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八十七章 鼓为什么自己响?(四)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这跟鼓响不响跟涂不涂蜡有半毛钱关系吗?”

    “关系很大。因为鼓面上的孔,就是鼓会响的原因。风吹在鼓上,穿过这些大小合适的孔洞,鼓就响了。”

    “又胡说,我们在这里坐了这么多天。并不是每次子时都有风来。就算有,也是忽大忽小。”

    钟馗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满脸神秘:“这个寺庙其实刚好建在地府门口。每到子时地府门开一炷香,让鬼差出入,那时候就会阴风阵阵。为了保护高僧骨植,镇住那些鬼怪,修建这个寺庙的人,破费了些心思,所以一般人察觉不到阴风。是阴风把鼓吹得‘痛痛’作响。”

    司马郁堂皱眉:“你如何知道?”

    钟馗顿时哑口无言。

    因为他曾被困在这里一百年。可是这句话,他不能告诉司马郁堂。

    司马郁堂见他满脸尴尬,便转了话题:“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既然开始封了蜡,鼓应该不会响。却没有人特意像你一样破坏表面的蜡,如何又会响?”

    “这也跟这个寺庙有关系。修建寺庙的人,为了镇住阴气,整个寺庙都采用了极其能聚集阳气的材料。所以这里面的温度比别处都高一些。更别说,在点满蜡烛和长明灯的佛堂里,或者太阳当空的广场上。我从进山门起,看见门口那一株比别处都要早开晚谢的桃花便想起了这一点。”

    “还有一点说不通。你说了毛孔的事情之后,我仔细回想了一下。那面鼓送到刑部的时候,毛孔根本就不大。所以我也没有发现异样。是到了这里之后,才变大的。莫非蜡还能收敛毛孔?”司马郁堂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钟馗眉头紧锁:“这个我也没有想明白。三种蜡里面蜂蜡确实有轻微的收敛作用,所以女子们用它来美容。但是也不会有这么强的作用,而且也没法收敛死物上的毛孔。”

    太傅特地做了三面鼓,一面放在刑部,一面放在太庙,一面放在大广寺,大概也是参透了这一点,期望皇上身边的人,或者刑部有人能察觉,来追查。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解决了鼓自鸣的事情,可以稳定民心了。我要速速回去往上禀报。”司马郁堂郑重其事地抱拳鞠躬,“我代表长安城的百姓,刑部各同仁,谢谢你了。”

    钟馗也郑重地抱拳回礼。

    等司马郁堂转身走出去几步,钟馗才忽然说:“阿,对了,我的报酬,金子加美女不要忘记了。”

    司马郁堂停下了脚步,头也不回:“嗯,谁答应你,你找谁要吧。”

    是梁柔儿答应他。可是梁柔儿也是为刑部和朝廷把他请出来的!何况现在要他去哪里找梁柔儿呢?这赖账的本事也太厉害了吧!钟馗张嘴结舌。

    等司马郁堂已经出了大门,钟馗才从震惊中醒过来,咬牙切齿地说:“你们两个唱的双簧吧?肯定一早就想好怎么赖账了!!”

    司马郁堂此刻已经上马远去,却还是听见了钟馗那气急败坏的声音,忍不住微微一笑,抬头看天:嗯,天气真好。跟钟馗这个混蛋斗,真是其乐无穷阿!

    人皮鼓之事上报朝廷之后,皇上只回了四个字:“结案,嘉奖。”

    嘉奖当然又照例无视钟馗。钟馗已经习惯了,更何况他身边又多了两个毛球,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那件衣服自然是无法带孩子。棉花糖那爪子捧奶瓶都拿不稳,就更指望不上了。所以钟馗便又当爹有当娘。

    于是司马郁堂推开寺庙后院的门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钟馗坐在台阶上,那两个白花花毛茸茸的小球一只坐在钟馗头上用牙齿扯着钟馗的头发,一只蹲在手边吮吸他的手指。钟馗按住这只,那只又开始捣乱,让他狼狈不堪。

    听见门响,两个小东西便一溜烟地躲到钟馗的衣服下,然后从钟馗衣服下小心翼翼探出尖尖的嘴和乌溜溜的眼睛,望着司马郁堂。

    怎么看怎么那么像小鸡跟母鸡。司马郁堂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你来了。”钟馗暗暗念了个咒,立刻头发整齐,脸上抓痕全无。

    他这时才发现司马郁堂牵了一头奶牛。

    “我想,你再像女人,也不可能有奶,所以就买了头奶牛给你。当是酬谢你帮我破了人皮鼓的案子。”

    司马郁堂把牛拴在树上,走了过来。

    “多谢。”钟馗咧嘴一笑。

    衣服下那两个小东西已经跑了出来,贴着墙根,躲在树后,遮遮掩掩避开司马郁堂,溜到了奶牛的身边,然后一左一右抱着奶牛就开始喝奶。

    奶牛被咬得快跳起来了,钟馗忙捏了个咒,让它躺倒,省得它不小心伤了两个小东西。

    司马郁堂走到钟馗身边坐下,默默看着那两小东西喝撑挺着圆圆小肚子仰面朝天躺下,忍不住眼里带笑,嘴角弯了弯。棉花糖满脸戒备,走过去,把那两个小东西叼起来,放到了树后。

    “你看看你,平时总板着脸。忽然笑一笑,别人都看着害怕。”钟馗讥笑司马郁堂。

    “呵呵,我不像某人,整天嬉皮笑脸,一肚子坏水和花花肠子。”

    “我明明正气凌然好吧?”

    “呵呵。”

    门外有小沙弥在叫着:“钟公子。”

    钟馗忙应了。其实他原本讨厌寺庙,而且案子一结他就该走了。只是一来想着这两小东西还小,不能跟着他风餐露宿,二来他自己那天折腾了一下,也像是真的生过孩子一样,元气大伤,需要调整,所以他便厚着脸皮继续住在这里。

    小沙弥进来双手合十说:“三王爷府上派人来送请帖。”

    一个人从他身后走进来恭恭敬敬递了一张请帖给钟馗:“三王爷乔迁之喜,请您去赴晚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