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八十一章 谁作的孽?(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钟馗松开了手指。孙老板重重喘息了几声,才缓过劲来向钟馗拱手求饶:“我认输,求壮士放过。你要什么金银财宝只管从那柜子里拿去。如果不够,我还可以从后院拿给你。”

    钟馗闲闲一笑,坐了下来:“我不是来打劫的。原本只是想好好问你几句话。怎奈你太不老实,还没说就动手,我只能给你点苦头尝尝了。”

    “我错了。”孙老板态度极其好。

    “你也不用想着有人来帮忙。刚才一进来,我就在这间屋子外面布了结界。就算你现在叫得像杀猪一样,外面也没有人听见,更没有人能进来。”

    孙老板脸色一白:“我一定知无不言,您尽管问。”

    “你如何想到要用人皮做鼓?”钟馗知道自己已经成功把他镇住了,才不慌不慢地问。

    “不是我想到的。是太傅指定的。他说,要我把刑部那些无主的尸体剥皮做鼓。太傅出了大价钱,况且他位高权重,我怕我不答应,他会杀我灭口。”

    ?“胡说!”钟馗喝了一声,“太傅一个饱读诗书的酸腐儒生,如何会要你做这种奇怪的事情。定是你想要嫁祸于人。”

    钟馗把手指一收,追魂索立刻‘吱吱’响着缩紧,勒得孙老板眼睛都鼓出来了。钟馗松开手,孙老板快哭了,爬在地上,像一条死狗一样喘息:“小人说的句句是实话。真是他指定的。而且他让小人去刑部后门等着,便有人把尸体送了出来。”

    此人便是内奸。钟馗心里一动,忙追问:“是谁送尸体出来的?”

    “小人也不认识。只知道他穿着官服。”

    “再见到他你能认出来吗?”

    “能。”孙老板唯恐钟馗不信,连连点头。

    钟馗沉思了片刻,暂且把刑部的内奸事情抛到脑后,接着问孙老板:“尸体拿出来后,是你亲自剥皮?”

    “是……”孙老板的身子缩了缩。

    钟馗眯起眼来,目光瞬间就冷了:“然后亲自加工成鼓面?”

    “是。”孙老板在钟馗逼视之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加工程序,是不是跟别的皮子不一样?”

    “完全一样。削皮、晒干、所有程序一样。只是一个人的皮太窄,不够做那么大的鼓,所以接了一下。”

    “后院那个隐形的屋子是谁弄的?”

    “什么隐形屋子,小人不知。”

    钟馗又抬手。只是他还没有收起手指,那孙老板就叫了起来:“小人是真的不知。只是几日前早上发现那一块满地碎片,才觉得有问题。以前那里是堆废料的。后来废料莫名其妙就不见了。常常有老鼠折断脖子死在那里,很是诡异。我心中有鬼,不敢伸张,只下令要工人们不要靠近那里。”

    除非这个孙老板格外嘴硬,不然应该没有隐瞒了。看来,只能从他嘴里问出这么多了。

    钟馗有些失望,走过去,拉起瘫软的孙老板。

    “求大爷不要杀我。”孙老板不肯起来,不住地磕头。

    钟馗又好气又好笑:“起来,我要你带我去刑部指认,送尸体出来的人。”

    钟馗跟在孙老板身后出去,特别留意孙老板有没有跟伙计用暗语交代什么。可是孙老板没和伙计说任何话,便直接出了门。

    “呵呵,料你也不敢耍花招。”钟馗暗暗冷笑了一声。

    到了刑部外面,孙老板冲钟馗作揖:“求您放过我。我要再靠近,被那人知道,恐怕活不过今晚。”

    钟馗也知道,揪着他上了旁边一棵大树上。

    他对着刑部里面念念有词,刑部的房子忽然摇晃起来,仿佛地震了一般。

    里面的衙役和官员纷纷跑了出来。

    钟馗扯着孙老板的领子:“是哪个?”

    孙老板指着陆仁甲:“是那一位。”

    钟馗脸色一冷。如果是陆仁甲的话,就不奇怪有人总是知道他的行动了。

    那些人跑出来后,地面立刻停止了震动。大家等了一下,便又陆陆续续回去了。

    钟馗等人走完,才扯着孙老板落下来,走到僻静的小巷子里,腾起森森的杀气,脸如寒冰地威胁他:“我若发现你说慌,定会回来取你小命。”

    说完,钟馗收起手指。孙老板立刻又痛苦地蹲下来。

    钟馗松开手接着说:“这只是个小伎俩,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以后好自为之。”

    孙老板跪在地上不住磕头:“不敢了,不敢了。”

    只是面前的钟馗没有回答。

    孙老板小心翼翼抬头,发现钟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立刻瘫软在地,擦着额头的汗。

    离开那条小巷,转个弯,钟馗便已经恢复了白衣飘飘,面如傅粉的外表。

    虽然查出了内奸,他的心情却很不好,害怕回去被梁柔儿追问,便索性不回大广寺,独自去了酒楼。

    要了一个雅间,几杯酒下肚,心情不见好反而越发烦躁起来。

    “混蛋!”钟馗咬牙把杯子拍碎在桌上。

    到底要不要告诉司马郁堂这件事呢?

    或许,司马郁堂也参与其中,指使陆仁甲去做这些事。

    凡人的事情就是这么烦人。短短几十年,还搞尽了权谋,算尽了机关。所有他从来不愿意管。怎奈这一次,越缠越深,身不由己。

    钟馗转头看向窗外,耳边忽然响起司马郁堂的声音:“一个人喝什么闷酒?”

    转头一看,司马郁堂已经在他对面坐下了。

    “嗯。”钟馗没好气地应了一声。

    “上午有属下来跟我报说地震了。我觉得奇怪,因为我在外面丝毫没有察觉。询问别处,也都说没有异像,莫非只有刑部地震?”司马郁堂慢悠悠说着,毫不客气地取了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你用这个法子,把刑部的人赶出来,好让你找的人指认刑部的内奸,对吧?”

    钟馗苦笑了一声,司马郁堂太聪明,这些事情根本瞒不过。

    “找到了吗?”司马郁堂垂眼慢悠悠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