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九十二章 你在哪儿?(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两个毛绒球喝饱了牛奶,就跑回来,在衣服上打滚。它们早把钟馗当成妈妈,现在觉得衣服上面有钟馗的味道,总要躺在衣服上才能睡着。衣服卷了起来,无限温柔地将它们包裹在中间,轻轻摇晃着,飞到禅房里去了。

    梁柔儿等门关上,才忽然捉住棉花糖:“我不管你是不是神兽,我只要你告诉我一点。钟馗是不是没有死。”

    司马郁堂见梁柔儿又开始激动了,立刻快步走回来。

    棉花糖跟司马郁堂交换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眼神,却没有回答梁柔儿的话。司马郁堂搂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拉离棉花糖。棉花糖退了一步,纵身一跃,跳上了围墙。

    “如果他没有死,那他又在哪里呢?你告诉我啊。”梁柔儿追在它身后叫着。

    棉花糖头也不回,消失在了墙头。

    “好了,你这样,就算他离开也不安心。”司马郁堂轻抚梁柔儿的背。

    “我们去找他吧。”梁柔儿拉着司马郁堂的手。????“唉。”司马郁堂轻轻叹息,“傻瓜。上一次你能找到他,是因为他在等你,特意在他经过的每一处,都留下了线索。这一次,你要去哪里找?”

    梁柔儿喃喃自语:“是啊,去哪里找?钟馗,你在哪里啊?”

    把梁柔儿送上了马车,目送她远去,司马郁堂正要翻身上马,回头却发现棉花糖坐在墙边看着他,嘴里叼着一个小锦囊。

    “何事?”司马郁堂惊讶于它的郑重其事。

    棉花糖把锦囊放在地上,幽幽出声:“钟馗生前怀里总揣这个种子,说有一日,他若能安定下来,就在山脚搭个茅屋,把这种子沿着篱笆洒下去。春天绿藤缠满篱,夏日花开艳如锦,他就拿一壶酒坐在院子里,赏月听风。”说着,它脸上浮起与外貌不相符的成熟与哀伤。而且,声音还是听着很别扭。

    司马郁堂越听心里越难受,捡起了锦囊:“知道了,我拿回去帮他种上就是。”

    将锦囊小心贴身放好,司马郁堂才翻身上马走了。

    衣服飞了出来,坐在棉花糖身边。

    棉花糖笑了笑:“想不到吧。我如今也能这么油嘴滑舌,谎话连篇。”

    衣服靠着它。两人默默看着司马郁堂走远。

    司马郁堂一回家就把种子种在了他卧房外的窗下,每日起床第一件事便是给它浇水。

    不到三日,那种子就萌出了新芽,沿着墙壁攀了有半个人高。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钟馗不在了,长安城里又开始乱了。司马郁堂疲于奔命,常常天没亮都出去,夜色深沉才回来。只是不管多累,只要坐在窗边,看看那几株日益蓬勃的藤萝,他便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这天夜里,他在睡梦中觉得有人在窗口看着他,便惊醒,起身查看。窗外什么都没有,只有微风下舞动的藤蔓绿叶。

    司马郁堂苦笑:“我也跟柔儿一样,想念成痴了吗?”

    与此同时,三王爷府上。三王爷正在和新娶的小妾喝酒。为了安抚他痛失霍轻怜的哀伤,皇上特准许他从西域进献的十个美女中挑两个做侍妾。

    只是几杯酒下肚,三王爷脸上的阴郁不见化开,反而越发浓了。

    两个小妾交换着眼神。

    能嫁给年轻英俊又有为的三王爷,远比被赐给那个五大三粗的武夫要强。只是三王爷人前得意,人后却对她们两爱理不理。

    她们必须尽快想办法来留住三王爷的心。

    一个侍妾站起来行礼:“王爷,请准许贱妾跳舞为您助兴。”

    三王爷也不出声,只管给自己倒酒。

    那小妾便当他同意了,跑到院子里,在月下扭着腰肢。媚眼如丝,腰肢柔若无骨,让人看了血脉喷张。

    三王爷已经有些醉了,眼神迷离,端着酒杯望着小妾。

    阿,那不是怜儿吗?怜儿最喜欢在花树下跳舞。

    那时的阳光真好阿,照在她脸上,让她的笑起来比树上的花儿还要灿烂和美丽。

    小妾扭着扭着就又回到桌边,俯身给三王爷倒了一杯酒,将丰满雪白的胸脯靠着他,娇嗔地叫了一声“王爷”。

    三王爷眨了眨眼,从痴梦中惊醒,眼前的幻像立刻消失,心里涌上浓浓的失落和哀伤。

    小妾蹭得他不但没有起兴致,反而十分烦躁,把酒杯往桌上一砸,冲两个小妾低吼了一声:“滚!”

    两个小妾呆楞了一下,忙站起来,互相搀扶,匆忙退了下去。

    三王爷一个人坐着,自饮自酌,一杯一杯下去,越发愁肠百转。

    “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喝闷酒呢?”柔美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循声望去,便对上了霍轻怜温柔美丽的双眸。三王爷努力睁大迷蒙的眼睛,苦笑了一声:“我又是做梦是不是?”

    “怎么是做梦呢?我不就在这里吗?”霍轻怜捂着嘴轻笑。

    三王爷一把捉住霍轻怜的手,哽咽着:“做梦也好,让我抱抱你。我知道,你不会舍得就这么丢下我的。”

    霍轻怜没有躲,只是手冷得吓人。

    她给三王爷倒了一杯酒:“既然喝酒,就该叫上我。难道你已经不喜欢我了?”

    桌边明明坐了两个人,却只有三王爷一个人的影子。三王爷此刻全心都在霍轻怜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你还记得那日我们小时候在后院掏鸟窝吗?你摔下来,把我吓得大哭。”

    三王爷脸上漾起微笑:“嗯。我痛得要死,却怕吓坏了你只说不痛。我笑你哭是怕被罚不是真的心疼我。”

    “才不过几日,你伤还没有好,便又溜出来带我去捉鱼。”

    “其实你一直不喜欢干这些事情,你讨厌晒太阳,不喜欢浑身被弄得脏兮兮的。只是为了陪我,才勉强自己。”

    “你不知道吧。其实我一直都在接近你。我想草鸡变凤凰。我想从下人房里出去,我想做主子,不想再做一辈子奴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