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九十四章 我们的爱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夜里,和尚们都撑不住坐在地上睡着了。司马郁堂也靠在树上抱着胳膊闭着眼休息。

    门窗紧闭的房间里,三王爷却忽然睁开眼坐了起来。

    “你来了。”他走到桌边说。

    霍轻怜的身影出现在桌子边:“嗯。”

    “今晚上,我想画画。画你最喜欢的兰竹图。”三王爷脸色依旧苍白,精神却很好。眼里闪着喜悦的光芒,仿佛没事人一般。

    霍轻怜走近,摇着头:“不用了,我就想你陪我坐坐。”

    “你等下又要走吗?”三王爷眼里浮上浓重的哀伤,“不要走了。怜儿,就在这里陪着我吧。”心里着急,他几个快步上前捉住了霍轻怜的手。

    霍轻怜仰头看着他:“要不,你跟我一起走吧。”????“好,我跟你一起走,天涯海角,地狱天堂,我都和你在一起,再不分开。”三王爷痴迷的模样看了叫人心酸。

    霍轻怜眼波闪了闪,忽然把三王爷推开:“不,你别傻了。我已经死了,我死了。温宜海,你再不舍得,我也已经因为你的默许而被他们害死了。”

    三王爷摇着头:“不不不,你没有死。你不是在这里吗?”

    “唉……”悠长的叹息声从房间黑暗的角落里传来。

    三王爷和霍轻怜都停了下来同时转头。

    一个身影慢慢总黑暗里走了出来:“你们这又是何苦呢?”

    “钟馗!你不是死了吗?”三王爷下意识就拦在了霍轻怜面前。

    那个身影走到亮处,果然是钟馗。只是他穿着灰色和尚袍,光着头。

    钟馗朝霍轻怜伸出手去:“既然你不忍心害他,就跟我走吧。你这样,总在人间徘徊也不是办法。”

    “都怪你,要不是为了杀了你,他们何须牺牲我?!”霍轻怜忽然露出狰狞的样子朝钟馗扑了上去。

    钟馗伸手一点,点住了她的额头,便让她定在了空中。

    “唉,你还没有认清吗?他们不过是一箭双雕,除了我再顺便杀了你。”

    霍轻怜一脸茫然:“为何要杀我,为何?”

    “因为他太优秀身份太特别,却又只爱你一人,所以有人容不得你。”钟馗摇头叹息,“他不能有感情,更不能把感情放在一个女人身上。否则以后不但会威胁到某人,还会威胁到整个温氏的江山。”

    三王爷浑身颤抖起来,转身拿了剑朝钟馗刺了过去。剑明明穿过了钟馗的身体,钟馗却若无其事。

    他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身体还没有长好,没法让你再杀我一次泄愤。”他只一指,三王爷就手脚并拢,站在那里不能动弹了。

    “走吧。要不是有人想要利用你,你的时辰早就到了。”钟馗满眼怜悯地望着霍轻怜。

    泪水从霍轻怜眼中涌了出来:“我能再亲亲他吗?”

    “你这样,只会对他伤害更大。”

    “求你了。”霍轻怜跪了下来,伏在地上。

    钟馗转开头,默许了。

    霍轻怜站起来慢慢走近三王爷:“我从没想到能真的嫁给你,我已经很知足了。忘了我吧。”

    三王爷瞪大了眼睛:“你胡说什么。我怎么能忘了你?你不要听这个疯子的。我不在乎你伤害我。你别走。”

    霍轻怜踮脚上前,吻住了三王爷的唇。

    钟馗转过身去,抬头看着窗外的月亮。

    泪水从三王爷的眼角滑落,他绝望地回应着霍轻怜。虽然那张嘴唇已经没有了过去的温暖柔软,只有冰冷,却让他越发难舍难分。

    霍轻怜忽然把三王爷一推,退后一步,消失在了地上忽然出现的黑洞中。黑洞立刻消失了,等三王爷睁开眼,一切又都归于平静了。

    只有霍轻怜的泪水在空气里化作了水气,晶莹璀璨,光芒耀眼,提醒着三王爷,刚才,她还在。

    钟馗轻轻抬手,三王爷身上的禁锢消失了。

    三王爷仰头望着天,微微张嘴,就好像被人扼住了喉咙一样。

    钟馗打开门走了出去,身后的三王爷才伏在地上发出狼嚎一般的悲鸣之声。

    明知道这一世只有短短几十年,一旦结束,下一世便是陌路,这些凡人却依旧爱得这样刻骨铭心。

    司马郁堂做了个梦。

    他梦见钟馗穿着一身灰色僧衣走到他面前看着他,还是笑得那么没心没肺。他想要伸手拉住钟馗,却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钟馗起身离去,消失在黑暗里。

    一下从梦中惊醒,司马郁堂却发现面前什么都没有。

    所有人都在沉睡,只有原本紧闭的房门大开着。他一下跳了起来,脚步轻点,几步就到了房中。

    三王爷虽然一样安静躺在床上,可是脸上已经恢复了一些血色。

    “太医,叫太医!”司马郁堂立刻转身走出来大声叫着。

    太医细细检查之后,说三王爷脉象稳定,呼吸平稳,很快就会醒了。

    果然,还没有到早上,三王爷就醒了。

    皇上大悦,嘉奖了大广寺和守卫的各人。

    司马郁堂俸禄涨三成。大广寺每年御赐香火钱增加一千两银。

    司马郁堂急急忙忙回到家中,给那几株藤蔓浇水。

    藤蔓却比昨日看见时,还要更加萎靡,水一碰就‘哗啦啦’从墙上坍落下来,彻底成了泥。

    司马郁堂手里的瓢落在地上,满脸失落:“怎么回事?莫非昨夜才是真的告别么。”

    钟馗出事之后,他一次都不曾梦见他。昨夜的梦却真实到怪异。

    大广寺把后院钟馗住过的院子列为了禁地,禁止任何人进出。

    棉花糖以为他要圈起来给什么贵客住,会赶他们一家走。方丈却没有任何表示,只叫人每日送奶牛吃的草料过来。

    棉花糖对着衣服嘀咕:“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那家伙要回来了。”

    话音刚落,门就被人推开了。

    钟馗站在门口,随手又关上了门,还栓上了门栓。

    棉花糖一家四口呆楞了一下,便忽然都跳了起来。两个小不点朝钟馗扑了上去,在他身上撒娇打滚。衣服则慢悠悠飞起来落在了他肩膀上,盖住了原本灰色的和尚袍。

    “奶奶的。我老婆,我的孩子,现在到好像变成了你的一样。”

    “呵呵,拿走拿走,我都烦死了。”钟馗一边冷笑,一边走到廊下坐下。他把爬到他头上的白大点扯下来,把钻到怀里的白小点掏出来,却不舍得扔出去,依旧抱在怀里。

    “你如何混成了一副秃驴的样子?”棉花糖嘴里埋汰着钟馗,脚下却慢悠悠靠近,爬到他膝盖上坐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