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七十八章 自作自受(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司马郁堂正奇怪钟馗怎么忽然老实了,却感觉到自己肩膀被一个什么硬硬的东西顶着。他猛然知道了其中奥妙,回头狠狠瞪着钟馗:“你是有多变态,这也能……”

    钟馗红了脸,梗着脖子气急败坏地嚷嚷:“这是摩擦碰撞之下的必然反应好吧!”

    不知所以的梁柔儿睁大了眼睛,茫然地问:“你们在说什么?”

    “他的手指。”司马郁堂回答。

    “玉玲珑。”钟馗同时说道。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又说:“玉玲珑。”“我的手指。”

    再次交换眼神,终于统一了口径:“玉玲珑。”

    玉玲珑一听,以为是钟馗召唤自己,揉着眼睛从钟馗怀里飘了出来,飘到钟馗眼前迷迷瞪瞪跟他大眼瞪小眼。

    梁柔儿现在才看见钟馗某个地方怪异地凸起着,又羞又气,拿起自己刚才纪录用的本子死命打折钟馗:“变态,色狼,混蛋。”

    钟馗被打得嗷嗷叫:“关我什么事,是他弄的好吧。”

    司马郁堂扛着钟馗却不回大广寺,而是出了城,在城外绕来绕去。

    他越走,钟馗越害怕:司马郁堂果然记得那天的路,现在在重走。

    梁柔儿不知道司马郁堂干什么,却也不问,只管跟着。

    最后终于到了那个破庙前,司马郁堂把钟馗往地上一掼:“你有什么解释的吗?”

    钟馗起身,往后退了一步,一副随时准备拔腿就跑的样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司马郁堂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比划了一下。从树上跳下了立刻几只猴子,围着司马郁堂观看。

    那日小香用几个栗子作为报酬,教它们一些动作。它们见司马郁堂又在舞树枝,以为今日又有好吃的炒板栗,便又积极地下来,配合‘演出’。

    猴子们脸上露八颗牙齿得体的微笑,像个女子一般温柔鼓掌,看上去要多怪异有多怪异。司马郁堂停止了舞剑,猴子们便跳到钟馗身上,伸手跟他要东西吃。

    梁柔儿也明白过来了,气得直哆嗦指着钟馗:“你!!!!”

    钟馗干干吞咽了一下,在脸上堆起假笑:“你们听我解释。”

    司马郁堂却指着钟馗对那群猴子说:“今天他没带吃的东西。他骗了你们。”

    猴子们立刻恼羞成怒,‘吱吱’叫着,扑上去挠钟馗。

    “啊,救命啊。”钟馗没出息地大叫起来。

    司马郁堂拉着梁柔儿就走。

    梁柔儿听见钟馗在身后惨叫不止,有些不忍心,所以不住的回头看。

    司马郁堂却忽然说:“你知道你那日在跟谁讨论绣花吗?”

    梁柔儿茫然摇头。

    司马郁堂冷笑:“三头猪。”

    梁柔儿立刻气得咬牙切齿,挽袖子:“混蛋,这么轻的惩罚,真是便宜他了。”

    钟馗陪那些猴子谈了许久的心,跟他们玩五子棋,还翻了十几个跟斗,它们才放他回来。等他精疲力竭回到大广寺,已经是正午了。

    司马郁堂和梁柔儿悠哉悠哉坐在禅房里吃主持给他们拿来的西瓜。

    钟馗脸上被抓了一道一道的疤痕,满脸是泥,十分狼狈。

    “扑哧。”梁柔儿原本想板起脸,端起架子来不理钟馗的,可是见了他那副模样,还是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

    “自作自受。”她止住了笑,翻了个白眼。

    钟馗有气无力地靠在桌边连灌了自己几杯茶。等他放下杯子的时候,脸上已经干干净净,皮肤光洁,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司马郁堂,你现在不去刑部捉内奸,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吃西瓜?”

    司马郁堂垂下眼帘:“什么内奸?你有证据吗?”

    钟馗拿过梁柔儿手里的本子,伸到司马郁堂面前。

    司马郁堂接过,一页一页翻看,脸色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如何?”梁柔儿耐不住,问到,“这些足够你去抓内奸了吧?”

    司马郁堂却转身把那本子伸到佛像前的蜡烛上。

    本子立刻被点着,烧成了一团火球。

    “啊,你干什么?我们昨夜可是拼了性命,忙活了一晚上。”梁柔儿惊叫着去抢,却被司马郁堂拦住。她挣扎不开,只能转头叫钟馗:“你还坐着干什么,还不救火?”

    奇怪的是,钟馗也一动不动。梁柔儿眼睁睁看着那本子烧成了灰烬,气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忿忿瞪着司马郁堂。

    司马郁堂眼里是浓浓的悲哀和无奈,看得梁柔儿心里一震。

    “算了吧。他也是身不由己。”钟馗终于出声,说的,却是这句话。

    那内奸说不定有什么更大的后台,不然也不敢这样为所欲为,欺上瞒下。

    “这种鬼说的话,如何能做证词?”司马郁堂叹息着。

    就算是他真有那拼去前程和性命放手一搏的想法,也没有足够的证据。

    “仙乐坊的老板呢?只要他肯招,不就有证据了吗?”梁柔儿叫到。

    “可以试一试。”司马郁堂有些犹疑。

    仙乐坊也不是个不好惹的主儿。如果轻易打草惊蛇,就怕打虎不成,反被虎伤。

    钟馗跟司马郁堂有着相同的顾虑,所以摇着头说:“先不要动他,我想再验一下‘吸血魔’案中死者的尸体。会不会是所有死者毛孔都那么大,只是过去勘验的时候,时间仓促,表面那一层白瓷油彩挡住了毛孔,所以我们没有办法仔细看。”

    “啊?”梁柔儿瞪大了眼睛,“那尸体都放了几个月了……”早烂得不成样子了。

    “还有几具尸体?”钟馗没理会梁柔儿,而是问司马郁堂。

    “有主的都被人领回家了。无主的……”按照那些鬼所说的,也都被剥皮制成鼓了。

    司马郁堂忽然想起钟馗曾那么深情地抚摸大鼓鼓面,就识相地没把后面那句说完。

    开始不知道是人皮,钟馗还曾感叹鼓面像美人的皮肤一样光滑。

    如今知道那有可能是王富贵的皮,钟馗立刻就觉得胃里翻腾不止,十分干呕。

    一想到自己曾离那鼓那么近,梁柔儿也觉得一阵恶心。

    司马郁堂默默等这两人脸色恢复正常才说:“这就受不了了?你确定还要去看那摆了几个月的尸体吗?”

    “要去。”钟馗坚决地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