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九十章 王府夜宴(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两个小东西的痛苦挣扎,让钟馗逼着自己垂眼接过了已经完全没有知觉的霍轻怜。

    可惜了,又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死在‘吸血魔’手里。钟馗轻轻叹息。

    他伸手想替霍轻怜把衣服拉好,遮住要害。

    ‘吸血魔’却说:“不要做无谓的事情。”

    钟馗淡淡回答:“你无非就是想要嫁祸给我。何苦要害一条无辜的生命。”

    “无辜?!”‘吸血魔’忽然笑了起来,“钟馗,这个世界,就没有完全干净的人。包括你自己。”

    止住了笑,‘吸血魔’冷声说:“你,现在抱着霍轻怜飞起来,落在湖中的舞台上。”

    “真不好意思。今天我有点不舒服,飞不起来。”????从刚才开始。钟馗就觉得腹中灼热,仿佛那里被点了一把火,要从里往外烧起来一样。

    “别惊讶,因为你喝的酒里面加了点你最讨厌的东西。其实,今天就算没有这两个小东西,你也打不过我。”

    忽然明白自己刚才闻到的那种香气是什么的味道了。钟馗一抬眉,嘴角漾起邪魅地微笑:

    “难为你还亲自给我倒酒,可惜我有眼无珠,没人出来。”

    “现在知道,也不晚。你别怨我,我本来打算跟你相安无事的,可是太多人想你死了,我也只是顺水推舟。”

    人皮鼓的案子表面上是破了,其实后面的黑手并未揪出来。

    有人不想钟馗往下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永远沉寂。

    钟馗笑了一声:“你们就那么有把握能弄死我?”

    湖边忽然响起鼓声,应是鼓舞的表演开始了。

    ‘吸血魔’有些不耐烦了,用力捏住了白大点和白小点,冷声对钟馗说:“别废话,照做。飞不起来,爬到主楼楼顶再跳下去”

    在霍轻怜身体遮掩之下,钟馗在那人身上留下了一点东西,才转身爬上了主楼。

    站在这里,湖面的一切净收眼底,钟馗回头看了一眼花园里那两个奄奄一息的小东西。

    在那边,棉花糖已经赶到,正悄悄朝‘吸血魔’靠近,他对身上的衣服说:“去吧,去救你的孩子。帮我照顾好玉玲珑。”

    衣服从他身上飞起离开,恋恋不舍不住回头。

    钟馗抱着霍轻怜用尽全力纵身一跃。

    司马郁堂正在心不在焉欣赏着舞蹈,忽然听到有人惊呼了一声。抬眼,他便看见一个白色身影从天而降。

    “钟馗?”他皱眉站了起来,几步走到栏杆边,探身出去想要看清楚。

    只见钟馗只穿了贴身衣物,抱着一个几乎一丝不挂的女子落在台中央。

    “他搞什么?”司马郁堂咬牙切齿骂着,飞身从楼上跳了下来,朝钟馗跑去。

    忽然两个婢女从旁边跌跌撞撞冲了出来,指着钟馗叫到:“是他,是他侮辱了夫人,还想把夫人掳走!抓住他。”

    钟馗把霍轻怜放在台中央,抬头看了一眼棉花糖那边。衣服已经悄悄绕到了‘吸血魔’身后,从后面裹住了‘吸血魔’的头,骤然变大的棉花糖趁机抢过两个小东西,甩到了自己背上。

    衣服松开了‘吸血魔’,棉花糖森森逼近。

    “抓住他。”士兵们的叫喊声把钟馗惊醒,他没有时间再去理会那边的战斗了。

    钟馗飞身而起正要跑,腹中猛地一阵脚痛,那火焰便忽然在全身熊熊蔓延开来。

    他立刻痛苦地落下,半跪在了地上。

    还没等他站起来,五根绳索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绑住了他的手踝脚踝和脖子往往不同方向一拉。

    钟馗被硬生生拉成了一个大字。

    他身体在空中摇摆,猛烈地撞响了旁边的大鼓。

    “痛…..痛……痛……”

    那声音一声一声,听得人胆战心惊。

    司马郁堂瞳孔剧烈的放大,想要冲过来,却被人拦住了。

    “钟馗!”有人从主楼的顶层探出身子,朝着钟馗伸出手,歇斯底里地呼唤着,却很快被人拉了进去。

    梁柔儿果然在顶楼。

    钟馗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意识模糊了,无尽的黑暗朝他席卷了过来。

    “系上法器,帮上石头,把他沉到湖底!”

    三王爷这个时候才跑出来抱着霍轻怜,指着钟馗疯狂而又愤怒地叫着。

    钟馗浑身被铁链捆紧,还加了铁球,每一个链子上都有高僧的法器,然后被从湖中间沉了下去。

    冰冷的湖水,幽深如蓝色的碧玺,毫无声息。

    钟馗就这样闭着眼,慢慢沉到了底。

    司马郁堂挣脱了别人的束缚,跳入了湖水,沉了下去。

    湖水太黑,太冷,还没有游到钟馗沉下去的地方,他就已经浑身无力。

    有人划了船过来,把司马郁堂捞了起来。

    司马郁堂浑身滴水,脸色苍白如纸。

    他不住地颤抖着,挣扎着想要再下去,却被人按住了。

    “儿啊,你要想想我们司马家这一大家子。”

    司马郁堂抬头才发现按住他的人原来是父亲司马延。他眼里透出浓浓的绝望,微微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司马延拍了拍司马郁堂的肩膀,命人把船划了回去。

    远远可以看见湖岸上,在众人簇拥之下,皇上已经带着太子和女眷从后面离开了。

    一切都安静下来了,只有哗哗的水声。

    起雾了,白色的、梦境一般的雾气慢慢在黑沉沉的湖面弥散开,仿佛那个世界的门被打开了。

    “钟馗,这是你在跟我道别吗?”

    滚烫的泪水梗在司马郁堂的喉头,让他说不出话来。

    天亮之后,太子让人把钟馗捞起来,拉去乱坟岗葬了。可是仆人们捞来捞去,都只有一具缠着铁链被鱼啃噬干净的白骨。三王爷不肯信那白骨就是昨晚上才沉下去的钟馗。只是看那上面的各种法器,分明是昨晚上绑上去那些,他也只好命人就拉着这些去埋了。

    仆人领命,赶着马车,拉着用席子卷着的白骨从后门出去。早就等在那里的司马郁堂忙跟了上去,在无人之处拦住了仆人,塞给他一锭足有十两的银子,拱手哀求:“拜托行个方便。这人虽可恶,却是我朋友,求您让我带回去好好埋了。”

    一来司马郁堂好歹也是朝廷命官,拉车的人不想得罪,二来,反正已经是一具枯骨,埋在哪里都一样,于是便允了司马郁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