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七十七章 厉鬼一群(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王富贵,你可认得我是谁?”钟馗冷冷打断王富贵的叨叨。

    人变成了鬼,魂魄不全,有时候会比较糊涂,还会语无伦次,神神叨叨,容易生气和健忘。

    钟馗见得多了,所以不奇怪王富贵不认得他。

    王富贵把钟馗上下打量了一番,才忽然又大哭起来:“报应啊。我要是老老实实把那女子安葬,让儿子认罪,就不会这样全家惨死,自己也死得这么冤枉。作孽啊作孽。”

    “嗯,你想通了就好。如今不要去计较了,赶紧投胎重新做人吧。如果以你的罪孽,还能投胎做人的话。”

    王富贵的戾气顿消,伏在地上,恭恭敬敬地说:“我该死,怨不得别人。”

    送走了王富贵,钟馗正要叫下一个鬼,忽然一个鬼魂从万相网裂开的口子里冲了出来,一口咬住了钟馗的手臂。

    梁柔儿吓得尖叫起来。钟馗不慌不忙收好了万相网的口子,一把拎着咬他那鬼魂的脖子。

    那厉鬼却死死咬着不肯放开。不但如此,厉鬼还左右撕扯。钟馗的手臂立刻鲜血淋漓,黑气直冒。

    原本安静等在万相网里的黑影们,现在被鲜血的气味刺激得躁动不安,又纷纷在万相网里转圈,寻找突破口。

    钟馗冷冷一瞥。那些黑影便像是被冻住了一般,都不敢动弹了。

    然后他冲那厉鬼脖子上一拍,那厉鬼不由自主松了口,坐在地上。

    “你生前是何人?我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那个厉鬼忿忿地说:“我不但与你无仇,还救了你。我就是那个妇科大夫。”

    钟馗惊讶地上下扫了他一眼:“你如何也在这里?”

    “我帮你治了病之后,不知道惹了谁,莫名其妙就被杀了。你说我该不该恨你。”

    钟馗忽然想起那日大夫说过还有人有一样的症状,只是当时还没有来得及问大夫就死了。

    他深深作揖:“此事,我确实有责任。但是你的死,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知道了别人的秘密。”

    大夫一脸怅惘:“如此,我还怪错你了?”

    “你仔细想想,在我之前,可还有人有相同的症状?”

    冥思苦想之后,大夫说:“在你之前。有个漂亮的女子来过。只是跟你一样,明明是男子脉象,却又像是喜脉。”

    “那人是谁?”

    “好像是琉璃。”

    是了。琉璃也中了胭脂的毒性,才会被人控制。或者说,‘吸血魔’原本就和琉璃是故交,只是‘吸血魔’变了模样,琉璃没有认出来,而被‘吸血魔’利用了。

    能让琉璃心甘情愿用对方推荐的方法保持青春的,必须本身是个驻颜有术的美人。不然如何说服他?

    “杀死我的到底是谁?”大夫身上的戾气顿时重了,黑气腾腾,有些吓人。

    钟馗叹了一口气:“知道是谁又如何?这一世终归是结束了。不如赶紧开始下一段旅程吧。下一辈子记得做个良医。”

    大夫神色哀伤,最后还是俯下了身子,接受了钟馗消去他身上的戾气。

    此后还有几个女尸都是被‘吸血魔’所杀,尸体被人从刑部运来这里剥皮做鼓。

    眼看月沉西边,就要天亮了,钟馗才终于把所有鬼魂都送走了。

    一身大汗淋漓,钟馗几乎站立不稳。梁柔儿很心疼,站起来扶住了钟馗,却被他冰冷的体温吓到了。

    “你怎么?”她红了眼眶,握紧了钟馗的手。

    “没事。这些鬼身体凉,我跟他们呆久了就这样。”

    其实,他的身体原本也很凉。这一年来,是因为梁柔儿有意无意地接近他,他害怕吓到她,才耗费功力保持体温。今天一下渡了这么多鬼魂,体力消耗太大,他实在是没有力气去做保持体温的事情了。

    “谁?”有人在那边叫着,应是仙乐坊早起的人发现他们。

    钟馗皱眉:现在他虚弱不堪,可再也没有力气打斗。若是被仙乐坊的人捉住,就麻烦了。

    拉起梁柔儿往墙边跑,用尽全力把梁柔儿推上了墙,钟馗自己却怎么也没有力气翻过去了。

    眼看那边院子里有人出来,梁柔儿急得快要哭了,拼命朝钟馗伸出手:“快上来啊。”

    钟馗扶着墙喘息:“你先走,我等下来追你。”

    只要梁柔儿跑掉了,他就不怕了。最多受点皮肉之苦,反正都会痊愈的。

    忽然一个人从墙上飞了进来,抱起钟馗就翻过了墙。

    钟馗一阵眩晕之后便发现自己在墙那边了。司马郁堂放下钟馗,就立刻转身去接从墙上跳下来的梁柔儿。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钟馗惊吓多过惊喜。

    梁柔儿傻可能想不到那日在林中是他布置的。司马郁堂那么聪明,又习惯从蛛丝马迹中推断,说不定已经想明白了。

    司马郁堂没有理他,只问梁柔儿:“你能自己走吗?”

    梁柔儿点头。司马郁堂便转向了钟馗。

    钟馗汗毛一竖,往后退了一步,司马郁堂已经一步赶上,把他一把扛在肩上。

    “喂,我好歹也是个抓鬼的大神,你这样对我不好吧。”

    司马郁堂没理他,只管带着梁柔儿往前跑。

    “喂,门板脸,你再不放下我。我可要翻脸了。”钟馗见已经远离仙乐坊了,便又虚张声势地威胁司马郁堂。

    司马郁堂只管用手掐着钟馗的腰,让他不能动弹。

    钟馗像条鱼一样在司马郁堂身上蹦跶,却无济于事。

    只是挣扎之间,他赫然发现自己某个地方已经硬了,便立刻停止了挣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