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八十四章 鼓为什么自己响?(一)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司马郁堂盯着钟馗的眼睛。

    钟馗又没有了呼吸,像个死人一样,浑身冰冷,就连眼眸也是毫无生气,空洞得像身边无边的黑夜。

    远处忽然响起一声尖利的呼哨声。那些黑衣人终于放弃寻找,转身一个接一个消失在黑暗里。

    钟馗立刻松了司马郁堂,退了一步,冲他吼着:“你有病啊?我正憋气,你来摸我干什么?”

    司马郁堂冷冷说:“你果然不是人。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不是东西。啊呸,你才不是东西!真是气死我了。你真是猪一样的队友。”钟馗骂骂咧咧,掩饰着自己的慌张,蹲下查看太傅。

    他伸手在太傅胸口一按,太傅脸上又呈现出诡异的红晕。

    刚出窍的鬼魂,说不出话,而他有话要问,只能狠心让太傅的魂魄再回身体,痛苦一下。

    “你为何要做人皮鼓。可是有话向我说。”

    太傅咳嗽了一声,用微弱地声音说:“你果然聪明。我想告诉你,人皮上有古怪,那是找出‘吸血魔’真凶的关键线索。”

    “什么古怪?”

    “啦啦啦……”太傅一伸腿,白眼一翻,又死了。

    “妈勒个逼,你都要死了,还啦啦啦唱什么歌?”

    钟馗急了,再次把手放在太傅胸口,用力把自己体内的精魂逼入太傅体内。可是用尽全力,到额头上冒出冷汗来,太傅却也再无动静了。

    果然今夜中了高僧遗骨的粉末,功力大减。

    钟馗苦笑了一声,撤了结界,忧伤看着太傅的魂魄从身体出来,被鬼差伸手拉入了地下。

    太傅是太子的保护伞。就算太傅自己不作死,也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找机会除掉他。他一死了,朝中就要大变了。

    司马郁堂不忍看钟馗眼里的落寞,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钟馗垂下眼帘,漫漫征途,从未有人能这般安慰他。其实,认识司马郁堂也挺好。

    钟馗将太傅的尸体送回了太傅府邸,才回到大广寺。梁柔儿竟然坐在禅房中等了他一夜。

    “你回来了。”梁柔儿见到钟馗立刻松了一口气,扑到他怀里。

    钟馗觉得她的身子在微微抖着,一下心软,就没有躲开。

    “我好害怕,今晚上眼皮子跳个不停。”她见脸埋在钟馗怀里闷声喃喃说。

    钟馗摸了摸她的头发。

    她抬起头望着钟馗,松开了他:“对不住,是我唐突了。虽然知道你死不了,却还是担心。我真是没出息。”

    钟馗转身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水给自己灌下去,沉声说:“太傅死了。”

    梁柔儿一脸惊愕,许久才红了眼睛,扶着桌子慢慢坐下:“怎么会这样?”

    果然是女孩子家,心底软。虽然太傅与她无亲无故,她却伤心成这样。

    钟馗轻轻叹了一口气:将她卷进来,真是个最愚蠢的决定。此后不知道还有多少明枪暗箭,生离死别。

    梁柔儿似乎有些魂不守舍,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钟馗放下杯子,一个东西从他怀里落了出来。

    捡起来细看,竟然是一截已经被玉玲珑吃了一半的蜡烛。

    玉玲珑一脸委屈,砸着嘴。它以为这是钟馗给它的食物,一直在钟馗怀里默默啃着。实在是觉得不好吃,它才把蜡烛推了出来。

    所以,钟馗到现在才发现自己怀里多了一根蜡烛。

    “这是哪里来的?”钟馗皱眉自言自语。

    今晚上只有三个人跟他近身接触过。司马郁堂,梁柔儿和已经死了的太傅。

    司马郁堂和梁柔儿有什么会直接跟他说,不用往他怀里塞东西。

    那就只有太傅了。

    钟馗忽然意识到,太傅临死前嘴里“啦啦啦”的,不是在唱歌,而是在告诉他“蜡蜡蜡”。

    莫非太傅口中所说的古怪就跟蜡有关系?

    只是今晚发生了太多事情,体力也透支了,这个想法像是乱糟糟线团中的一个线头,一时半会抽不出也理不清。

    钟馗走到床边倒头就睡。

    一夜沉得像深海一样的睡眠,一如往日。

    自从他舍弃了作为人的一切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梦。

    梁柔儿昨晚是一个人表情悲切地走的,而且一夜都没有再来骚扰他。

    这个念头晃过脑海,让钟馗一下醒了过来。

    阳光从窗口照在他脸上,有些刺眼,原来已经日上三竿了。

    钟馗起身往外走,边走边打了个响指,脸上和身上便立刻清爽了。

    梁柔儿房中静悄悄的。古怪的是,今日就连那些和尚也都不知道去了哪儿。让他想抓个人来问问都找不到人。

    钟馗不好直接推门进去,敲门却又没人应,心里越发担心。

    把玉玲珑掏出来,唤醒,钟馗小声说:“进去帮我看看梁柔儿。”

    玉玲珑打了个哈欠,睁着惺忪的睡眼,一脸茫然:“看什么?主人是要看她穿衣服的,还是不穿衣服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钟馗哭笑不得。果然不能带着它去青楼。

    正要解释他是要玉玲珑进去看梁柔儿可还好,忽然发现玉玲珑的眼神惊恐,仿佛他身后站着吃人的魔鬼一般。

    钟馗有着不好的预感,回头果然看见脸色阴沉的梁柔儿。玉玲珑立刻钻回他的怀抱。

    完了。现在就是浑身长满嘴也说不清了。钟馗好郁闷,干笑了一声:“那个,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来偷看你的。”

    梁柔儿“嗯”了一声转身就走。

    钟馗有些惊讶。按照往日梁柔儿的作风,他现在应该满脸抓痕。梁柔儿这样毫无表示,却让他越发惶恐。

    站在原地想了许久,钟馗才跟上了梁柔儿,有些谄媚地问:“柔儿,去哪儿?”

    “吃早饭。”梁柔儿言简意赅地回答。

    “吃早饭,好好好。我请你去裕丰楼吃大馅儿包子!”

    “不用了。我做了。”刚好走到佛堂外,梁柔儿一推门,“进来吧。”

    佛堂里摆了一张大桌子,上面满是各色点心。热气腾腾,香气扑鼻。

    钟馗看得直了眼,犹豫地问:“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柔儿这么有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