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八十三章 谁作的孽?(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只是,刚才那斗篷与其说是被风吹起,还不如说是‘吸血魔’故意露出来的。她怎么会这样暴露自己。况且,虽然是‘吸血魔’,毕竟依附在凡人身体里,这样急速跑回来,如何能脉搏平静,脸不红气不喘?

    千万个念头在钟馗脑海里闪过。他微微皱眉,慢慢坐了下来。

    梁柔儿依旧一脸莫名其妙:“你今日不是说要去会一会仙乐坊的老板吗?怎么样了?”

    “仙乐坊老板死了。”

    “啊?!这么快。才半天功夫。”

    “嗯,不过,我已经查到刑部的内奸是谁了。”

    “是谁?”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梁柔儿迟疑地看了一眼司马郁堂,立刻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到底是谁?”

    钟馗抿着嘴不出声了。

    司马郁堂叹了一口气:“我只说是我叫陆仁甲把尸体从刑部后门交给仙乐坊老板,别的事情,我并不知情。”

    梁柔儿一下站了起来,瞪着司马郁堂:“真的是你。你怎么能这样?”

    司马郁堂许久没有出声,最后才幽幽说:“我有太多不得已。刑部里面的每个人,都是朝中或者宫中某人安插的眼线和内奸。没有一个是干净的。即便是我,也只能依附别人,才能保证自己不成为某次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梁柔儿慢慢坐了下来。

    三个人相对无语,默默坐着,各怀心事。

    钟馗忽然开口打破了沉默:“你可有长得跟你一样,年龄相仿,身形相似的姐妹?表亲堂亲也行。”

    梁柔儿想了想,摇了摇头。

    钟馗皱眉,又问:“兄弟呢?”

    梁柔儿又摇头。

    “阿姨呢?奶奶,外婆,姑姑呢?”

    “没有。”

    “侄女,外甥女,孙女,外孙女,曾外孙女,曾孙女,曾外祖母,曾祖母呢?”

    “没有!没有!没有!钟馗,你到底要干什么?你不会又在想什么变态的事情吧?”梁柔儿拧着眉疑惑地问。

    钟馗的眉也拧了起来。

    “到底什么事?”梁柔儿不耐烦了,捉住他的手臂问。

    钟馗怕吓到她,摇头:“无事。今日追一美女,没追着。不过我看见她的脸跟你长得一模一样,所以觉得有些奇怪。”

    “钟馗!”梁柔儿一拍桌子,气急败坏地叫了一声,“你抽风一样冲进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吗?”

    钟馗立刻站了起来慌慌张张说:“没事了。我走了。”

    “你给我站住。”梁柔儿跺脚叫着。

    钟馗一溜烟地跑了。

    那个混蛋,没有再说他命人送出尸体的事情,应该是释怀了吧。司马郁堂这样想着,嘴角微扬,在梁柔儿娇嗔的叫喊声中,站了起来,背着手悠然走了出去。

    钟馗躲在屋顶不敢下去,无奈地看着远处的晚霞。

    远处朱色的宫墙在夕阳照射下越发显得鲜艳,红得就好像烧起来了一眼。宫墙边是各个王公贵臣的府邸。

    嗯,今晚,就要去太傅府再问一问。那个老头总不会无缘无故,叫人做的人皮鼓!就算是恐吓,色诱,他也要逼问出点东西来。

    钟馗下定了决心。

    夜里,太傅正在灯下看书,忽然一阵阴风吹来,灯就灭了。太傅正要抬头唤人前来点灯,却见门口站着一个人。

    “是谁?”太傅喝了一声。

    那个影子瞬间就到了跟前,是个带着斗篷从头蒙到脚的人。

    “是你?”太傅十分惊讶,“你深夜来此做什么?”

    那人却不说话,直接伸手掐住了太傅的脖子。

    太傅死命挣扎。只是他年纪大了,又是一介书生,竟然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便倒下了。

    门外忽然传来极轻的脚步声。那人一晃,夺门而出。

    钟馗落在院子里,发现门开着,屋子里却黑漆漆地,心里就觉得有些古怪。

    示意司马郁堂放轻脚步,他小心翼翼靠近。

    果然还没有到门边,便有个黑影冲了出来。

    钟馗朝那影子扔出了追魂索,自己则冲进了书房。

    太傅气息全无,身体却还是热的。钟馗立刻把手放在太傅身上,太傅咳嗽了一声,正要说话,外面忽然又有脚步声传来。守在外面的司马郁堂跟忽然出现的黑衣人,缠斗起来。

    “当当当当”那声音惊动了巡夜的士兵,从远处跑了过来。

    “快走吧。”司马郁堂一边应付着黑衣人,一边冲钟馗叫着。

    羽箭呼啸朝钟馗射了过去。钟馗转头握住,手心却被烫得冒出一阵青烟。

    箭头上竟然抹了他最讨厌的粉末。钟馗暗暗在心里骂了句粗话,扔了箭。

    只是这还没有完,羽箭又源源不断,像是下雨一样飞了进来。

    钟馗躲闪不及,等羽箭停了,才惊愕地发现太傅已经被射成了一个‘刺猬’。

    外面司马郁堂也被射中了好几个地方,动作越来越慢。

    今夜不可恋战,对方是有备而来。再说,他无法任司马郁堂受伤却无动于衷。

    钟馗忙把太傅背在背上。可是太傅身上的箭,像是一把钢针刷子,顶着钟馗的背,让钟馗根本拉不住太傅。

    钟馗不敢碰那沾了粉末的箭,只能把太傅反过来,背着。

    太傅的魂魄在他身上摇摇晃晃就要出来。钟馗念念有词,太傅的魂魄便又缩了回去。

    司马郁堂摆脱了黑衣人的纠缠,追上了钟馗,皱眉说:“他已经死了,你背着他干什么?”

    “我觉得他还能抢救一下。”钟馗喘着气回答。远看钟馗,背上插满箭,恰似一只满身是刺的豪猪在月下狂奔,诡异无比。

    钟馗终于跑不动了,停下了步子,在他们周围布上了结界。

    黑衣人追着追着,就发现钟馗不见了,只能兜着圈,四处搜寻。

    站在结界里的钟馗,捂着司马郁堂的口鼻。那人既然会拘魂,说不定就能察觉到司马郁堂这种凡人的气息,他不敢大意。

    若是暴露了,他怕自己护不住司马郁堂。

    司马郁堂忽然伸手探了探钟馗的鼻息。钟馗正全神贯注留意外面的动静,没有料到司马郁堂会这样,所以吓得差点跳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