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六十八章 我回来了(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夜已深,位于长安城最东边的大广寺庙也笼罩在黑暗里,只有大雄宝殿上的长明灯还亮着。僧人都已经睡去,只有一个小和尚起来上茅厕。

    小和尚觉得今夜格外冷,便加快了脚步。走到大雄宝殿外时,刚好一阵风吹过,卷起了广场上的树叶。巨大佛像边的红色大鼓忽然响了起来:“痛……痛……痛……”

    鼓声不紧不慢,像是有个人在拉长了声音呻吟。

    “是谁这么讨厌,半夜来敲鼓。”

    小和尚低声嘀咕着,走进大殿查看。

    大殿上没有任何人,那个大鼓却在自顾自地继续响着。

    和尚寒毛一竖,腿一软,坐到地上,然后用颤抖的声音尖叫:“来人啊。有鬼!来人啊!”

    和尚们都被喧闹声吵醒,纷纷披衣服起来查看。????大雄宝殿里所有灯都被点上,一时间灯火通明。

    听见那诡异的鼓声,左右和尚都觉得背上凉嗖嗖的。

    方丈释空手拿佛珠,命庙里所有德高望重的老和尚和他一起念着经。

    只是,刚开始念经,那个鼓,忽然又不响了。

    “兴许是亡魂对世间尚有放不下的事。众僧与我超度它一番,也算是积德。”

    方丈这么认为,于是早课便改成围着鼓做法事超度。

    一日忙忙碌碌,众僧做完晚课,疲惫不堪,都早早睡去。

    夜深之时,那个鼓忽然又响了起来。

    “痛……痛……痛。”依旧如人在呻吟一般,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和尚们都起来查看。那个鼓前面依旧没有任何人,不管多少人围观,它还是不紧不慢地按照同样的节奏响着。

    释空脸色苍白,一连声地说:“快,快念金刚经。所有人一起。”

    一时间,寺庙里念经声轰然而起。只是这么多人,竟然都没有能盖住鼓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那个鼓好像是折腾累了一般,鼓声忽然又毫无征兆地停了。

    有胆大的僧人靠近,围着鼓检查,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释空让人把鼓推到后面的高僧骨植堂去。那里安放着历年来在大广寺圆寂的高僧遗骨。任何耀力强大的亡灵妖魔,都能被镇住。他还叮嘱庙里所有的人,说这件事有损大广寺的名声,任何人不许把这件事传出去。

    又是夜幕降临,忙碌了一天的僧人们,却都无法入睡,忐忑不安瞪大了眼躺在床上。

    “痛……痛……痛。”那个鼓像是报时一样按时响起。

    却没有人再敢出来查看了。

    释空在禅房中眉头紧锁打坐大声念经,却抵挡不住那追魂一般的鼓声传入耳朵。

    大广寺延绵数百年,香火一直很旺。这鼓自鸣的事情,自然是瞒不住。信徒们眼巴巴等着高僧们把这匪夷所思的事情解决。可是鼓声每夜都响,方丈却束手无策。

    百姓们渐渐害怕起来,坊间流传开各种怨言

    “刑部、长安城府尹都查不出原因,不会是有妖魔作怪吧。”

    “莫不是当今皇上无德,要改朝换代了,才会接二连三出现这种怪事?”

    “逃吧。逃吧。不要又成为妖魔口中的食物。”

    此时,离开长安城一百里的一个小城里,钟馗刚刚帮一户人家把落水而死孩子的鬼魂收了。这个孩子太小,眷恋父母,不肯离去,让这家人饱受困扰。钟馗把孩子的魂魄交给鬼差,叮嘱他继续轮回转世为人。

    鬼差带着孩子弱小的魂魄离去时,钟馗心里满是忧伤。

    世间有太多的不得已,即便是他也无能为力。

    不过,有一件事情却能让他高兴起来,就是收钱。主人家千恩万谢,给了钟馗一大笔报酬。钟馗象征性取了一锭银子。

    毕竟活着的人释然了,这也算是高兴的事。

    钟馗迈着大步从那家人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他身后的墙边响起:“呵呵,又有钱收了吗?真好啊。打算又去哪里风流快活啊?”

    钟馗的脊背僵了僵,才笑着回答:“自然是去青楼左拥右抱花天酒地。”

    他头也不回就要走。梁柔儿一个健步拦在他面前揪住了他的衣襟:“狠心贼。这么久没看见我,竟然连招呼都不打吗?”

    “啊,这位小姐好面熟。找我有事吗?”钟馗嬉皮笑脸,不着痕迹地扯下了她的手。

    梁柔儿被他的冷淡气得红了眼眶:“你…..”

    “没事,我可要走了。”钟馗绕过了她,要继续往前。

    梁柔儿急了,不管不顾冲上去从后面抱住了钟馗:“你别这样。我来找你是受人之托,请你帮忙的。不是为了我自己。”

    钟馗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清晨的风卷起薄雾拂过两人的身上。

    “我答应你,再也不逼你。你说只做朋友,那就只做朋友。大不了,我一辈子不嫁人,就这么陪着你。”梁柔儿将脸埋在他背上带着鼻音说。

    她的眼泪浸湿了他背上的衣服,有点凉。钟馗微微叹了一口气:“你这是何苦呢?”

    钟馗听梁柔儿说了大鼓自鸣的事情之后,皱起了眉:“这件事不是应该由刑部来调查吗?怎么会是你来找我?”

    “司马郁堂说我面子大一点,所以让我来。”梁柔儿叹了一口气。

    “呵呵,他是没脸来吧?”钟馗冷笑了一声。

    那日司马郁堂不放心,竟然又跑下城楼,硬是把钟馗押出京城五十里才往回走。临走时,他还威胁钟馗说,如果钟馗敢擅自回去,他就跟钟馗来个你死我活。

    “快回去吧。如今不只是大广寺,整个长安城都惶恐不安。要是再不解决,恐怕会威胁到社稷安危。到时候又不知道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梁柔儿拉着钟馗的胳膊摇了摇,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钟馗忙拿出扇子扇了扇,掩饰着自己的心软:“等等,今日你是以谁的名义来请我?”

    梁柔儿知道他心中已经松动,忙笑嘻嘻地说:“自然是以长安城府尹和刑部的名义。酬劳你定,绝不讲价。我做担保。”
小说推荐