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八十六章 鼓为什么自己响?(三)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就那么一小会儿功夫,你也够快的。”钟馗坏笑着挪揄棉花糖。

    “胡说,你洗了澡不要睡觉吗?老子能弄一晚上好吧。”棉花糖已经是一幅要抓狂的样子了。

    在司马郁堂看来,棉花糖冲钟馗汪汪叫着,钟馗冲棉花糖张牙舞爪,看着十分怪异。

    那件衣服抖得愈发厉害。

    司马郁堂揪着钟馗的领子:“别吵了,先看看你的衣服。”

    棉花糖冲钟馗作揖:“求求你把她穿回去。没有你的躯壳,她没有办法生孩子。”

    “滚。我帮你给老婆续命也就算了,还要帮你老婆生孩子吗?我是绝对不会把她穿回去的。你自己想办法。”钟馗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声,却没有防备身后的司马郁堂忽然把衣服捡起来,套在了他身上。

    钟馗表情呆滞了几分钟,便立刻捂着肚子单膝跪了下来:“啊,痛死老子了!司马郁堂,你是要害死我吗?”

    司马郁堂用脚踩住钟馗胸口,让他不能滚来滚去,然后抱着胳膊冷冷说:“深呼吸。用力。”

    “司马郁堂,你个混蛋。棉花糖,等大爷生完了孩子,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你。”钟馗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痛得所有五官都凑到了一起,嘴里骂骂咧咧。

    那衣服却安静下来,贴着钟馗身上,像是抱着他一般。

    “用力!”司马郁堂用力一踩钟馗,沉下声命令。

    “妈蛋,怎么用力?老子又不是女人。没地方出来!!”钟馗叫得像杀猪一般惨。

    “我管你孩子从里出来?要不我给你在肚子上开个口子?”

    “你个没有同情心的畜生。老子生孩子这么痛,你还踩我。以后你老婆生孩子,你也这样吗?”钟馗挣扎得没有力气了,躺在地上直哼哼。

    “要不要去请大夫呢?”司马郁堂自言自语,“请来了大夫也没有用啊。没地方出来。”

    棉花糖急得在边上直转圈。

    “要不还是先把你弄床上去吧。总在地上滚,好奇怪。”司马郁堂把钟馗打横抱了起来,扔在钟馗的床上。

    钟馗也顾不得什么尊严了,忽然又叫了起来:“哎呀,哎呀,哎呀呀呀。怎么又来了。痛死了。”

    他从中午一直挣扎到了凌晨,两个软绵绵的小小棉球一样的东西终于从衣服下摆处滚了出来。

    棉花糖舔着那两个棉球。棉球慢慢展开,露出小小尖尖的脸蛋,眼睛还闭着,跟棉花糖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钟馗精疲力竭,瘫软在床上,像一条死鱼。

    棉花糖把两个小白狐狸拱到衣服边,红着眼:“阿离,我们有孩子了。阿离,你快些好起来吧。”

    司马郁堂默默看着棉花糖一家人,隐约知道了个大概:衣服是棉花糖的妻子,因为某种缘故,只能依附在钟馗身上。

    “恭喜你,母子平安。”司马郁堂瞥了一眼钟馗,凉凉出声说道。

    “闭嘴。你别说话!”钟馗有气无力地回答,“你要是敢把这件事说出去坏我一世英名,老子就弄死你。”

    “呵呵。名声这种东西,你有吗?”

    那两个小东西忽然张开嘴嗷嗷叫了起来,应该是饿了。

    “喂,该给孩子喂奶了。”司马郁堂用刀把拍了拍钟馗的胸口。

    “滚!老子哪有奶喂它们?!”

    晨光忽然从窗户里照了进来。

    钟馗看着晨光沉思了片刻,忽然转头问司马郁堂:“你听见了吗?”

    “嗯?什么?”

    “昨晚上,钟没响。”

    司马郁堂定了定,才说:“是的。钟馗,这个鼓自鸣的事情,被你破了。”

    因为钟馗还很虚弱,所以最后是司马郁堂弄来了牛奶给两个小东西喝。

    棉花糖说因为两个小东西是钟馗生的,所以让他起名字。

    钟馗摆着手无力地说:“就叫白大点,白小点。”

    虽然这个名字一听就很敷衍很不负责任,棉花糖也只能含着泪接受了。

    司马郁堂和钟馗又盯了三面鼓一夜,确认三面鼓都没有响。

    “或许,只是因为那些厉鬼都被你弄走了,所以鼓就不响了。”司马郁堂若有所思地说。

    钟馗想了想:“也有可能。所以,我还要想办法让它们再自鸣,才是真正找到了原因。”

    他拿着火把凑近鼓。司马郁堂劈手夺了他手里的火把:“你疯了?烧了就解决了吗?”

    “放轻松!”钟馗拍了拍他的肩膀,把火把接了过去,“你要害怕,我还有别的办法。”

    他把其中一面鼓放在屋子里,然后关上门,在屋子里点起了无数蜡烛和长明灯。

    不一会儿,屋子里就热得人满头大汗。他还特意把鼓靠近热的地方。

    鼓上面的蜡,慢慢融化了。

    钟馗又打开了门。

    夜里时辰一到,那面融化掉了表面蜡质的鼓便响了起来。

    “痛……痛……痛”的,声音虽然没有原来的大,却一样吓人。

    其他两面大鼓却保持着沉默。

    司马郁堂瞥见钟馗脸上隐隐的得意,嘴角抽了抽:“说吧。虽然我不一定相信,却不能把你憋坏了。”

    “你知道这个蜡烛的蜡是怎么来的吗?”

    “无非就是虫蜡、石蜡、蜜蜡三种。”

    “没错。石蜡最次,虫蜡稍好,蜜蜡最优。石蜡是石头里的蜡,虫蜡是寄生虫长在蜡树上得到的分泌物,这个蜂蜡吗……”

    司马郁堂听他啰啰嗦嗦的,不由得有些不耐烦了,皱眉打断他:“长话短说。”

    “其实就是因为人皮上的孔洞太大,制成鼓皮之后,相比别的皮料就越发大。大概是仙乐坊的老板和师傅和发现了这一点,就在制好的人皮鼓面上用上好的蜂蜡细细涂了一层。堵住了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