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七十九章 自作自受(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钟馗一连拜访了好几家,都被人家赶了出来。

    毕竟死的都是年轻姑娘,还在刑部摆了那么久,已经让人很伤心了,再要来刨坟掘墓,一般人都接受不了。

    钟馗不甘心地拍着人家紧闭的门叫着:“我跟你说,这个,人死了,魂魄早入地府了。这尸体只是一具躯壳,跟木偶,泥塑没有区别。让我勘验一下,定能查出真凶,让贵府千金也能瞑目。”

    “滚,‘吸血魔’早就被抓到,你这无耻之徒,不知道又想耍什么花招。”门内有人忿忿回答。

    钟馗叹了一口气,坏就坏在,官府已经命令结案,昭告天下抓到了‘吸血魔’,现在他说要再调查这个,没人肯相信了。

    如何是好呢?

    钟馗思索了许久,才想出了个主意。

    集市上忽然出现了个貌美的女子,身穿一身白衣,跪在路边哭泣。那女子面前摆了一个板车,上面躺着一个人,蒙着脸。那女子哭得悲切,嘴里还念念叨叨:“我的夫啊,你死得好惨啊。”路人都猜测,可能车上躺着的是她死去的夫君。

    有肥头大耳的财主凑近,捏着那女子的下巴,色迷迷地说:“小娘子莫哭,我帮你葬了他。”

    那女子可怜楚楚转过头,躲开那人。那人却纠缠不放,也跟着转到背后。到了旁人看不见的角度,那女子忽然目露凶光冲那财主低吼了一声:“滚,再不滚,老娘吃了你。”

    胖财主吓得往后一坐,屁滚尿流地跑了。

    旁人都不知所以然,依旧不断有人来问。

    那女子又哀哀哭着:“只求一壮士,帮我挖个深坑,让我把夫婿埋了,我愿伺候壮士一夜。”

    此话一出,好几个常帮人挖坟坑的人立刻站了出来。

    “小事一桩,妹子不早说。”

    众人不知,此女子正是小香,车上躺的是装死的钟馗。

    “我不想我我夫君寂寞,想把他埋在年轻漂亮的女子身边,最好是最近几个月才下葬的。”

    这些壮汉一听面面相觑。只有一人笑嘻嘻地说,他前两月才替一家挖了个坟坑,据说埋的是他家女儿。

    小香立刻起身,朝那壮汉行礼:“如此有劳壮士了。”

    “好说,好说。”那壮汉喜上眉梢,一把握住小香的手,口水都要掉下来了。

    壮汉拉车,小香跟在身后走着,到了城外一处坟地。

    那壮汉放下车,指着几块新坟絮絮叨叨:“我跟你说。这一块地里埋了好多年轻女孩,全是被‘吸血魔’杀死的。你丈夫可有艳福了。”

    钟馗从车上一跃而起,吓得壮汉腿一软,就坐到了地上:“唉呀,妈呀。”

    钟馗也不理他,慢悠悠踱到那几个墓碑前面,看了看。

    拿几块墓碑上刻的名字,他记得,是‘吸血魔’案中受害者。

    “你到底是人是鬼?”壮汉哆哆嗦嗦地问。

    钟馗回头冲他一笑:“放心。我不是鬼。只是,不用这法子,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帮我干活是不是?”

    那壮汉大着胆子慢慢靠过来:“大爷到底要我干什么?”

    “挖坟。”钟馗冲其中一个坟指了指。

    那墓碑上写着:某某某之墓。还有人加了一句:此坟已被掘过七次,真的没有值钱的东西了。

    “啊?你们不是叫我来挖坟坑的吗?刨别人家的坟可是要坐牢的。”

    “放心,我是官府的人。”钟馗拿出一块腰牌飞快晃了晃。

    那壮汉还没看清楚,钟馗便已经收回去了。

    “可是……”

    钟馗不耐烦了,伸出手,手心上多了一块银子。壮汉立刻眼睛一亮想要来拿。钟馗却手一收:“挖完了才有。”

    壮汉立刻拿起锄头,哼哧哼哧开始挖了。挖到棺材时,他抬头看了看钟馗。

    “打开。”钟馗一抬下巴。

    “大爷,我只替人挖坑,真的没干过这种事。”

    “少罗嗦。”钟馗哼了一声。手上出现了两锭银子,被他拿在手里上下颠着。

    那壮汉眼睛跟着银子上上下下,终于下定决心:“罢了。我就做一次孽。”

    钟馗退了一步,暗暗结了个结界。他也曾见过,枉死的人魂魄被困在棺材里的。只要一打开,那厉鬼便会冲出来,把人吞没。

    壮汉给自己捂上面巾,用锄头的尖端在棺材板下一撬,熟练无比。

    钟馗冷冷一笑:他果然没有猜错。这些出苦力挖坟坑的,通常在主人离开之后,又回来把坟挖开,拿走陪葬品。这些人虽然可恶,却阳气很重,能镇住一些污秽的东西。

    那棺材板吱吱呀呀响了几声,就被打开了。

    “咦?!”小香早就捂着鼻子,在她和钟馗身边洒了一堆去秽香,现在却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因为,她一点臭气都没有闻到,反而觉得有股幽幽的异香扑面而来。

    钟馗示意壮汉上来,并悄悄朝小香试了个眼色。小香等那壮汉上来,便伸手在他眼前一晃。壮汉就晕了。

    扔了几个符下去,钟馗口中念念有词。坑里忽然多了几个透明的人形的东西。那是新变成鬼,还没有被鬼差捉走的魂魄,墓地里才会有,此刻被钟馗拘了来干苦力。

    那些人影把棺材抬到了地面。钟馗停止了念咒,那些人影便消失了。

    钟馗走过去,掀开棺材盖,只见里面躺着一个年轻女子,仿佛昨日才死一般,一点**的迹象也没有。

    女尸皮肤上的白瓷油彩已经几乎被蹭光了,露出了原本的肤色和肤质。细看之下,他发觉皮肤细腻而又紧致,跟做成鼓的那些皮不一样。

    钟馗拱手恭恭敬敬对女尸说了一句“得罪了”,才上前伸手摸了摸。

    女尸皮肤滑得有些怪异,虽然油彩蹭掉了,上面还是有什么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