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九十八章 捉迷藏(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钟馗回头,便看见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立在屋顶。虽然看不清那人的脸,钟馗却依旧感受到那森森的杀意和阴郁的气质。

    就是这个人布的局,把他引到这里。至于此人的目的,钟馗却觉得难以捉摸。

    或许只是想杀了他;或许只为了别的什么原因。

    见那人冲围着他的那些人微微点了点头,钟馗才忽然想起现在他要担忧的不应该是这个。

    一片喊杀声起,钟馗转头,被那些举起各种工具朝他扑上来人的狰狞表情吓得一连退了几步。

    如果肉搏,别说钟馗不想伤人,就算是不顾忌这些凡人用尽全力,他一个人打不过这么多。如果用法术,岂不是刚好落进这个人的圈套暴露了自己?他在所有人眼里可是已经坟上长草的人。怎么办?

    钟馗一边腾挪移闪躲开朝自己扑上来的人,一边绞尽脑汁想着对策。

    不一会儿,他身上就被人划伤了好几道。

    实在不行就捏个隐身决,躲开再说。或者,索性被这些人打死,等他们走了,他在想办法活过来。只是相比他的安危,他更想捉到屋顶那人。

    可是怎么样才能不暴露自己又捉住那人呢?

    钟馗一走神闪躲的速度逐渐慢了,最后被那些杀红了眼的粗人们逼到了墙角。

    “别动,就一下,我就送你上西天。”有人森森一笑,露出的白牙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光,倒是比那鬼差还要吓人,“不会痛的。”

    钟馗笑了一声:“就一下?!我可没那么弱。”

    “呵呵,你死到临头还这么嘴硬。”那些人挽起袖子,举起手的家伙。

    “是什么人放肆?!”有人在外圈用清冷的声音喝了一声,声音不大却极具威严,仿佛一阵寒风刮过杂乱喧闹的人群,让喧闹的人群立刻都安静下来。

    钟馗一听见是司马郁堂的声音立刻松了一口气。

    果然,一阵脚步声之后,这些‘蛮牛们’就被刑部的捕快和守卫长安的长安卫围在了中间。自从人皮鼓案破了之后,皇上调拨了一千长安卫给司马郁堂,以备不时之需。司马郁堂也算是第一个能跨部调配武力的官员。

    长安卫迅速辟开一条道,司马郁堂背着手慢悠悠走了进来。

    钟馗一抬头,屋顶那个身影已经消失了。

    “呵呵,算你跑得快。”钟馗冷笑,伸手摸着脸上火辣辣的地方,手却忽然一僵。面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划破,脸上还渗出血来。

    司马郁堂冷冷转眼看了一圈,目光所到之处,所有人都低下了头。

    “何事在此喧哗?”

    他的目光停在了离他最近的那个人身上。那人立刻腿软跪了下来磕头:“大人明鉴,有人说发现了‘吸血魔’,还说只要我们杀了他,就给我们十两金。”

    司马郁堂一挑眉:“哦?什么人值十两金?”

    那些人纷纷把手指向钟馗。

    钟馗低头侧脸,像是恨不得钻到地下去。

    司马郁堂不紧不慢靠近。钟馗往后贴在墙上,像是被逼到了死角的老鼠,越发缩成一团。

    一身灰衣,光头,毫无特色和优点的侧脸,被这些没有武功的人围攻也无还手之力,怎么看都只是个普通的小沙弥,如何值得别人用这么大价钱来买命?

    司马郁堂心里越发惊奇,淡淡出声:“把头转过来。”

    钟馗捂着脸,捏着嗓子说:“不敢转。”如果带着面具,司马郁堂肯定认不出他。现在面具已经被人弄破了一块,他就不敢保证了。

    “躲躲藏藏,非奸即盗。”司马郁堂忽然出生,出其不意一个箭步上来,伸手捉住钟馗的肩膀。

    钟馗一个旋身,便像个泥鳅一样滑开了。

    司马郁堂如影随形,贴着钟馗转身又是一抓。

    钟馗一个空翻,向后翻开,然后便从那众人让开的通道拔腿狂奔。

    “给我拦住他!”司马郁堂下令。

    只是那些人完全没有逃命的钟馗动作快。包围圈还没有形成,钟馗就已经一溜烟地消失在了夜色里。

    司马郁堂想也不想就要去追,可是原本打算拦截钟馗的人现在都挡在了他的路上。司马郁堂气急败坏地低喝了一声:“让开。”

