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八十五章 鼓为什么自己响?(二)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梁柔儿垂眼取了碗,给钟馗盛了一碗粥:“坐下来吃吧。”

    钟馗走到桌边,小心观察着梁柔儿。她的眼圈有些肿,明显昨夜没睡好,还哭了。

    是他又惹她哭了?钟馗暗暗懊恼,故意做出害怕的样子问:“柔儿莫不是在里面加了泻药?”

    “没有。”

    “痒痒药?”

    “没。”

    “鹤顶红?”

    “你吃还是不吃?”梁柔儿终于不耐烦了,一瞪眼。

    “吃!”钟馗忙端起碗。

    正说着,司马郁堂从门外走了进来。

    钟馗像是看见了救星:“来来来。正好吃早饭。”

    司马郁堂瞥了一眼他,却问梁柔儿:“柔儿一早差人叫我来,有何事?”

    梁柔儿坐下,沉默了许久才说:“我本是京城大户人家的女儿。父亲平日管得严,很少让我出来。那几日家里出了点事,乱成一团,平日看着我的人都被父亲调走了,我才有机会偷溜出来。那段时间,父亲没有想到我会跟着你们躲在凶宅里,所以一直找不到我。”

    钟馗飞快瞥了一眼司马郁堂。

    司马郁堂垂眼默默听着,看不出喜怒。

    其实他也早料到了,只是惊讶梁柔儿为什么今日会忽然说这个。

    “这次是因为人皮鼓的事情,父亲才又放我出来。其实,我今天是要向两位告别。我再回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空出来见两位。”梁柔儿说着红了眼,“我原本想好好做一桌子菜给两位吃,留个念想。怎奈自己不争气,做来做去都不好。这些点心是我从裕丰楼买来的,你们就当这是我做的吧。”

    钟馗觉得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头,上不得,下不得。

    他勉强笑了一声:“柔儿别这么说。你出不来,我们可以进去。以我和司马郁堂的身手,还不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梁柔儿眼睛直直看着钟馗:“钟馗,你说话要算话。”

    “嗯。说话算话。”

    梁柔儿灿烂一笑:“好,来,吃吧。”

    原本柔软香甜的点心,吃在嘴里却如同嚼蜡。钟馗硬往嘴里塞了几块点心,司马郁堂却什么也没有动。

    “司马郁堂,我不在的时候,你要把他看住了,还有不要把他掰弯了。”

    司马郁堂原本满脸阴郁,此刻也忍不住弯了弯嘴角,无奈地抚眉:“掰弯谁也不会去掰弯他啊。他连个人都不算。”

    钟馗瞪大了眼:“你这算什么话?我钟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爱,怎么就不值得你掰弯了?”

    方丈忽然从门口走进来,朝这边双手合十行了个礼。

    梁柔儿神色又阴郁了下去。

    她垂眼站起来,默默走了出去。

    司马郁堂见钟馗坐着不动,便皱眉说:“你不去送送吗?”

    钟馗笑了笑:“有什么好送的?应该很快会见到。而且,我与她总有永别的一天。”

    司马郁堂认真看着钟馗:“钟馗,人都说我冷酷无情,我有时候却觉得,你比我薄凉多了。”

    钟馗淡淡应了,继续把点心往嘴里塞:“嗯。我原本就比你要心狠。你只是被我的外表骗了。”

    门外响起马车轮子滚动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远到听不见了。

    钟馗终于停下了狂吃海塞的动作,抬起头,转眼看着大开的门。

    “你就算是一个冰块,梁柔儿也应该已经把你捂化了……”司马郁堂叹息着,“你真是……”

    一个想法电光火石一般闪过他的脑海,钟馗猛然转头瞪着司马郁堂:“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次?”

    司马郁堂以为他生气了,也沉下脸:“我说你的心比冰块还冷。捂都捂不化。”

    钟馗呆了片刻,才说:“司马郁堂。如果没有猜错,我已经解开人皮鼓自鸣的原因了。”

    司马郁堂将信将疑,命人把鼓从刑部都取了回来,一字在大雄宝殿前的广场上排开。

    钟馗用手摸了摸鼓的表面,果然又像第一次他触摸时那样,沾了白色的薄薄一层。

    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虽然跟手中蜡气味有一点不一样,却可以肯定也是一种蜡。

    钟馗拿了白蜡在鼓面上蹭着,为鼓面上涂了薄薄一层蜡膜。

    一直抱着胳膊在身后默默看着钟馗折腾的司马郁堂一挑眉:“就这样?!”

    钟馗点头:“就这样。”

    “然后呢?”

    “等天黑。”

    两个人默默无言坐在屋檐下盯着三面大鼓发呆。

    “钟馗,为什么最近你的肚子愈来越大?”司马郁堂忽然问。

    “我?”昏昏欲睡的钟馗一下醒了,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果然,他的腹部高高隆起,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你一个大男人,不会是怀孕了吧?你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司马郁堂皱着眉,像是吞了只苍蝇一般,上下打量着钟馗。

    “怎么可能!大爷我可是个响当当的男子汉好吧。”钟馗梗着脖子回答。

    “那你这腹大如锣是怎么回事?”

    钟馗把衣服一脱,拍了拍自己结实的小腹:“是衣服,好吧!衣服!大爷身材不知道多好。”

    那衣服飘落在地上,依旧鼓成一堆。

    钟馗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冲棉花糖叫了一声:“畜生,是你吗?”

    棉花糖跑了过来,低头趴着。

    那衣服忽然抖了起来,滚动纠缠,仿佛临盆的女人一般,看着十分痛苦。

    “我擦,你老婆不会就要生了吧?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钟馗的脸拧成了一团,“你们两个到底是说什么时候在我眼皮子底下,干,干,干……了那种事情?”

    “你洗澡的时候。”棉花糖气急败坏地叫了一声,“她是我老婆,我跟她怎么样都好正常好吧。”

    d看小说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