在我这里混吃混喝多日,就让他陪你走一趟吧。”棉花糖不动声色地把钟馗出卖了。

    钟馗暗暗瞪了棉花糖一眼。

    司马郁堂上下打量了一下钟馗:“你若是能帮上忙,自然是好。不过杀人凶手很有可能还在附近。到时候要是有什么危险,我未必有精力保护你。”

    他的意思好明显:这么个老头要是没有真本事,跟着去只会添麻烦。

    其实司马郁堂请棉花糖去,还有一个原因:既然凶手不是人,只有棉花糖这样的神兽才能对付得了。其他人去只会白白送死。

    “所以还是劳请神兽大人跑一趟。作为报酬,我会多送些鸡鸭鱼肉过来。”

    白大点和白小点如今饭量吓人。那头奶牛身子要被掏空了都无法让他们两吃饱。

    棉花糖大概是很满意司马郁堂嘴里‘神兽大人’这个称呼,所以脸上表情有些松动。

    “您只要假装是这位先生的宠物便可。”司马郁堂提醒棉花糖。

    棉花糖和钟馗相互嫌弃地看了一眼。其实他们也怕棉花糖那么顺理成章地就同意跟着钟馗一起去会引起司马郁堂的怀疑。不过,现在既然是司马郁堂提出来,他们就不用担心了。

    “只是这位仁兄的重要部位能不能收敛一下。”司马郁堂斜眼看了看钟馗下面可疑的突起。

    d看就来,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