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七十一章 你做了多少孽?(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钟馗闭上了嘴。好一会儿,他才又说:“听说你家为你找了个门当户对的女子。你怎么还不结婚整天出来晃?”

    “我的事不用你管。”司马郁堂沉下脸。他心里还有别人,怎么安心娶妻?

    虽然两人又把天聊死了,却知道对方在这一段时间其实都在默默关心自己,不由自主同时扬了扬嘴角。

    “你们司马家的男人不会都喜欢男人吧?”坏就坏在钟馗嘴贱,讨人嫌地加了这么一句。

    才缓和下的气氛立刻又僵了。司马郁堂眯眼冷冷瞪着钟馗:“虽然我不会法术,弄死你还是绰绰有余。”

    “痛……痛……痛……”

    那诡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只是这一次,是好几个声音一起在响。

    梁柔儿立刻惊醒,吓得用力抱紧了棉花糖。棉花糖被勒得直翻白眼。????“你从左往右,我从右往左。”钟馗低喝了一声。

    “嗯”司马郁堂回了一声,然后转身跟钟馗撞到了一起。

    两个人差一点嘴对嘴,愣了一下,立刻像被蜜蜂蜇了一样,同时往后弹开。

    “混蛋,你故意的吧。你不是说我从左往右吗?”司马郁堂咬牙切齿地说。

    “啊擦,你左右不分还说我!”

    “别吵了。钟馗从东往西,司马郁堂从西往东。”梁柔儿冲两人叫了一声。

    两人才往两边跑去,然后一面一面鼓看。

    没有响的鼓被挪开放到墙根,响的鼓被留在哪里。

    最后剩下了三面鼓。

    三面鼓一起响,声音比平日都要响,震得人耳膜嗡嗡嗡直响,而且越发显得诡异,仿佛是妖魔被聚到了一起,在高声唱歌庆祝。

    钟馗和司马郁堂只能等鼓声停了才说话。

    “除了大广寺这一面,其他两面是哪里的?”

    “刑部和太庙的。”

    “司马郁堂,你造了多少孽?刑部的鼓不敲也会自己鸣冤。”

    “胡说,这面鼓是新买的。再说,这面鼓在刑部大门口的时候,从来没有自己响过。是不是你体质特别奇怪,它们才会响?”

    “等等,你说了什么?”

    “它在刑部时就没有自己响过。太庙那面也是一样。”

    所以仙乐坊才一口咬定大鼓会自鸣,跟他们的制作没有关系,是大广寺自己不干净。

    “我是说前面一句。”

    “鼓是新买的。”

    钟馗凑近细看,用手摸了摸鼓面。

    没错,三面鼓鼓面用的皮孔洞都特别大,比别的鼓要大很多,而且特别光滑细腻,摸上去竟然有抚摸美女身体的感觉。

    钟馗像是被烫了一下,立刻缩回了手,脸还热了热。

    “钟馗,你是不是又想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了?”梁小柔眯眼,恶狠狠地问。

    “没。”钟馗干咳了一声,问司马郁堂,“它们不会都是一批做的吧?”

    “不但是一批做的还是一个人买的。”

    “谁?”

    “太傅赵与之。”

    方丈等人被巨大鼓声吵醒,起来查看,也证实了司马郁堂的话。

    赵与之一共定做了三面鼓,送给大广寺,太庙和刑部各一面。正因为是太傅送的,这面鼓才成了烫手的洋山芋。退又不能退,留又不能留。

    “赵与之……”

    “你不会想上太傅家去盘问吧?”司马郁堂冷冷瞥了一眼钟馗。

    赵与之可是皇上的老师,现在又是太子的老师。皇上都不敢惹。钟馗要是直接上门问把把那老头惹恼了跟皇上参一本……

    “嘿嘿,不会。我要让那老头自己来找我。”钟馗神秘地眨眨眼。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赵与之被奇怪的声响吵醒。睁开眼瞥见屋子里站着一个人,他便坐起来大声问:“谁在那里?”

    那人转头,竟然是个女子。只是那脸跟赵与之的母亲年轻时一模一样。

    赵与之‘噗通’一声就跪下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抱着那个女子的腿哭:“娘啊。您咋来了?您是要带我走么?”

    那女子皱起脸,似乎好不容易才强忍一脚踢开赵与之的冲动,柔声说:“我有个恩人,明日会路过家门前。你记得一定要他请进来,好酒好菜招待,恭敬有礼,有问必答。”

    赵与之把鼻涕和眼泪全部蹭在那女子裙子上,一脸迷茫:“啊?为什么?”

    “叫你做你就照做,问那么多干什么?”那女子不耐烦得提高了声量,又立刻意识到自己这样会吓坏这个老头,忙又放柔了声音,“他是个老神仙。我儿好好待他自有福报。”

    女子说完,就抢回自己被赵与之捏在手里的裙角,往后退了一步,消失在了黑暗里。

    “娘,娘!”赵与之在屋子里转着圈叫着,呱噪不休,没有看见窗花悄悄打开,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跳了出去。

    躲在窗外的钟馗怕赵与之吵醒别人,朝他一点,赵与之便立刻目光呆滞,径直走到床前倒头就睡。

    一大清早,钟馗就给自己装扮好了。他穿了一身道服,拿这个拂尘,给自己带了白色的胡子和假发。乍一看,还有真几分仙风道骨。

    “原来他老了,是这幅模样。”司马郁堂和梁柔儿不约而同在心里浮上这个想法。

    钟馗整理着自己的行头,一抬头发现他们两个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立刻也对着他们眨了眨眼:“看傻了吧?帅吧?本大神就是自带仙气!呵呵呵呵。”

    “呵呵,平常你就是这么骗人的吗?”司马郁堂冷冷回答。

    “什么叫骗人,这个是迂回战术。你不是说直接去问,会被打吗?”

    “你穿成这样太傅就会请你进去?我怎么觉得你这样更像个骗子。”梁柔儿也一脸忧郁。

    他们不知道昨夜钟馗已经要棉花糖变成太傅母亲的模样去过一趟太傅府了。

    之所以钟馗不告诉他们,是因为棉花糖能变身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以免有人起什么坏心眼。而且棉花糖变身,比他变女人还麻烦。要不是他手上变身药太少,他就自己上了。

    “什么叫更像个骗子。我什么时候像个骗子了?”钟馗好无奈。眼看天色不早,他忙一挥拂尘,竖起手掌,像模像样地行礼:“老道去了。”

    天还没有亮,赵与之就叫人在门口看着。直到日上三杆,才见一个鹤发童颜的道士由远而近。仆人们一溜烟地跑上去,把道士连拉带拽往大门里面请。

    道士不慌不忙,丝毫都不惊讶,让那些仆人们越发笃定,这个便是他们在等的人。

    赵与之一见钟馗立刻郑重其事地行了个礼:“老神仙可知道,我请您来是为了什么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