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八十二章 谁作的孽?(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嗯”钟馗垂下眼。

    “是谁?”

    “你。”钟馗抬眼盯着司马郁堂的眼睛。

    司马郁堂淡淡回视他,许久才云淡风轻地回了一句:“哦。”

    钟馗心中火冒三丈:原本想要讹一下司马郁堂。结果他却这样云淡风轻地承认了。难怪调查这件案子,他总觉得自己如深陷泥潭,寸步难行。

    “你知道‘吸血魔’是谁?”钟馗咬牙切齿地问,“或者你一直都在替‘吸血魔’遮掩,破坏我的调查?”

    “我不知道‘吸血魔’是谁。我之所以让人把尸体送到后门,是上面有人跟我说,请了人处理这些尸体,叫我拿出去。”

    “是谁?”

    “刑部尚书。”

    “这种事情,你如何不早说?让我这样兜圈子?”钟馗气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说了有什么用?再说,我们不是查到前几日才知道那鼓是用人皮做的吗?”司马郁堂依旧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模样,还拿起酒壶,又要自己倒酒。

    钟馗劈手抢过酒壶,司马郁堂眼疾手快又抢了回去,给自己倒了一杯。钟馗气沉丹田,伸手一拍,桌子瞬间碎成了片,那酒杯和酒壶也散落了一地。

    “你发的什么疯?”司马郁堂也恼了,冷冷抬起眼盯着钟馗。

    “这句话,我还想问你。既然不好好配合我,为何要把我请回来?”钟馗一把揪住司马郁堂的衣襟。

    “不。你错了。我一再反对,可是上面的人却坚持要请你回来。”司马郁堂手一拨,挡开了钟馗的手,一点颜面也不给钟馗留。

    钟馗对着司马郁堂脸上就是一拳,司马郁堂来不及躲开,硬生生挨了一下,嘴角立刻渗出血来。

    “是你先动的手。别怪我不客气。”他眯起眼,杀气腾腾脱了外面的袍子,就朝钟馗扑了上来。

    钟馗不敢用法术,怕一下太猛把他弄伤了。可是司马郁堂却不这么想,直接骑在钟馗身上,拉着他胳膊反手一拧。

    钟馗痛得直拍地板,嗷嗷叫。

    饭馆的伙计伸头进来看了一眼,被司马郁堂杀人一般眼风掠过,便立刻打了个哆嗦,又缩了回去。

    钟馗趁着这个空档把玉玲珑放了出来,玉玲珑飞到司马郁堂小腹下面,冲着一个长长的东西就是一口。

    司马郁堂没有叫,钟馗又惨叫了起来:“玉玲珑,你个蠢货,你咬的是我手指头!”

    玉玲珑忙松了口,又飞起。司马郁堂站起来,退了一步,拿起刀去档玉玲珑。

    钟馗从地上一跃而起,揉着胳膊阴森森地说:“老子今天要弄死你。”

    眼角余光瞥见远处冒起浓烟,钟馗惊愕地转头看过去。

    司马郁堂也看见了,忙走到窗边,看了一眼,沉声说:“那是仙乐坊那边。”

    钟馗从窗户里跳了出去,落在一楼挑出的屋檐上,然后脚步一点就飞到了隔壁的屋顶。一路狂奔,不一会儿就到了着火的地方。

    才这么一会功夫,仙乐坊已经烧透了顶,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钟馗冲过去,一把揪住在外面跑来跑去提水救火的伙计问:“你们老板呢?”

    “不知道。”那伙计仓皇地转头,“我正在柜台上接待客人,后面就着火了。火势太快,根本什么都来不及救出来。”

    后院里面全是皮子和木材,天干物燥一点就燃。

    虽然仙乐坊该死,可是旁边全是民宅,再烧下去,会殃及无辜。

    钟馗松开他,垂下手,暗暗催动咒语。一条水龙从井里面飞了起来,扑到屋檐上,火瞬间便被扑灭了。

    众人惊愕之下,忽然全部跪倒磕头大呼“菩萨显灵”。

    钟馗却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他脑子里想的是:有人这么着急烧掉仙乐坊,肯定是里面有什么他还没有发现,又至关重要的证据。

    他在一片废墟焦土之中慢慢踱了进去,想要发现什么能启发他的东西,却看见了黑乎乎的砖瓦下蜷缩着一具焦黑的尸体。

    如果死的是仙乐坊老板的话,明显是因为知道内情,而被人杀了灭口。

    只是这个人已经死透了。就算是他,也没有办法了。

    有什么东西从那尸体的头部慢慢挣脱出来了。钟馗忙上前几步。只是那东西跑得极快,一眨眼就到了远处。

    那是被烧死的人的魂魄。如果它不特意逗留躲藏,马上就会被鬼差领走。

    钟馗有问题要问,忙追了上去。

    那魂魄像是被人牵着,一直往前跑。一定是有高人在作法拘魂。说不定,就是那个把所有魂魄关在仙乐坊后院的人。

    钟馗越发跑得快,像是一阵风一般追着那个魂魄而去。

    远远看见有个穿着斗篷的人站在树顶,钟馗忽然改了方向,拿出千仞扇朝那人挥了过去。

    那人的斗篷忽然被风吹了起来,露出了帽子下的脸。

    梁柔儿!钟馗心里一颤,想也不想便立刻撤回了千仞扇。千仞扇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便又回到了他手中。

    这样急放急收,太过伤神,钟馗觉得胸口一闷,落在树上,“哇”地低头吐出了一口血。等他再抬头,哪里还有那人的踪迹?就连那魂魄也不知去向。

    钟馗满脸怅惘。

    司马郁堂终于追了上来,有些微微地喘着,见钟馗嘴角满是血迹,不由得微微皱眉:“我好像没有打伤你。”

    钟馗不理他,从树上跳了下来,转身就走。

    司马郁堂抿紧嘴,跟上了钟馗。

    钟馗加快了步子,一路跑回大广寺,径直到了梁柔儿的房中。

    梁柔儿正在绣花,见钟馗回来,忙把手里的东西藏了起来,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

    钟馗没理会这些,直接上前捉住了梁柔儿的腕子,阴沉着脸问:“刚才你在哪里?”

    梁柔儿被钟馗脸上的寒意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回答:“我今天一直在房间,哪里也没有去。”

    “真的吗?”钟馗手下的力气不由得重了。

    梁柔儿被捏疼了,却不敢叫。

    此刻的钟馗跟平日太不一样。平日她不管做错什么,钟馗也就是嘴上叨叨几句,最多生生闷气,现在的他却仿佛随时都会把她撕碎。

    她吓得不住的往后缩。

    司马郁堂赶上来,扯开了钟馗:“有话好好问。你这样会吓到她的。”

    梁柔儿的眼睛仿佛惊慌的小鹿,泪水在里面直打转。

    钟馗心里一颤,立刻深呼吸了几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梁柔儿不是没有可能是‘吸血魔’。而且,如果她是‘吸血魔’很多疑惑就都能解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