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九十三章 你在哪儿?(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三王爷苦笑了一声:“我知道。我小时候总去找你,也是为了跟我母妃做对。我讨厌她给我安排的一切。只是我们都演得太投入,假戏真做。”

    “我是真的爱你。”

    “我知道。”三王爷闭上眼,点头,“我知道。”

    “我为你死都情愿。只是你不该为了陷害钟馗,任那龌龊的男人侮辱我。”霍轻怜抽出了手,站起来,退了一步,满眼哀伤和怨恨。

    “怜儿,你听我说。我知道要你配合,没想到他们会这样伤害你。我要是知道,一定不会……”

    “迟了……迟了……”

    霍轻怜摇着头叹息着退后,就这么消失在蓝色的月光下。

    三王爷站起来,转头四顾,惊慌失措地呼唤着:“怜儿,你别走。”????他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夜空,却再没有人回应。

    三王爷病了,脸色苍白,昏睡不醒。

    太医们轮番上阵,却找不出原因,也叫不醒三王爷。这可急坏了皇上和李贵妃。

    听见三王爷府上有闹鬼的传言,皇上特从御前侍卫中调选身强力壮的前往三王爷府守卫,同时着刑部调查是否有人给三王爷下毒。

    司马郁堂被皇上钦点负责此事。只是他把三王爷的日常饮食作息查了个遍,都没有查到任何古怪。刑部各人日夜在三王爷府上侦查,不得休息,所以私底下多有抱怨。

    “要是钟公子在就好了。”

    就连司马郁堂都曾多次听见这样的耳语。

    是啊,要是他在就好了。他只要看一眼便知道古怪。

    夜里,司马郁堂路过三王爷卧室,忽然听见里面有人说话,便停下脚步,侧耳细听。

    听声音,竟然是三王爷在和一个女子说话。

    三王爷醒了?!这个念头划过他的脑海,惊喜推门而入,却只见三王爷一个人坐在桌边喃喃自语。

    莫非?他在梦游?司马郁堂小心靠过去,忽然觉得扑面而来的寒气。一个透明的东西,朝他扑上来,却在碰到他时尖叫着退后,消失了。

    三王爷立刻扑倒在桌上,又不省人事。

    司马郁堂立刻叫人:“来人,点灯。”

    太医诊治之后说三王爷没见好转,却越发病重了。现在他进气少,出气多,面色铁青,明眼人都看得出时日无多。

    三王爷的正妃,曾将军的女儿,坐在床边呜呜哭着,求前来探望的皇上想办法救三王爷。

    心急如焚的皇上命人把当夜巡逻的人都叫了来。

    侍卫和捕快乌泱泱跪了一院子。

    “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叫你们保护三王爷,结果他还越发重了。要是想不出办法让三王爷好转,你们就通通给朕去死。”

    皇上一阵怒吼之后,院子里鸦雀无声。

    “司马郁堂,你说!你跟着钟馗这么久,总有点法子。”

    司马郁堂暗暗摸了一下自己怀里那个符咒。这是他从钟馗手中抢来的。他一直随身携带。昨夜就是它救了他。

    “皇上。”司马郁堂拱手,“臣斗胆提议,请大广寺高僧前来作法。或许能救三王爷。”他不敢说是三王爷府上闹鬼。因为皇上最忌讳这些事情。

    皇上沉默了片刻:“便照你说的法子去试试看吧。”

    司马郁堂受命前往大广寺请高僧,路过家门进去换衣服。回到卧室,他赫然发现,几日没注意,那几根绿藤就已经爬满了整面围墙。绿意森森,竟然已经看不见原本的墙面。

    “钟馗,你的东西果然跟你一样生命力顽强。”司马郁堂嘴角抽了抽,转身走了。

    大广寺的方丈立刻派了几个德高望重的和尚前往。只是马车路过司马郁堂家时,车轴忽然断了,一时半会儿还修不好。司马郁堂只能行礼:“请各位长老去寒舍客厅稍坐。”

    方丈摇头:“人来人往,太过吵闹。”

    司马郁堂想想只有他那里清静,便又说:“在下住的院子清静,只是有点小,望长老们不要嫌弃。”

    他领着他们从偏门进了他住的院子。叫人上了香茶和素点心,便去看人修车轴去了。

    那方丈站在那边布满绿色藤萝的墙边抚掌大笑:“哎呀,你在这里。”

    藤蔓像是活了一般,慢慢聚拢,卷曲,在墙上网出了一个人形的笼子。

    半个时辰后,司马郁堂进来行礼说:“车轴修好了,请高僧们上车。”

    和尚们带着斗笠鱼贯而出。司马郁堂忽然发现那面墙的藤萝在这么一会儿功夫就枯萎了。叶子散落一地,藤蔓也全部焦黑卷缩,仿佛刚刚着了一场火一样。

    这是怎么啦?他大惊,上前几步。此时,刚好有个和尚经过他身边。

    那种感觉似曾相识,司马郁堂立刻转头,却只见一群戴着斗笠的身影,并未觉得有什么异样。

    方丈上了车,双手合十:“大人请。”

    司马郁堂才从惊愕中惊醒,忙上马跟上了马车。

    方丈看过三王爷,只说夜里来作法,便把司马郁堂他们请了出去,然后和几个长老们盘腿坐在门外地上念经打坐。

    司马郁堂其他各人面面相觑,也只好守在院子里。

    从寺庙里出来的时候,是八个人。现在还是八个,可是司马郁堂总觉得不对。

    和尚们把斗笠摘了放在跟前。八个斗笠一字排开。

    司马郁堂忽然意识到方丈进他家的时候带了斗笠,出来却没有,手上也没有拿,院子里的桌上也没有。

    当时他光顾着看墙上的藤蔓,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那时多出来一个人,去哪里了?

    司马郁堂眯起眼看了看屋子里,不动声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