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七十章 你做了多少孽?(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几乎在那同时,一个身影从钟里面落下,身手矫健地一连翻了几个跟斗,落在离他们几丈外的地方。

    “混蛋!!你想害死我吗?”那人站定之后立刻剑眉倒竖,冲钟馗吼了一声。

    “司马郁堂?!”梁柔儿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司马郁堂的脸几不可见的红了一下,理着衣服,应了一声:“嗯。”

    “你怎么来了?”梁柔儿拧起眉,“你不是说不想见到钟馗吗?”

    司马郁堂冷冷地说:“我是不想见到他。只是朝廷不放心他办案,叫我来监督他。”

    其实司马堂其实对美女瓷的案子也有诸多疑问,只是碍于上面要求结案的压力不敢出声。

    梁柔儿明知道他在说谎,却也不好揭穿,便故作恍然大悟地点头。????钟馗站起来,轻轻拂了拂衣服上的灰尘,抬脚悠然往外走:“呵呵,既然有英明神武,天下第一的刑部侍郎司马郁堂大人在,就没我什么事了。”

    “你给我站住。”司马郁堂明知自己理亏,只能气急败坏地上前一步,一把捉住钟馗的肩膀。

    钟馗滑得像个泥鳅一样,一个转身便躲开了司马郁堂,到了门边。

    司马郁堂飞身上前,直攻钟馗的后颈。

    钟馗也不回头,甚至连速度都没有加快,可是司马郁堂却扑了个空,原本应该被他捏在手里的钟馗已经到了门外。

    司马郁堂彻底毛了,一个熊抱就抱住钟馗的腰。

    “哎呀呀呀,好痛。你一个大男人这样对我搂搂抱抱像什么样子?”钟馗龇牙咧嘴地叫。

    “呵呵,你是男人吗?看不出来。”

    司马郁堂冷冷一笑,直接把钟馗又甩进了门。

    钟馗跳起来,撸袖子,像个女人一样跟司马郁堂厮打在了一起,放在亭子外的鼓却忽然响了起来。

    “痛……痛……痛。”

    那声音颤抖,嘶鸣,仿佛一个人在痛苦的呻吟。亲耳听见,比听别人形容,还要让人不寒而栗。

    钟馗和司马郁堂停下了手,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扑向了仍在响着的大鼓。

    站在鼓面前的梁柔儿完全吓傻了,呆立了片刻之后,才捂着耳朵尖叫了起来。司马郁堂落地之后,立刻把梁柔儿揽在身后。

    钟馗则在空中一个旋踢。

    鼓被踢到边缘立刻像个陀螺一样‘滴溜溜’地转了起来。可是即便是转了起来,鼓的瘆人响声还是在继续。只是靠近了,钟馗能看清鼓面在微微的震动,可以肯定确实是鼓在响,而不是别的什么在模仿鼓的声音。

    虽然他们在打架,可是他也清楚地看见,刚才没有任何人碰到鼓,也没有什么鬼怪出没。这个鼓竟然不敲自鸣,真是古怪到了极点。

    钟馗落在地上,冲梁柔儿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司马郁堂捂住了梁柔儿的嘴。钟馗掏了掏耳朵嘀咕:“鬼都被你吓跑了。”

    那鼓依旧滴溜溜转着,钟馗一抬脚,踩住架子,鼓才停了下来。

    “诶,不响了?”梁柔儿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不会是这个鼓成了精,被你转晕了吧。”司马郁堂也微微皱眉。

    “胡说。这样就转晕了,还是妖怪吗?”钟馗吹胡子瞪眼,靠近鼓面细细查看。

    他没有嗅到任何妖气,和鬼身上特有的森冷气息。这个鼓绝对是普通的鼓。

    莫非是这个庙有问题?

    钟馗退了一步,转头看了看四周。白天他就注意到整个寺庙,只有一面这么大的鼓。

    “司马郁堂,刑部和长安府衙前面是不是都有这么大的鼓?”钟馗忽然出声。

    司马郁堂点头:“嗯,鸣冤鼓都是这么大。”

    “你不是要跟着我一起查案吗?你把长安城所有鸣冤鼓都找来,我就让你跟着我。”

    司马郁堂闲闲掸了掸衣袖:“小事一桩。”

    司马家虽然不算显赫,可是毕竟四代都在刑部为官,所以,各部各衙门都很给司马郁堂面子。听说他要借鼓,便都立刻给他送来了。

    十几面大鼓一溜烟地在大广寺广场上排开,十分壮观。这些鼓新旧不同,却大小相同,就连款式也差不多。

    “莫非,这些鼓都是同一家做的?”钟馗摸着下巴疑惑地问。

    “嗯。都是长安城里那个叫仙乐坊的乐器作坊做的。”司马郁堂点头,“而且本朝衙门、各部、以及宫廷所用的乐器都是这一家供的。这已经是惯例。”

    “为什么?”钟馗凑近看了看,“这些鼓的做工也不见得多精良。莫非是因为便宜?”

    “不,恰好相反,仙乐坊的东西比别家的东西价格要贵上一倍都不止,还供不应求。城中达官贵人家里都以能有一件仙乐坊的东西为傲。”

    钟馗不再追问了。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问太清楚了,反而不好。

    “要不,把棉花糖叫来吧。”梁柔儿有些犹豫地说。

    棉花糖出去游玩了,所以此刻没有跟在钟馗身边。

    司马郁堂嘴角抽了抽:“钟馗,你在柔儿心里还不如一只畜生靠得住。”

    这一夜,钟馗没有叫人把鼓搬到灵骨堂的院子里,而是任它们放在大雄宝殿的广场上。梁柔儿早就挨不住,抱着被钟馗召唤回来的棉花糖睡着了。

    “听说你这一阵子又赚了不少?”司马郁堂像是无意一般问到。

    “嗯,反正足够我逍遥快活了。而且那些主顾大方得很,一点也不像某些人那样言而无信。”

    “我就想不明白了,你号称捉鬼大神,不是应该无欲无求吗?要那么多黄白之物干什么?难道你不嫌它们太俗气,会扰乱你的修行吗?”

    “老子的修行早就结束了。”钟馗说得激动起来了,“再说,大神又怎么了?大神也是男人。也要解决生理问题。没钱我怎么泡妞?怎么逛青楼喝花酒。”

    司马郁堂见他越说越不象话,忙干咳了一声,示意钟馗梁柔还在身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