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七十四章 放飞自我的司马郁堂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如何当做不存在?他们这样一左一右押着他,弄得他好像被官差押解指认现场的嫌犯。更别说司马郁堂还长着一副门板脸。

    “其实吧,你长得挺好看的,要不是整天板着个脸,不知道多少长安城的女孩子会被你迷倒。”钟馗好心劝司马郁堂。司马郁堂阴森森的样子实在是影响他的心情。

    “多管闲事。我一个官差,要那么多女人迷我干什么?”司马郁堂冷冷哼了一声。

    哦,原来如此。他是特地这样。

    钟馗干咳了一声,暗笑:嘿嘿,今天,就让我带你放飞自我。

    三人从长安城里出来,钟馗特地往偏僻的地方走。

    眼看日上三竿,司马郁堂见越走越偏,不由得警觉起来:“钟馗,你想干什么?”

    “哧,别紧张。莫非你还有财有色让我打劫吗?”钟馗嗤笑了一声,扒开挡在面前的树枝,“你看。”????只见树枝后是一片坡地,绿草茵茵,鲜花盛开。一条清澈的溪水在鲜花与绿草间潺潺流过。

    在那坡上是一个木屋,竹篱环绕,炊烟袅袅。

    “哇哦。”梁柔儿惊叹了一声。

    这简直是归隐田园的梦境之地!

    她睁大了眼睛,慢慢走过去,转着圈,看着四周。司马郁堂脸上的冷峻线条也温柔了不少。

    “这是哪儿?”梁柔儿问,“我怎么从来不知道长安城外有这么个地方。”

    钟馗笑了一声:“长安城外好玩的地方多得去了。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家。”

    话音刚落,一对鹤发童颜的老夫妻就走了出来。

    “来了?”他们笑眯眯地招呼着钟馗。

    “我带几个朋友过来坐坐。”钟馗一边笑着回答一边往里面走。

    “哎呀,钟大哥来了。”正说了,一群少女从里面追逐着,笑着跑了出来。

    老夫妻嗔怪地对那些女孩们说:“在客人面前也不矜持一点。”

    梁柔儿笑着摆手:“不碍事,我平日也是这样。”

    说起来,她确实没有什么同龄的伙伴,现在一下见到这么多,着实有些兴奋。

    容貌艳丽的少女端了茶出来给大家。司马郁堂心中警觉,斜眼看着钟馗。

    钟馗拿了一杯,一饮而尽,不住点头称赞:“山中泉水果然不同,好甘甜。”

    司马郁堂放下心来,也喝了一口。果然清冽甘美,不是一般茶水能比的。

    心中抑郁和苦恼似乎也随着这一杯茶烟消云散,周身通畅。

    “听说司马公子剑术卓群,能不能让我们开开眼界。”不知道哪个少女提出了这个要求。

    司马郁堂微微一笑:“这有何难,你们后退。”

    大家立刻都笑嘻嘻的后退,围成一个圈。

    司马郁堂脚尖一勾,地上一根柴便到了手中,然后便把柴当剑舞得‘呼呼’生风。

    听见少女们甜美娇憨叫好声,司马郁堂越发舞得起劲。

    而那边,梁柔儿已经在跟另外几个开始讨论女红了。

    钟馗悄悄退了一步,他眼前的景色立刻幻灭,变回了本来的面目。

    其实他们只是在城外的一个破庙前,梁柔儿正手拿树叶跟几头猪讨论针法。而司马郁堂则被一群猴子围着,舞剑舞得正欢。

    而那两个老者则是棉花糖和小香。

    从他这里看来,这个场面实在是有些好笑和诡异。

    “你这么骗他们真的好么?”小香抿嘴笑。早上钟馗暗暗发信号给她,叫她布置了这里。

    其实只用了一点迷魂香,便让司马郁堂和梁柔儿沉迷在了幻境中。

    “没办法,此去格外危险,我实在是无暇顾及他们。”钟馗摇了摇头。

    不过,没想到司马郁堂那么冷一个人,竟然也可以这么热情。会不会他一下放飞自我飞得太远,到时候回不来了呢?

    钟馗又有些担心起来。

    一只猴子忽然转身冲钟馗一龇牙。

    在司马郁堂看来,却是其中一个少女回头望着钟馗笑。

    “不用理那个花心大萝卜。他走了更好。”司马郁堂表情沉醉的嘀咕。

    这个人真是连迷迷糊糊的时候,都不忘记骂他。钟馗哭笑不得,不再迟疑,转身朝长安城快步走去。

    昨日在仙乐坊的时候,他趁着伙计查看皮子,已经把他们的账本飞快地翻了一边,记住了大多数从仙乐坊这里买了鼓的客户。

    今日,他便要一家一家去看。还好,仙乐坊东西昂贵,能用得起的也就那么几家。于是京城中各个富贵人家,便出现了这么一个怪人。

    “美女,你的腰鼓可否借在下一看。”

    “小盆友,你的拨浪鼓可否借叔叔看一下。哎呀呀,别打,我就看看。”

    “啊,将军,我真的只是像看看你的战鼓,没有偷看你换衣服的意思。啊,将军,你别摸,我走就是,啊!放手!”

    ‘啪’

    “切,敬酒不吃吃罚酒。我钟馗要不是看理亏在先,哪需要费劲跟你解释。还将军呢,太不禁打了。”

    从日上三竿,一直看到日沉西边。钟馗终于把仙乐坊这一个月以内卖出去的鼓都查看了一遍。

    没有一个的皮质跟那三面大鼓一样。

    看来,这三面鼓还真是‘特别’。

    司马郁堂觉得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喝一喝酒,舞一舞剑。美女投怀送抱,他也不再拒绝了。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此刻其实正抱着一只猴子,亲得十分忘我。

    见他实在是闹得不像话,小香觉得无比恶心,立刻撒了一把迷香,让他和梁柔儿两都安静下来,睡着了。

    “走吧。”棉花糖催促小香。

    “就这么把他们扔在这里不好吧。”

    “难不成还等他们醒来打我们啊?”

    “送回家吧。就说他们醉了,被人送回来的。”

    司马郁堂早上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头疼欲裂。微微皱眉扶着额坐起来,看了看周围,他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回了家。

    昨夜的梦真是美妙无比。

    司马郁堂轻叹了一声,走下床,赫然发现自己鞋子上全是泥。

    仔细回想了一下,越发觉得那梦境太过真实了。司马郁堂立刻站起来,想要去找钟馗问个究竟,却又头晕目眩,跌落了回去。

    于此同时,梁柔儿也在大广寺的后院里醒了过来。她说自己头疼得要命,今天就不跟钟馗出去了。

    钟馗偷笑:小香的迷魂香果然有用。她说晕三天就会晕三天。

    至少这三天,他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查案了。

    仙乐坊的伙计见钟馗来取货,立刻客客气气地把做好的鼓拿了出来。

    钟馗也不多说,拿了鼓就走。回到大广寺,他找了个阴暗的房间,冲那面鼓上撒了一些粉末,那鼓的表面便发出幽幽的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