    等到那些人再让出通道,那个可疑的沙弥早不见了踪影。

    “可恶。”司马郁堂咬牙启齿低声骂了一句,“竟然让你跑了。”

    手下在审问围攻钟馗的人,司马郁堂一直面无表情在周围慢慢踱步查看。

    问来问去,那些人说不清楚沙弥到底干了什么。

    司马郁堂忽然停下了脚步,眼神淡漠望着渐渐发白的天空,冷冷自言自语:“无故滋事,等同作乱。”

    那些人一听,面面相觑,个个头上都冒出冷汗来。

    这位官爷的意思是把沙弥说得越罪大恶极,他们就越能开脱?大家心领神会,所以纷纷作出忽然想起什么的模样,然后个个信口开河,说得天花乱坠。

    “啊,说起来,他偷了我家的东西。”

    “是的,我也想起来还抢了我家的狗。”

    “他强奸了我家母猪,呜呜呜,没人性。”

    “好了,够了!”司马郁堂听见他们越说越不像样,终于受不了了,决定结束这场闹剧,转头吩咐手下,“叫画师来画出沙弥的画像。我倒要看看,他能躲到哪里去!”

    第二日,那个面貌平平小沙弥的画像便贴满了整个长安城。

    钟馗换了张人皮面具,穿着一身绸缎衣服,带着金冠,手里托着鸟笼,把自己弄得活脱脱一副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的样子,才敢出来到城里转悠。

    远远便看见集市上贴了布告,还有一群人在围观,钟馗走过去在圈外瞥了一眼,然后停下了步子瞪大了眼睛。

    那布告上悬赏的人,不正是他假扮的小沙弥吗?

    他飞快地扫了一眼布告:悬赏十个铜钱捉拿此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之人。

    ‘我去,谁奸淫掳掠了?为了抓我就这样诬陷人,司马郁堂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钟馗头顶冒火,把牙咬地咔咔响。

    离钟馗不远处,有个女人推了一下同伴,红了脸低声说:“哎呀,司马大人来了。”

    司马郁堂一般上午在城巡逻一圈。钟馗为了避开他,特意等到黄昏时分才出来。千算万算没算到,司马郁堂为了捉他,竟然一整天都在城里巡逻。

    钟馗原本背过身打算躲起来,可后来一想,这么躲躲藏藏反而越发让司马郁堂生疑,便索性昂首挺胸迎面向司马郁堂走去。

    与司马郁堂错身而过之时,他还特地变了声音,犯贱地伸手勾了一下站在水粉店门口女子的下巴:“美女。”

    司马郁堂果然看都不看他便直接过去了。

    呵呵,门板脸果然没认出来他来,也不枉他特地没穿自己的标配白衣。

    钟馗松了一口气,得意洋洋一步一摇接着向前走。

    “玉玲珑。”司马郁堂却忽然在钟馗身后叫了一声:

    钟馗手里玉玲珑变的鸟笼立刻转头,用乌溜溜的眼睛瞪着司马郁堂。

    啊,糟了!钟馗暗自捂眼哀叹之后,拔腿就跑。

    司马郁堂转身闪过来,在后面穷追不舍。

    两人穿街过巷,翻墙跳桥,倒了鸡笼,打了汤锅,推了桌子,一路喧嚣而过。

    眼看司马郁堂离钟馗只有几步之遥。钟馗忽然一个拐弯,沿着墙角转了个弯。

    等司马郁堂再追过去,那里还有钟馗的身影。

    呵呵,大白天众目睽睽之下,这家伙绝不敢轻易用法术。他倒要看看能躲到哪里去。司马郁堂收住脚,立定转头眯眼仔细扫了一圈,连狗窝都不放过,然后转身进了身旁的裁缝铺。

    裁缝铺大堂除了花白头发的掌柜再无别人。

    司马郁堂指着试衣间的帘子问掌柜:“这里面是谁?”

    掌柜茫然地说:“一位……”

    d  .. q,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